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明明已經沒什麼時間了,還在寫這種東西(臉紅(快去寫文啦妳!!)
是看見Ine親寫,一時手癢,加上一堆人以及最近Icee親都說我的文風改變很大,想順便留個比較紀錄。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I've Been Looking For You Forever》約2011/6左右
【Glee】Blaine/Kurt

〈開頭〉

  Blaine Anderson萬萬沒想到,當他見到所謂「生日禮物」時,會是這副景象。

  一座巨大的水缸佔據了艙底正中央,在其中,一隻人魚孤獨地佇立漂浮在水中,牠身旁沒有任何裝飾,赤裸而蒼白。

  「這是什麼?」他驚愕地開口。

  「您的生日禮物,殿下。是陛下特意懸賞捕捉回來的,說是要作為殿下成年歸國的賀禮。」

  人魚瞪大著雙眼注視著王子,牠的目光中沒有評斷、沒有好奇,只有無盡的害怕。

  Blaine完全沒有辦法移開目光,「……為什麼?」


〈結尾〉

  「──Blaine?」

  他睜開雙眼,朦朧之間看見那個帶給他世界光明的人就在他眼前。

  「Kurt,」Blaine開口,嗓音低沉而慵懶,因為睡眠而沙啞,「我剛才夢見你了。」

  一個微笑慢慢地綻放在他面前,如同潮汐、如同浪花、如同沙灘、如同朝陽與落日。

  如同他所知道的一切。


〈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船身忽然猛烈搖晃了一下,Blaine緊張地回過頭去望了門口一眼,再轉回來──人魚已經在他面前,還在水中但距離咫尺。這是Blaine第一次這麼近觀察人魚的模樣。

  人魚的棕髮是褐藻的顏色,夾雜幾綹淡藍。他的皮膚細緻、蒼白的如同泡沫,鼻子精巧秀挺的彷彿星貝,下方是一對粉紅柔嫩的薄唇。最美麗的是他的雙眼──揉合了天空、大海還有水草的色彩,在昏黃的燈光下閃爍著。

  Blaine癡迷地注視著他此生見過最美的生物。他緩緩伸出手,放在隔著玻璃的人魚臉龐位置上。人魚同樣凝望著他,纖細的手指探出,最後擱在Blaine指尖前。那一刻,Blaine感覺自己在那雙湛藍的眼中看見了永恆。

  鐘響開始敲打起來。Blaine倏然回過神,他彷彿跌回現實般地用力眨著眼。時候到了。

  「相信我。」他說。拾起他的魯特琴,他後退幾步。「請退開一點。」他警告,接著揚起手中的琴,高舉過頭──一把砸在水缸上──玻璃四處飛濺,沒有遮攔的海水漫過地板,浸濕了Blaine的鞋。

  在破碎的殘骸中躺著他的人魚。

  Blaine衝上前去,抱起人魚。在他懷中,原本寂靜無息的人魚猛然抽了一口氣,兩眼瞠大,手指掐緊王子的上臂──「沒事的,沒事的,我抓住你了。」Blaine拉著人魚的手搭過自己肩膀,接著將手穿過人魚下半身,撈起尾巴。「抱緊我,相信我。」他安撫著美麗、神秘的生物,「你會沒事的。」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All Alone In Space And Time》約2010/11左右
【Torchwood】Jack/Ianto

〈開頭〉

  Jack去過那棟公寓。一次。在Ianto死後。他在樓梯間的滅火器後面摸索一下,用手指將鑰匙勾了出來。


  Ianto喝醉的時候和平常嚴謹的樣子不太一樣,變的更熱情卻更容易害羞。滿臉潮紅,連耳朵都透著粉色。他必須一邊抵抗酒精,一邊面對Jack對他頸子上的侵襲,同時想辦法找到自己公寓的鑰匙。背貼著門,三件式西裝已經皺到不能再皺,Ianto左手攬著Jack的後頸,右手在口袋中摸索著。一分鐘後,他發出一聲挫敗的呻吟。

  「等──等等……Jack等等。」他輕輕推開情人的臉,試著捕捉上校的眼神三秒鐘,然後身體搖擺地向右傾去。Jack以為他要跌倒了,在探出手去準備穩住他以前,威爾士人已經將備用鑰匙拿了出來。

  「在緊急時刻,你永遠會需要滅火器,嗯?」上校挑眉,Ianto企圖假扮正經但是失敗,當那抹傻傻的微笑從嘴角洩漏出來時,Jack靠上去吻他。


〈結尾〉

  在Ianto死後,Jack Harkness作了一個夢。他夢見自己陷溺在Ianto Jones的懷抱中。

  「我能夠不要醒過來嗎?」他像個孩子一樣詢問。

  「我在這裡。」


  寂寞是寬大的宇宙。


〈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同結尾。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Brothers》約2010/5左右
【Voleurs de chevaux/In the Arm of My Enemy】Jakub/Vladimir, Jakub/Elias

〈開頭〉

  他靜靜躺在水中,水流從他身邊經過,溫柔的撫觸宛如戀人的手,滲入他身體的每一吋。他毫無保留。他聽見自己的呼吸,和水聲,沖刷過耳朵。天地間只剩他的存在,還有,日光,耀眼、刺眼的日光,如同劍鋒,直直穿入他眼中。他毫無抵抗。

  『呼吸。』他說。

〈結尾〉

  偷馬賊最後還是死了。死在他兄弟懷中。不像他冰冷可憐的弟弟,連最後一句話都來不及對他說。

  他累了。他在這裡的任務已經完成。樹林中,風吹的枝葉沙沙交響。陽光是金黃色的,像Vladi頭髮的顏色。他不知道該往哪去。

  那個小跛腳四處跟著他。他已經沒有東西可以給了。沒有什麼他給的起。

  『Jakub,幫我。』Vladi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小跛腳還是跟在他後面。他失去了弟弟,而他失去了哥哥。天空依舊那麼藍,陽光依舊是金黃色的。

  Vladi還在微笑。

  而他們,不過是另一個人的手足。


〈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太陽落入黑暗中,交換了月光。他無力地倚靠在樹上,看著弟弟蒼白的臉,光裸的肌膚正在喪失溫度。他沒有動手爲弟弟穿上衣服。他甚至不確定自己還有沒有力氣移動。晦暗的光線下,影子無聲無息地交錯再分開。Vladimir像是睡著了那般安詳沉靜,如同記憶中的每一次,只是他將永遠不會醒過來。

  在這一夜結束以前,一半的他已經追隨死去。


  『呼吸。』他說。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One of The Nights》約2009/10左右
【Entourage】Vince/Eric

〈開頭〉

  他狠狠吸了一口菸,緩緩吐出。

  陽台的風很大,反正,再大也搔不亂他的頭髮,這樣正好,LA的夏日能夠把人燒出一個洞,如果能夠撐到晚上,那麼恭喜你,又活過一天。

  星星的光芒微弱地幾不可辨,Hollywood山腳下燈火通明,此刻看起來卻如此刺眼。

  Eric不知道為什麼。


〈結尾〉

  Vince的手指滑上他的臉,輕輕貼著,眼睛對著他的。E吸了一口氣,感覺到空氣的重量和Vince的氣息一塊進入肺中,溫暖了他的胸口。他再次閉上雙眼,只用感官體驗Vince,他的唇、手指的觸感。

  Eric Murphy想了很久,從七年級到現在,才終於發現那是種情緒是一種決心--屬於Vincent Chase式的認真。他耗費了太多時間,才終於了解正是這個眼神讓自己從New York一路飛到LA,只為了再被如此注視著。

  夜空更暗了一點,E望向Vince,看見他眼中的光芒更加耀眼奪目。


〈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他還記得剛下飛機,一個人推著車穿過LAX。強烈空調和窗外白亮的陽光不成比例,人潮如流水般迅速從他身邊轉過。機場中四處喧嘩聲。廣播、小孩尖叫著跑過、一對戀人在角落擁吻,行李箱在附近。他走到最外的候機室,遠遠地看見Vince,逆光,陰影把他的身影剪的更加修長,即使只是最簡單的T恤,搭著一件深藍色牛仔褲,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依舊異常醒目。

  一見到Eric,Vince摘下墨鏡,咧出一個迷人的笑容。那一對藍色眼睛閃爍著光芒。

  那一刻E忽然明白,為何只要眼前這個人的一通電話,就能夠令他放棄原本的生活,拋下生活了二十幾年的老家,千里迢迢地搭著飛機來到對方面前--他甚至不用親自出馬到Queens,提著自己的衣領,將他像小貓一樣拎過來熱死人的California--因為他是Vincent Chase,沒有能夠對他說不的人,特別是Eric Murphy。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日落之後》約2008左右

  白晝,是吸血鬼入寢時分。肯恩.慕尼關上被薔薇藤纏繞的大宅鐵柵,金屬撞擊的聲響在空曠的林間被放大的令人心驚。他攢緊了棕色的披風。秋風吹的他羽毛般柔軟的髮絲紛飛,他撥開遮去視線的那部分,步伐筆直而毫不猶豫地前進。

  秋季的森林總帶點肅殺、蕭瑟的味道。金黃色的樹葉宣告著將在不久之後全數凋落至泛黃的草地上,鋪蓋成一片脆弱的地毯。乾枯的枝葉在他腳下發出殘破的聲響,此刻的他只想快點到達目的地。


Car Seat》約2010/2左右
【Merlin RPF】Bradley/Colin

  天漸漸亮了起來,日光隱約從地平線上洩漏而出。天空是帶著灰色的藍,幾朵雲綴在上頭。再不久,天就會亮開了。Bradley看著淺綠色的田從車窗外飛逝,他盯著不斷流轉的灰色馬路,停了一响,伸手越過Colin,輕輕拉攏窗簾。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They Do Talk 番外》約2010/2左右
【Merlin】Arthur/Merlin

  他感覺到自己被Merlin包圍,收縮的頻率越來越緩。他漸漸掌握住那個旋律,慢慢跟著動起來。Merlin先是摟住他的脖子,最後隨著他的速度,向側滑下,改攀著他的雙肩。他聽見Merlin的喘氣聲加劇,他也聽見自己的。

  抱緊懷中的人,他翻身,將Merlin壓在身下,他看見Merlin緋紅的臉頰、迷茫的眼神還有被汗水沾濕的黑髮,落在床單上的手指只能無助地絞著麻布料,加快身體的頻率。右手滑至纖瘦的大腿,推開,好讓自己埋得更深入。一下、一下。他聽見Merlin喊著自己的名字:Arthur、Arthur、Arthur……

  Merlin探出手,用力將Arthur的臉往下扳,深深吻住。Arthur感覺他碰觸到Merlin顫抖的靈魂,沒有偽裝、毫無保留。他將自己完全交給他。

  Merlin釋放在他們腹部之間。黏膩、腥味,鼻腔滿是性的氣味。

  高潮來臨時,Arthur噴出一聲滿足的嘆息。他渾身都因愉悅和快感而顫抖著。Merlin抱緊Arthur,用他細瘦的手臂安撫著他、保護著他。用自己接納他、包容他,直到餘韻過去。


Lance Sussman's Diary: Maid? Flatmate? Bedmate?》約2011/7左右
【True Blood x Die, Mommie, Die!】Eric/Lance

  他輕柔地放下Lance,讓男人向後攤躺著。男人的手背遮蓋著眼睛,淚水仍然不斷推擠湧落他的臉頰。Eric推開Lance的大腿,調整自己好抵達剛才的姿勢無法觸及的頂點。

  他開始徐緩抽插。

  Eric沒有催趕,沒有狂暴地掠取,他只是控制著速度給予。完全地給予,毫無保留,直到對方的哭聲逐漸轉變為啜泣、漸弱最後消失,直到Lance的腳踝在他身後相疊,將自己勾向他好獲取更多。Lance伸出手將Eric拉到自己身上,緊緊地攀附著對方。他的後背因為愉悅而弓起,雙唇因為失控而顫抖,他迷失在情慾之中,腦海只剩一個字,那是他的世界,他的宇宙,他唯一知道的事──Eric。

  Eric聽見他的呼喚,親吻他的嘴唇作為回應,耐心地誘哄Lance張開口迎接他。他們交換一個又一個又濕又暖的吻,用舌頭纏綿,用最原始、最緩慢的方式,用整個世界的時間去探索對方的身體,感受對方的每一吋存在。

  直至高潮將他們淹沒。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A Job For Nights》約2010/7左右
【True Blood x Die, Mommie, Die!】Eric/Lance

  Lance飛快地朝屋內瞥了一眼,立刻做出了決定,「算了,我放棄,我要回家了。」

  「等等!是你自己說你需要一份工作的!」Edith一把拉住他,將打算落跑的弟弟拖回門前,「是你說希望當媽出獄之後看見你有一份固定的收入、穩定的工作的!」

  「那那個指揮交通的工作又有什麼問題?」

  「光是一個早上就撞毀了七台車?[1]」Edith兩手叉著腰,「我可不希望媽還沒出來就已經換你進去了,原因是繳不出妨礙交通的罰鍰。」她頓了一下,「或是維修賠償金。」

  「所以妳覺得──妳覺得這個工作會比較適合我?」Lance再度掃了屋內一眼,不安地交換了身體重心。

  「至少不會造成混亂或是損害!」Edith兩手一攤,「而且,想想看,它多符合你的要求──在舞台上發光、跳舞、歌唱,還有挑逗(teasing)!」Lance配合地點著的頭在聽到最後一個字時歪了一下,「什麼──妳說那是什麼意──」

  「測試(testing)!我是說測試!我有說到任何挑逗嗎?我是說測試!你不是一直很想測試自己的極限嗎?這是個絕佳的機會呀!」她咧出笑容,眼睛閃閃發亮。

  Lance猶豫地看了姊姊一眼,轉身面對入口,身後傳來Edith的打氣聲:「上吧老弟,抓住他們!」深深吸一口氣,推門進去。門上,螢光的Fangtasia字樣正在閃爍。


[1] 那真的不是Lance的錯。天氣太熱不是他的錯。解開胸前的三顆鈕釦也不是他的錯。無意識地拉著衣領搧風也不是他的錯。讓三台車連續追撞也不是他的錯。誰知道呢?或許那天早上那三台車光顧的咖啡店咖啡都賣完了。

(其實整篇都很歡樂……)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They Do Talk》約2010/2左右
【Merlin】Arthur/Merlin

  朦朧成一片,快看不清楚眼前,Merlin強迫自己閉眼再睜開。冷靜冷靜冷靜。右手移到傷處,金色眼眸、金色眼眸。他恨自己為什麼不能多記得一點咒語,什麼都好,只要能夠治療,只要能夠治療!

  痊癒痊癒痊癒──為什麼沒有改變──痊癒快痊癒──

  他來不及擦眼淚──他沒有手,手上都是鮮血──Arthur的血──

  痊癒啊!天殺的老天!痊癒那頭龍說謊!如果Arthur是他的命運,他就不會死在他手中──痊癒啊!該死的混帳!

  他只能看著Arthur的生命離開他的軀體,他沒有辦法挽救──就像那些魚──就像那些記憶──別這樣對他──拜託──

  光芒、光芒、光芒──

  別死,他不能就這樣死了!他好不容易才想起來的!他是他的命運──他的命運哪──

  傷口太大且太深。Merlin只能眼睜睜看著Arthur的眼睛逐漸闔上、抱著的身體越來越冷,金色的頭髮也沾上了紅色。鮮紅色。

  他、他、他救不了他──他的心──他沒有心了,也沒有呼吸,沒有手,沒有四肢,沒有軀體,沒有感覺,什麼都沒了──摟緊Arthur,Merlin放聲大哭。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They Do Talk》約2010/2左右
【Merlin】Arthur/Merlin

  馬蹄踏踐,敵方退了開,場面一陣混亂, Merlin駕馬攆開一人,趁機遞出手,對王子大吼:「Arthur!」Arthur將劍拋到左手,右臂朝少年一伸準備順勢翻身上馬。一支羽箭破空而來,正中棕馬側頸。棕馬一驚,兩蹄一蹬前足便凌了空,Merlin沒抓緊,指尖相刷,錯過Arthur的手,向後一仰摔下馬背。他在地上滾了一圈,慌忙地爬起來。母馬嘶鳴,痛苦地甩著頭。Merlin連滾帶爬地避開四處亂踩的馬蹄,飛快掃了一眼Arthur的位置;王子又衝上前去應戰,三、四個身影纏鬥在一塊。黑髮少年左右張望搜索,腳帶踉蹌地奔至一具屍體附近──應該是先前Arthur的手下亡魂──抽出武士的劍迅速回身,擋下第一擊!

  那名土匪面目猙獰,對他露出一笑──滿口爛牙──舉刀再劈。Merlin開始後悔當初沒有發憤陪王子練劍了。他咬牙勉強接了三、四招,一次比一次驚險,漸漸就快要支撐不下去──虎口越來越疼,雙臂開始發顫,膝蓋上落馬不小心弄出的傷很不合時宜地選擇在此刻開始發作,缺乏睡眠讓他開始眼冒金星、四肢發軟──對方大吼一聲,猛然一劈再一拐,Merlin拿不住劍,武器就從手中飛了出去,整個人向後跌去──

  右腳一踢再補上一劍,又一個敵人倒下。解決了兩個傢伙,Arthur一抬首卻發現那個前來救駕的蠢蛋背貼在地上,他面前的那把刀已高高舉起;而自己身後有人正在靠近。王子反射地摸出護身匕首──

  Merlin看見前方的壯漢頸項上倏然多出一把匕首,還來不及慘叫就往旁邊倒去。他驚訝地回頭,卻看見一把劍貫穿Arthur胸膛──他藍色的眼睛瞪得很大──再被抽出,一個血窟窿就出現在金屬離開的地方,血如水泉般湧出。Arthur向前跌去,護著胸的雙手攔不住自己的鮮血──Merlin聽見一聲遙遠的尖叫。

  他的世界陷入了寂靜。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They Do Talk》約2010/2左右
【Merlin】Arthur/Merlin

  「你、你醒了。」

  Arthur翻了翻白眼。多謝提醒。Merlin吸了吸鼻子。鼻頭是粉紅色的。Arthur可以看見他臉上冒出的小小雀斑。身側傳來忽然一陣小騷動,床單窸窸窣窣,Arthur直覺性地胡亂摸索著;看到王子艱難地移動掌心,Merlin頓時慌張起來,「你需要什麼?水嗎?我去幫你拿。還是傷口會痛?要不要我去找Gaius,他一定會有──」

  直到捉住騷動源頭,Arthur才放下心來。他用盡所有力氣才能夠開口,「……留下來。」聲音之沙啞,連自己都嚇了一跳。看見他的小鹿停止了歇斯底里,整個人放鬆下來,安分地讓他握著自己的手。

  Arthur吞吞口水,試著把喉嚨潤濕。輕輕扯了扯手腕,Merlin便乖馴地坐到床邊。

  很好。

  他又眨了一次眼,很慢。Merlin望著他,像看著什麼永遠看不夠的畫面。他覺得,如果他再等久一點,那雙濕潤的眼睛旁應該會滾出兩行淚。

  「都到天堂門前晃一圈了,我想……」他停了一下,試著保持輕鬆,注視Merlin,「要求一個吻應該──不算過份吧。」他滿意地看見小男僕的臉刷一下紅了。

  Arthur看著Merlin猶豫了一會,最後終於下定決心似,緩緩傾身過來,小心翼翼不要壓到王子胸口上的傷口,顫抖地印了一枚純潔的吻在他唇上。Arthur享受地閉上雙眼,覺得就算全世界的蜂蜜糖漿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他嘴巴上的這對來的甘美甜蜜。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有好多文都在WIP放不進來好可惜!>w<
本人寫不出虐文,再怎麼虐都是哀傷和惆悵而已,什麼撕心裂肺的橋段就沒有了,俺是親媽。(蓋章認定
我的短篇寫的絕對比長篇好,歡樂什麼最近越來越多,恥度什麼也越來越下修。(看向一群糟糕的腐友們(掩面
真正的黑歷史要是追起來還真沒完沒了,高中寫過連朋友都不好意思當面說很爛的文檔案也不見了。(我的電腦是黑洞無誤
其實這一次追溯沒有什麼太驚人的發現,或許是因為,我平常就是個會回頭看自己文的自戀傢伙吧!!!!XDDDDDD


2011.8.7

5 feedback:

ICEE

WHAT A GIF! SO ANNOYED!LOL
I'LL DEAL WITH THIS LATER, LOVE.
等我神智清楚點再重看一次。

icee

為什麼這樣看完一遍又覺得沒什麼改變咧?
所以說可能不是文字上的,而是要表達的情感上的?也可是M林那篇太少女了LOL
話說回來,為什麼我把整篇讀完的都是你比較少女的作品?這絕對不是你可以逼我去看其他電影的藉口!

少言。

I LOVE KURT HUMMEL; I LOVE CHRIS COLFER!=W=

確實感覺不到什麼改變齁?
感覺上大學以後文風變化就比較少了,除非我有在寫的時候刻意控制。

妳應該也只有在看M林的作品吧......不然還有哪篇少女?

有人說我的文字很溫暖,有嗎?倒是有溫柔我覺得...

icee

人魚!
這也是充滿少女妄想啊!人魚!
annoyed gif is annoyed LOL hello annoyed cutie?

我可能需要看一些比較嚴肅的再決定?

少言。

人魚是送人的文章...如果人魚就是少女妄想,那最大的少女大概是神鬼期航四的編劇?XD

啥嚴肅?我的文不嚴肅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