【翻譯】Forget Me Not 第七章

第七章
作者筆記:哈,爲昨天晚上酒後貼文道歉,一定還會再回去看那些章節然後編輯一下喝醉失手的部份。以上,就是第七章!

  他們一起離開公寓。抵達和Kevin約好的酒吧時,雖然距離那個流連許久、無比珍貴而Kurt會永遠放在最靠近心的位置上的擁抱已經好幾個小時,他仍然能感覺到些許冷意與脆弱。他們走進音樂放得震天價響的屋內,到吧台點了幾杯酒。

  直到此刻Kurt才忽然醒悟這是他們第一次真正出來玩。到酒吧,或是其他什麼地方,就為了一起喝一杯。是啦,昨天晚上他們是一起喝了幾杯啤酒,不過他們也不算真的一起喝,而且他們也不是真的出門是為了喝酒。因為某些不知名的緣故,Kurt感覺自己成熟太多,遠超過他真正的二十二歲,而他還蠻喜歡這種感覺。

  他的目光逡巡描繪著Blaine的輪廓,內心暗自不得不承認Blaine看起來……非常、非常帥氣。他穿著一條深色的緊身牛仔褲,以及一件紅色緊身T恤,頭髮只抹了一點點膠好撫平幾綹不聽話的鬈髮。

  操。

  他點了一杯伏特加蘇打水(比一杯伏特加雪碧多了幾大卡),沒聽清Blaine向櫃檯點了什麼,但是當Blaine示意他掛到帳上時他倒聽清楚了。

  「計畫喝到爛醉如泥?」Kurt一邊問一邊用吸管攪著他的雞尾酒。

  「沒那麼誇張。」Blaine大聲回答好蓋過音樂。「不過我知道等下還要再來一杯。你也是。」

  Kurt張開嘴打算說他大可付自己的酒錢,十分感謝你;但Blaine打斷了他。

  「別爭了。你幫我省了一堆旅館費用。至少我可以請你喝幾杯酒吧。」

  既然Kurt駁不倒這個論點,他也只能聳聳肩接下那杯酒。Blaine報以微笑,從酒保那接過自己的那杯。

  「Kevin!」Blaine大喊,揮舞著手讓對方過來他們吧檯這邊。

  「嘿!」Kevin一邊過來一邊大聲招呼道。

  Kurt的微笑很僵硬。「嗨,Kevin。」

  「很高興你倆出來啦。」向酒保點了杯萊姆可樂以前,Kevin說。

  「過得如何?」Blaine問。

  「嗄?從昨天以來嗎?」Kevin帶著小小的笑容回答。

  「隨便啦!」Blaine大笑,拍著Kevin的背。

  當Kevin開始滿嘴跑火車地描述販賣超讚吉他的樂器行時,Kurt立刻轉開。他又開始讓Blaine微笑起來,Kurt他媽的無法忍受這點。

  他解決剩下的酒,又要了一杯。

  Blaine好奇地挑起眉,但並未多作評論。Kurt看著Blaine和Kevin天南地北地聊著,當話題換到了和弦上,他感覺自己悵然若失。忽然好希望自己能夠加入話題,可是……他也忽然明白那並不是他想要的。

  這點擊中他。

  他渴望在Blaine身旁,也只有Blaine身旁。他不想要Kevin在這裡,站在Blaine身側,用他那雙扁平的灰眼和無了生趣的嗓音逗Blaine開心。Kurt想要能夠和Blaine聊天,就只有他們倆,配著酒、回憶和私密的笑話,朗聲笑過整夜。他想要成為那個能令Blaine微笑(那個足以點亮整座西海岸的笑容),還有他想要Kevin他媽的滾遠點

  他乾掉自己的第二杯酒。

  「慘烈的一天?」最終Kevin在注意到Kurt準備去點第三杯時問出來,他和Blaine才剛結束他們的第一杯。

  「可以這麼說。」Kurt回答,一邊又向酒保要了一杯龍舌蘭。

  「你喝龍舌蘭?」Blaine問道。

  「那當然。」

  Blaine又再點了兩杯,他們仨一起乾杯,液體一股腦順暢地滑過喉頭。Kurt縮了一下,吸了一口先前點的萊姆片,另外兩人也同樣照做。

  「我真的從來沒想過你也會是喝龍舌蘭的型。」

  「我不知道已經告訴過你多少次了,五年可以改變很多事,Blaine。」Kurt尖銳地說,「那是事實。」

  Blaine對他的話只是聳肩,但Kurt看的出來再自己點了下一杯時對方其實真的有點擔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個半小時之後,他們已經差不多微醺了(雖然Kurt在第三杯酒之後就慢了下來),而Kevin和Blaine靠的太近已經遠超過Kurt的自在範圍。

  「所以你是怎麼認識Kurt的?」Kevin大聲問道。

  Kurt有點訝異這個問題在昨天他們一起出去時沒有被提起。

  「我們高中就認識了。」Kurt解釋。

  Blaine看起來有些不贊同他的話,轉身面對Kevin,「我們約過會。」他補充。

  「什麼?真的假的?」

  「對啊。」Blaine回答。

  「然後你們還能是朋友?」Kevin頗好奇。

  Blaine望向Kurt,後者什麼話也沒說。

  「這點基本上還沒下定論。」Blaine的聲音壓過震耳欲聾的音樂。

  「那又是什麼意思?」

  Kurt將玻璃杯裡最後一點液體喝乾,大多是被水稀釋的伏特加,接著表示自己得去一趟洗手間,留下Blaine解釋其餘的麻煩細節。

  他走進酒吧後頭狹小的廁所,並對髒兮兮、不衛生的小隔間扮了個鬼臉。他上了下廁所,轉身到水槽洗了手,瞥了一眼牆上掛鏡中的自己。他看起來糟透了。像被水泡過,雙眼浮腫。感覺自己太單薄,想著這是否也同樣是他們擁抱時Blaine眼中的自己。

  老天,那個擁抱。

  那就是他所渴望的全部,或許不止。他覺得自己彷彿在一片天寒地凍的荒原中流浪了五年,終於又回到家中,溫度沁入骨髓,感覺一切回歸常軌

  可又再一次,那也是他所懼怕的。

  別放手,他竟然說那種話。

  真他媽的白痴。把自己變成了一個超絕望、迷失、他媽無用的傢伙。

  他想回家,回到他過於狹窄的公寓,在床上蜷縮起來,在那裡全世界離的很遠他也不需要面對問題,在那裡他不需要面對Blaine蜂蜜榛子色的虹膜還有他有著恰好數量小疤的完美刀鑿下頷。

  他嘆口氣,離開洗手間。

  他轉身看見Kevin的手環住Blaine,四唇膠著。

  Kurt想去死算了。

  他呆杵在那,瞪著兩個青年太過靠近的臉還有他們太過親密的姿勢。他應該別過身。他應該躲回洗手間或是應該……應該離開因為這越界太多了,他不必也不想見識這個。

  Kurt想要Blaine。Kevin配不上Blaine。

  到底Blaine是怎麼跟他說他們的分手還有他們不真的算數的友誼的,才會讓Kevin以為那是個絕佳的時機可以和Blaine親熱當他們都心知肚明Kurt最終會從洗手間回來啊?見鬼的那是什麼朋友啊?

  他想拔腿離開,留他們繼續,幫他們付他媽該死的計程車錢,送他們上路,然後自己回家在馬桶好好大吐一場。

  但他比那有種多了。

  所以他直直走向他們,帶著沉穩堅決的步伐,直接停在那兩個人面前,無視Blaine的手還堅定地抵著Kevin前胸的事實。

  「所以今天晚上我應該不要鎖大門囉?」Kurt問道,問句承載著滿滿的粗聲粗氣。

  他們終於分開,Blaine抬臉望向Kurt,雙眼滿是接近驚恐的膽顫心驚,接著回看Kevin。Kurt發現酒吧昏暗的燈光不再讓他看起來像先前他們在橙黃街燈下那般憂傷。

  「大概不必囉。」Kevin笑著說。

  「什──不!我沒有要跟他回家,Kurt!」

  但Kurt已經看夠了,他離開酒吧時,Blaine才趕忙付清酒錢。他沒有看見Kevin臉上困惑的表情,或是等待著酒保刷卡時Blaine不時投向他背影焦急的眼神還帶著手忙腳亂的動作。Kurt飆出門外,直到街上,兩手緊緊環住自己,往謝天謝地只有三個街口遠的公寓方向走去。酒精只網羅他的神智些許,而他忽略身後傳來的呼喚聲。

  「──等!Kurt,等等啦!」

  聽見自己的名字時Kurt沒有回頭,他只是越走越快,而說真的,他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那麼快地回到家門口的,不過Blaine跟在他後腳也跌跌撞撞進了門。

  沒看見Kevin。

  「我沒有要跟他回家!」Blaine大喊,門被重重摔上。

  「為什麼不?他超級無敵完美正常的,而且長相又不有損市容,再說他又不像我壞的這麼一塌糊塗。」Kurt反諷。

  「你才沒有壞掉,」Blaine立刻反駁,「而且我該死的一點也不在乎Kevin。」

  「你把舌頭伸進他喉嚨裡時看起來可不是那麼回事。」

  「我沒有──媽的,就聽我說一下!」

  「你還嫌我罵髒話!」

  「停下來就對了!」Blaine大吼,抓住Kurt的肩膀轉過來好讓他們能面對面,而Kurt一點也不喜歡這樣。他不想看到他。他不想盯著那對嘴唇、那雙眼睛、那張臉、那些都不再屬於他。「住嘴然後聽我說完!」

  「你又不我一個解釋!」終於Kurt開口反擊,甩開Blaine放在他身上的手。「你大可跟任何你想要的人回家、你大可跟隨便你想要的人喝酒、你大可跟哪個你想操的人上床只要你想都他媽隨便你!」

  「我又不想操他!」

  「所有證據都指向相反方向!」

  「你為什麼防衛心要這麼重?」

  「因為我不想要你在這裡!」Kurt低吼,語氣裡頭的憎惡如此明顯。「我不想要你入侵我的生活!」

  「那麼你當初就應該要求我離開!」Blaine吼回去。

  「或許我應該!」

  「那你為什麼沒有?」

  「因為我還他媽的愛你,好嗎!」Kurt坦白了。

  Blaine僵住,所有的顏色從他臉上退去,嘴半張著,滿臉震驚。

  「我太愛你、愛到我沒有辦法好好思考!我太愛你、愛到就連跟你待在同一間房裡要是不碰觸你的臉或是親吻你的脖子都真的會痛……會痛……」

  Kurt用力地換著氣,他的手掌在身旁緊握成拳,胸膛沉重地繃緊,甚至連話都沒法說完。Blaine的嘴仍舊半開著,睫毛不斷快速撲簌著,彷彿他正努力吸收此刻所見所聞。

  「你──你還愛著我?」

  「我從來沒有不愛著你!從我十六歲的時候我就愛你,十七歲時你離開我還愛著你,而我從那一天開始之後的每一天都愛著你!」

  Blaine仍然沒有動作,連半吋也沒有。

  「你為什麼不說?」Blaine問,他的臉扭曲的方式,不知怎麼讓Kurt憶起五年前Blaine告訴他他們必須分手時的模樣。

  「很好那根本就沒那麼他媽容易是吧?」Kurt吼回去。「你離開了,Blaine!你丟下我一個而你從來──從來沒有打過電話,而你所有留給我的只有一朵花和一個毀約的承諾!你──」

  「Kurt!」Blaine打斷他,雙眼瞠大,嗓音破碎。「我一直都是你的。」Blaine深吸一口氣,那些文句掛在他們之間厚重的空氣中,在這間太擁擠、太破舊的公寓裡,懸在每個早晨他們一起吃著玉米片的小餐桌上,懸在他睡了好幾晚的沙發上。「我從來沒有不屬於你過。」

  Kurt潰堤了。

  他衝向前將Blaine甩至牆上,嘴唇狠狠壓上對方的融成一個吻,熱烈、飽滿著此刻他的每一分感覺,是的是的就是這樣你屬於這裡就是此處不要再離開我了,他的呻吟化進Blaine嘴裡,而Blaine的手恰如其分地環住他的身軀。Blaine嚐起來如同烈酒,混雜一些甘甜,聞起來帶菸味,但這些一點也不困擾他。

  「你是我的。」Kurt抵著對方龜裂的雙唇低吼。

  「是你的。」Blaine同意,抬起手扶著Kurt後緊,讓他們的嘴唇再一次貼著。

  親吻既饑渴又劇烈,牙齒撞在一塊,舌頭交纏,那就是Kurt所仰賴的一切、一切、一切。潮濕而溫暖,他的嘴唇明早肯定會瘀傷,但他可以清楚感受到Blaine貼著自己、在他身下、在他懷中,他握著Blaine的手腕將它們固定在對方頭頂之上緊靠著門。Blaine大聲呻吟,下半身前挺。

  Kurt感覺自己快要溺斃。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