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Before Me 第一章

標題:You Before Me
作者:少言
Beta:Bdon(東東)、艾斯(愛妳們唷<3)
分級:PG-13
配對:Blaine/Kurt
概要:Blaine發現Kurt高中時期寫的日記。
聲明:我不擁有他們。但他們可以擁有彼此直到RM腦抽!(歡呼)
筆記:
  這篇的想法是源自於某次搭火車回家時,鐵道經過一個大學喜歡過的男孩帶我逛過他曾經就讀的高中。那時這個念頭忽然鑽進我腦海中:人的一生中可以切割成很多階段,我們在一個一個階段中不斷認識新的人,我們可能會和某些人很親近,但是卻不曾了解過對方和自己相遇以前的樣子、自己錯過的一部分。當對方向你坦露你沒有機會認識的他時,像是表白,帶著無意識的信賴,無掩飾將一部分的自己赤裸地放在你面前;那是一種令人感到難以言喻的珍視感。

  Kurt和Blaine在我心中一開始並非如同童話故事,他們互相傷害過,爭吵過。我不會修改那些痛苦,因為有過痛苦才足夠真實、足夠美麗。在Blaine正式向他告白、吻他以前,Kurt一直都是單戀,而且被Blaine的態度傷害過好幾次。日記是很私人的,也很容易情緒化,書寫當下的心情在當時卻都是最真實的,那些是Blaine不知道的一部分。藉由Kurt少年時代的日記, Blaine分享了更多他深愛的人的生命。

  我按照集數順序去寫,著重在Klaine比較重要的事件,日期則以美國首播日期為基準作斟酌調整。寫到Klaine正式交往為止,因為接下來的故事,Blaine都知道了;因為Kurt開始和他分享自己生命的每一部分了。:)

第一章、Never Been Kissed

  Blaine是在衣櫃上層架子的深處找到它的。

---

  前一個下午他正好有空,去接Liz放學回家。甫上車,小女孩就以高分貝的尖叫聲宣佈自己成為話劇公演的主角。

  「所以我們家又有一個Alice了!」握著方向盤,Blaine把車轉了個彎。他從後照鏡看過去,發現女兒嘟著嘴用力搖頭。

  「才不是!」她糾正她爹地(daddy),那對蜜糖色的眼睛閃閃發亮,「是The Hatter(帽子先生)[1]!」

  「The Hatter?」

  「我覺得他比Alice要酷多了!」Elizabeth盤起雙手靠回後背上,「Père會同意我的。」

  Blaine的嘴角翹起一個微笑。噢是的,Kurt絕對會同意他們的小女孩的。

  在晚安吻以前,他答應女兒明天會為她找出自己那頂帶著白鳶尾羽毛的黑色禮帽。

---

  他用手將它拖出來,即使經過了不少歲月,也看得出那曾是個作工精美的鞋盒,除了原有的結構,上頭還點綴了許多發亮的小裝飾。在這間房子裡──在他們的女兒正式成為家庭成員之前──只有一個人有這種細膩的手工。

  那個人很明顯不是自己。

  他掀開蓋子。一本一本的筆記本被排好,整齊地窩在盒子裡。Blaine認得最右邊的幾本,他曾經有幾次在睡前看過Kurt在它們上頭書寫。當看見Kurt手中換上新的日記本,他一度好奇過先前那些舊的哪去了,不過他尊重Kurt,那是他的隱私,他不會去過問。

  Blaine也曾有過寫日記的習慣,不過那是很早以前,大約十四、五歲時的事情;遇見Kurt之後他還有寫過幾篇,但經歷過幾次搬家之後,大概已經找不到了。現在他比較習慣寫歌紀錄心情和生命事件,例如向Kurt求婚時,前後他花了將近三個月寫了近二十首歌,但真正只用不到十五分鐘就寫完了最後的成品。

  他的目光落在左邊的幾本,最靠近盒子左側的書背用了大量亮粉裝飾,他拉出整本書,發現封面也同樣佈滿了閃亮的粉末;Blaine懷疑 Kurt謀殺了三隻Tinker Bell(小叮噹)[2]才湊到足夠數量。他翻閱了一下,大約是Kurt十一歲左右的日記。那時他的字跡相較於現在不那麼優雅,有些歪歪扭扭,但是比起同齡的孩子已經成熟許多;上頭還有幾頁用蠟筆畫的塗鴉,看得出來Kurt對色彩的敏感度從小就很高。

  他將那本放回去,往右跳了幾本,拉出酒紅色鑲金邊的典雅筆記本。Blaine打開第一頁,瞥見日期標示著2010。是他們高二的那一年,他們相遇的那一年。他忍不住微笑起來,他想知道他們第一次見面時,Kurt對他有什麼感覺。

  Blaine掃了一眼關上的房門,心中和罪惡感拉鋸三秒,最後還是繼續往下翻去。他不用看幾頁就知道Kurt當年在McKinley的日子有多麼難熬,Kurt把日記當作他的私人朋友,毫無隱藏地將痛苦和迷惘全部書寫下來。Blaine彷彿可以看見還是青少年時期的Kurt就站在他眼前,赤裸毫無遮掩地顯示所有的痛楚。

  他的心不由得揪緊。

Nov. 7th 2010
  我知道自己今天很慘,但我沒料到會這麼可怕。Karofsky的動作比以往都粗魯(不是說以前就比較溫柔,而是今天變本加厲),我被他摔到置物櫃上整整五次。大家還是一如往常裝作沒有看見任何事。我習慣了。是一直到回家洗澡時才發現我的右手臂有一片兩個拳頭大的瘀青。幸好它不是出現在我臉上,否則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向老爸編造藉口。(被足球打到臉的理由上次用過了,再用一次他肯定不會買帳)

  Puckerman叫我去Dalton Academy臥底當間諜,好像那是我唯一的用途:gay小孩到gay學校去探頭探腦,最好的保護色!真想把白板砸在他臉上。

  看來我得在治裝下點功夫了。

  Blaine心疼地微笑,一是為了即使在合唱團裡Kurt仍然會被排擠,二是想起了他們初遇時Kurt的穿著:內斂的黑外套、紅色無條紋的領帶還有那個有墊肩的深棕色書包立刻讓他識破對方身份。不知怎麼他沒有當場揭穿Kurt,或許是因為在回過頭的那一瞬間,他有種預感,眼前這個男孩將會佔據他生命中一個不平凡的位置。顯然他的第六感比他早認清這一件事實。

Nov. 9th 2010
  或許應該感謝Gaga,我竟然在被發現後還能從Dalton Academy全身而退。在旋轉梯上遇見了一個男孩,他有著一對深色迷人的眼睛,他甚至牽著我的手跑過長而空蕩的走廊。更特別的是,他也是個同性戀。聽見他唱歌──我很久沒有差點錯過鼓掌,直到旁邊的觀眾開始拍手歡呼時才想起來表演已經結束了。

  他告訴我Dalton是個不容許暴力的學院。沒有人在這裡會受到任何惡意推擠、被丟入垃圾桶,或是被當面潑灑思樂冰。相較於McKinley,聽起來像是天上樂園。

  要勇敢(COURAGE)。Blaine(這是他的名字)告訴我。我們交換了手機號碼,我確信我們以後會變成很要好的朋友。


  Blaine碰觸著最後一行字。Kurt坐在Dalton交誼廳的神情他至今難忘。他看起來彷彿用盡全身力氣才不至於垮下來變成碎片,當時的他是多麼地哀傷而脆弱,卻堅強。Blaine並不自認是個軟弱的人,但他必須承認Kurt遠遠比他勇敢得多。

  接著日記中間有幾頁被撕去的痕跡。

Nov. 13th 2010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還能寫下這些字。我的腦袋沒有辦法停止運轉整整兩天──即便我很想,渴望到幾欲發狂。

  我以為我會大吐狂吐,將所有酸液都從胃部倒出。

  我被吻了。被強吻。被──原諒我無法寫下他的名字,我想這兩個字到死亡那一日都會刻畫在我心中──強吻。我還記得他強壓在我嘴上的力道、他靠過來的汗酸味從他貼近的身體傳出。我的心彷彿被從三萬英呎高空扔下,自由落體沒有終點。我被恐懼吞噬。

  要勇敢。我不應該這麼想,但我不得不去思考如果不是Blaine的那封簡訊,我是否會追上去,我是否會追進去那間我不曾想像過最終變成煉獄的更衣室。


  Blaine不得不在書桌旁坐下來。他必須坐下來。Kurt的字體潦草而凌亂,顯示了當下他的心情是多麼混亂無助。

  老天──他摩挲著嘴。他從未想過是自己的簡訊讓Kurt鼓起勇氣去向Karofsky理論。他沒有想這麼多,那時他只是想、只是想鼓勵Kurt;他甚至不記得確切是哪封簡訊。Blaine深深吸了一口氣,才又接著看下去。

  我仍然感謝Blaine。在事發當晚我打給他之後,他二話不說就翹了隔天早上的課,開車來到Lima陪我找那人對質。

  他甚至請我吃午餐。我在餐廳崩潰了。那是發生那件事之後我第一次哭出來。哭到連手臂都發麻。我應該感覺丟臉的,在這麼多人面前卻完全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但是當Blaine離開位置過來抱住我時,羞恥與否卻忽然不那麼重要了。

  感謝老天他在這。


  Kurt穿著藍色的大衣,坐在McKinley鏤空的金屬階梯上,他臉上的憂傷讓此刻的Blaine願意收集全世界的快樂去換取他一個微笑。那時的他除了請對方吃午餐,根本不知道還能再做什麼好。在Breadstix等待著餐點上桌時,Kurt用盡全身上下的每一分力氣維持住自己才不至於在Blaine面前崩潰。他可以看見淚光在對方眼中打轉,卻硬是沒有掉下來。

  「你哭過嗎?昨天晚上。」Blaine問。Kurt沉默地搖了搖頭。

  Blaine還記得那天晚上Kurt打電話給他時,自己正坐在床上練習吉他。他的手機就這麼突如其來地響了,嚇得他從床上彈了一下。電話那頭的Kurt聽起來勉強稱得上鎮靜,但Blaine聽的見Kurt聲音裡隱藏的顫抖。他安靜地聽對方把話說完,安撫幾句,並答應Kurt隔天一早就會過去McKinley陪他。

  『我是我們學校唯一出櫃的同性戀。』那一句話是Blaine當夜入睡以前最後的記憶。

  坐在Kurt對面,Blaine的腦海轉過無數個念頭,卻想不出一句足以說出口安慰男孩的話。他被人霸凌過、被揍到趴在地上動彈不得,只能等路過的人好心送他到醫院;但那些都是肢體上的暴力──他沒有被心靈上侵犯過。

  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修補Kurt心中的傷口。

  女服務生送來他們的咖啡。Kurt轉頭往向窗外,Blaine還記得他的側臉──那張哀傷到足以毀壞天堂的側臉,他這一生都無法忘懷。他至今也無法弄清,那時的自己怎麼膽敢只在認識幾天的情況下做出這麼越界的舉動:他傾身越過桌子,將手覆蓋在Kurt手上。

  男孩瞬間轉頭,Blaine看見一行淚水滾落Kurt眼睛下方,只是一秒鐘的事情,Kurt抽回手掩住自己的臉,開始哭泣。起初是無聲的,接著變成嚎啕大哭,他的肩膀都在發顫,整個身子縮進座位裡,聲音只剩下顫抖的嗚咽。Blaine被震在原處,他楞了幾秒才從位置上彈起身,擠進Kurt身邊。他笨拙地拍著男孩的背,但Kurt的哭聲只是變得更大,人們開始轉頭關注他們,Blaine只好伸出手攬過Kurt。Kurt半轉過身,頭貼著Blaine的肩膀,他縮在Blaine胸前,臉依然埋在雙手中。

  Blaine記得自己拍著對方的背,低喃著:「沒事了、沒事了……」Kurt的哭泣聲逐漸轉小,最後變成了啜泣。他的身子不再如同壞掉的彈簧那樣抽搐,肩膀起伏恢復成正常的頻率。Blaine聽見男孩顫抖地深深吸了一口氣,輕輕推開自己,盡可能秀氣地抹了抹眼角,勉強恢復成那個優雅自持的Kurt Hummel。

  「謝謝你。」他小聲地說。Blaine心疼地望著對方。Kurt仍然低著頭,似乎對於方才的失控感到羞愧。

  Blaine回首,才發現女服務生在桌子旁不曉得站了多久,尷尬地不知道該不該送上他們的主餐。Blaine對她做了個口型請她放在桌上就好,並無聲道謝。對方微弱地笑笑,擺擺手之後離開。

  他又轉身回去觀察Kurt的狀態。男孩依舊垂著臉。Blaine伸出手,握住Kurt擱在大腿上的手捏了捏。他的手因為哭泣而冰冷。

  「沒關係的,三不五時我們都需要發洩一下。」他說。

  Kurt終於願意抬起臉,他的雙眼因為淚水而紅腫,鼻尖也泛著紅。但是他注視自己彷彿溺水的人終於抓住稻草的眼神,讓Blaine感覺這一切完全值得。



[1] 《愛麗絲夢遊仙境》之中的角色人物。前提到的Alice即故事女主角愛麗絲。
[2] 《小飛俠彼得潘》之中的角色人物,身上帶著能夠令人飛翔的魔法粉末。

TBC

2011.7.19 我終於找到Klainer的beta了!愛死妳們了!/終於開始這個在我腦海中許久的念頭。還沒有見過中文的同人探討過這一塊,希望你們也會喜歡。=)

3 feedback:

影真

好喜歡跟期待接下來的後續 :)

Kurt的日記感覺充滿了很多祕密 -/-

水餃四顆(Celtic)

蘿莉發現!!而且是個有品味的蘿莉(重點錯誤)

Blaine居然偷看日記!!!好吧,我也想知道Kurt寫了些什麼(喂)
不過被看日記真的會有種全身被看光光的感覺…

少言。

@影真:
Kurt的日記其實看過影集的人都知道大綱了...lol 比較神秘的是Blaine當時的態度或許? =)

@水餃:
有品味的蘿莉+1!!!(跟他*媽咪*(揍)有一樣的好品味,當初大概是用Kurt的精子,或是在孤兒院時兩個人就一見鍾情?LOL)
不用急,我們跟Blaine一起慢慢把Kurt的日記看光光吧...(大笑
至於日記被看光光的感覺,妳可以請教Lance,他可有經驗了。XDDD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