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Before Me 第二章

第二章、Special Education

  Blaine草草翻了幾頁。他們真的有過太多的咖啡約會了,按照他們光顧的頻率,咖啡店應該頒發兩張終身貴賓卡給Kurt和他。Kurt將他們所有看過的電影、音樂會和難得的音樂劇票根全部留下了,並一一仔細地浮貼在該天的日記上。他對每一場表演都有自己的心得和評論,其中幾則刻薄的諷刺語氣讓Blaine忍不住笑出來。

  Kurt沒有再接下來的日記中提到那個吻,Blaine假設他試圖遺忘,或是佯裝不在意。

  Kurt提到了他父母的婚禮。Blaine那天有出席,那是場溫馨感人的婚宴。當Kurt被Finn拉上場中央跳舞時,Blaine鼓掌到手掌都發紅甚至有些刺疼,但那個男孩值得那些掌聲。婚禮結束後,Kurt留給他一個白色氣球。Blaine的那顆在他房間裡懸浮了兩天,逐漸變小直到再也支撐不住自己的重量而掉落到地上,最後被他母親丟入垃圾桶。Kurt也留了一枚下來,已經失去彈性的白色橡皮和一朵緞帶折成的橘紅小花被膠帶固定在婚禮的那一整面日記。

  Blaine又翻了幾頁。

Nov. 26th 2010
  不敢相信Karofsky竟然要回來了。在他做了那樣的事以後、在他說了那樣的話以後,他還是能夠光明正大地再次走入McKinley的走廊,像往常一樣將所有他眼中的輸家推去撞牆,或是每節下課用思樂冰幫他們敷面膜。

  事實是,我永遠都是落敗者。

  Blaine告訴我應該要勇敢。但我應該怎麼勇敢起來?上一次我展現勇氣,下場是


  這裡留下了一行斷裂。

  一個吻。一個出於非自願的吻。一個用強迫暴力震驚堆砌起來的吻。那甚至稱不上──不該稱作一個吻。

  我想堅強起來,但我想這次我做不到。

  爸在走廊上將我拉到一旁,告訴我他和Carole商量好了,要將他們的蜜月基金挪作學費,讓我轉學到Dalton Academy。我答應了。


  Kurt的字跡在這裡停下。書頁右下角有一枚乾掉的水漬。Blaine伸出手指撫摸著變質的紙張邊緣,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翻至下一頁。

Nov. 28th 2010
  今天是我在Dalton Academy的第一日。我打上領帶,穿上制服外套,看著鏡中自己的瞬間,我想起那天在合唱團室宣佈我要轉學時,Mercedes和Rachel臉上的神情,還有最震驚的Finn,他的表情寫滿了詫異。但老天在上,離開McKinley並非我所願,如果可以,我願意用任何代價留下來;但我無法留在一個時時刻刻為了生命安全提心吊膽的地方。

  Blaine為我引荐進入The Warblers,所以現在我是最新的一只夜鶯了。只可惜召開會議時被潑了滿頭冷水。他們有一個類似議會的東西。議會,你相信嗎?我不太確定他們是從那裡學來「只有握著鎚子的人才有權利發言」這套(某堂美國原住民歷史課?[3]),上次看見似乎是我的幼稚園老師Mary在我們身上實施。總之,Blaine告訴我,他們之後還有一個獨唱徵選會。至於自選曲曲目……我知道有個人一定會有很棒的主意。


  Kurt在電話那頭告訴他自己要轉學的消息時,Blaine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一定要加入The Warblers。」他幾乎是有點過於激動地捧著電話,「一定要。你不能浪費你的聲音。」如果他有室友,那人肯定會驚訝他怎麼還沒從床上跌下來。

  Blaine曾經聽過Kurt小小清唱過幾句『Memory』。那一次難得有劇團到Ohio演出,他們早在三個月以前就買好票,開了兩小時的車,終於如願以償欣賞到Kurt夢寐以求的『Cat』。演出結束後,他們心中還洶湧著悸動,不想擠上Kurt的凱迪拉克就這麼回家。天已經黑了,戲院外除了還在營業的餐館和街燈還亮著,他們拖著腳步在人行道上走,沒有交談。忽然Kurt停下,Blaine發現,轉過身去。就在昏黃的燈光下,Kurt唱起了『Memory』,而Blaine跟著微笑起來。

  他知道Kurt有副好嗓子。那天放下電話以後,他不顧早已超過門禁時間許久,還穿著睡衣就直接去敲Wes的門,告訴對方自己有個聲音非常動聽的朋友就要轉進Dalton了。

  隔天第一節課開始以前,Blaine站在學院的大堂等著對方。他眼看穿著制服的Kurt走進典雅的大門,站到他面前,對他露出一個羞澀的笑容。

  那天是Burt陪Kurt來辦完後續的轉學手續,Kurt瞪著自己的課表,表情有些茫然無措,Blaine瞄了一眼那張表格,就從Kurt手中抽了過來,並帶著真摯的微笑對Burt說道:「Hummel先生,別擔心,我不會讓令郎第一天就在Dalton迷路的。」

  Burt感激地對他笑笑,友好地拍了拍Blaine的背,再對Kurt交代幾句之後便離開學校。Blaine按照課表將Kurt帶到正確的教室門口,並告訴他該怎麼找到學生餐廳,他們約好一起午餐,而Blaine暗示Kurt自己有個驚喜要給他。

  結果,驚喜從美妙變成了不那麼愉快。Blaine注意到Kurt對於The Warbler的制度有些錯愕,他沒有當場表現出來,但是Blaine看得出Kurt失落的樣子。他猜想一個恰當的激勵,一個試唱,能夠讓Kurt又重燃信心。果然,離開樓梯時,Kurt的雙眼又重拾了明亮的光芒。

  他沒有去打探Kurt選擇了哪一首歌作為自選曲,他不想破壞制度;David對於Wes沒有經過全體議會,只在首席與主唱私下聽過Kurt試唱的情況下就直接同意Kurt加入合唱團已經稍有微詞。

  他希望讓這個男孩快樂,但他不想做得過頭。

  幸好David的疑慮也在試唱過後煙消雲散了。

Nov. 30th 2010
  當Rachel說出『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時,我就知道我找對人了。我們兩個身體裡有同樣的diva因子和戲劇性。我用所有我能擠出的空閒時間練唱,Dalton的課業份量果然和它的學費一樣並非浪得虛名。已經十二點了,又超過平常的睡眠時間。希望明天的試唱一切順利。


  Kurt天生有股強烈的戲劇性,即便他嘗試壓抑,那股表演的慾望和生命力依舊會不受控制地從他的肌膚滲出。他生來就不能被約束、被放入設計好的框架。即便穿著私校制服,Kurt還是能夠保有自己的味道。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Wes和Thad堅決投反對票的原因。個人特色在Warblers之中並不特別受到讚賞。他們仰賴的是眾人的和諧取勝,唯一容許的特例是Blaine。David曾經告訴他,議會花了三年,才終於找到他們追尋已久的聲音。合唱團對他的重視遠遠超出應該有的範圍,Blaine感激這點,但也同樣是因為他們寬容主唱的特權讓Blaine有時會得意到忘記他們終究還是個合唱團體。

  他還記得Kurt那時演唱『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的姿態,彷彿他正是Evita的化身。沒有人理解他,卻仍然義無反顧地擁抱社會;他佇立在巔峰之脊接受寒風的擁抱。那時的他只專注在提醒Kurt別讓手勢太過激昂,卻忽略了對方歌聲中尋求認同的渴望。大多數時候,如同其他青少年,他不過是個因為意氣風發而盲目的男孩。他喜歡聽Kurt唱歌,這點毋庸置疑,但是他沒有仔細思考過其中的原因,而那絕對不只是對方夜鶯般的嗓音。

  他擔心Kurt因為太過特立獨行而不被Warbler接受,顯然他過於擔心了。在Dalton的Kurt並說不上真的格格不入,他依然優雅自得,他的微笑依舊溫暖人心(雖然相較於之前恬淡了點),他的貼心和慧黠的幽默迅速贏得了眾多團員的好感。Blaine感覺得出Kurt為了融入這裡,收斂了很多自己。他並不知道那是好是壞,他只知道當時的自己甚至有點慶幸Kurt這麼做了。Blaine不希望Kurt受傷,他希望Kurt能夠在Dalton也找到歸屬感,甚至有點自私地暗自期望Karofsky繼續在McKinley橫行霸道,好讓Kurt留在這裡,留在他身邊久一點。

  Blaine又翻了幾頁日記,Kurt記錄了很多關於Pavarotti的細節,包括小鳥的健康狀態、喜好,諸如此類。Kurt非常細心,也非常喜歡Pavarotti。多數上課期間他會把鳥寄放在Blaine房裡,Kurt堅持窗戶旁的通風比起他的置物櫃要好太多了;而且他的法文老師不喜歡上課到一半時有鳥叫聲打斷她。有時Blaine在空堂時回到宿舍休息、預習下堂課的內容,他會順便幫Pavarotti添加食物和水,鳥兒總會感激似地鳴叫幾聲。

  他喜歡看Kurt敲著籠子對Pavarotti說話的樣子,感覺那時候的Kurt特別單純,卸下所有心防,就只是純淨的Kurt Hummel。

  除了養鳥的筆記,Kurt也寫了許多和Warblers練唱的感想。除了Blaine之外,Jeff接近Brittany的傻氣(如果說有哪個人能字面上笑死在tumblr上,那大概就是他了)和Nick的好脾氣也讓他們和Kurt迅速成為好友。Kurt喜歡觀察Blaine唱歌的姿態,如果當天他的表現特別優異(按照Kurt的記錄顯然是大部分時間),Kurt會用近乎迷戀的語氣描述他的歌聲。

  但他似乎仍然不太習慣Warbler的演唱方式,因為幾乎在每一次日記中,他總會提到Mercedes或Brittney或Tina或Rachel,有時則是男孩們。

  其中一則的最後一句是

  我想念New Direction。


  Blaine注視這一行字許久。

Dec. 1st 2010
  今天是Sectional。我們和New Direction打成平手。不是特別樂見的結果,不過可以再次見到大家的感覺真的很棒。

  已經很久沒有在演出前這麼緊張了。這是我第一次正式公開以Warbler的身份表演,我甚至需要到吧台要杯水喝。Rachel正在對櫃台後那可憐的男人大吼大叫,顯然她的頤指氣使距離上次見面之後一點也沒有減弱。但是Rachel對我變得貼心了,她的安慰讓我感覺好過許多。我知道逃避暴力並不是正確的解決方法,但我目前還沒找到更好的替代方案。我真的想念他們。

  演出很成功,Blaine完美的聲音顯然抓住了評審的心。你幾乎不會看見他怯場,你甚至能看出他的確是在享受表演。

  我的目光快要捨不得從他身上移開了。


  看到這裡,Blaine忍不住微笑起來。他知道Kurt很早就迷戀上他,他也享受對方用著閃爍的眼神注視自己的模樣。起初他以為Kurt只是崇拜他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風采──直到情人節那天他才發現遠遠不止。他確實享受高中時代的每一場演出,觀眾的掌聲、喝采,讓你感覺自己彷彿在那一剎那統治了全世界;但自從第一次和Kurt一起表演之後,他更捨不得站在舞台上獨自享受鎂光燈焦點。


[3] 指發言棒talking stick,是早期美國原住民會議規則之一,只有握著發言棒的人擁有發言權。

TBC

2011.7.24 接下來一星期要到雲林服務,應該不太有時間填坑。老天保佑我來得及在暑假前寫完。依舊謝謝東東和艾斯!<3

2 feedback:

one

我要坐著這邊感謝你們所有人XDD
(乖乖的等填坑)

少言。

(拿枕頭+端茶)
慢坐慢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