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Forget Me Not 第八章

第八章
作者筆記:
這章全都很下流。故事被標示為成人級是有原因的。享受吧各位!
還有,祝我自己生日快樂,送我自己一個下流Klaine大禮!\o/



  噢對。

  就是這樣。

  對,這就是他在漫長、痛苦的五年裡所失去的事情。Blaine知道該怎麼吻他,怎麼襲捲他的舌頭,怎麼用牙齒叼咬著Kurt的下唇。他知道該怎麼貼著Kurt牛仔褲裡的勃起磨蹭只為了聽他抽氣,還有,他怎麼還會記得這些事情?Kurt仍然扣著Blaine的手腕將對方壓在門上,Blaine的手指是如此柔軟、扭曲著試圖抓住什麼,Kurt愛死了他這副樣子。

  「想要你上我。」Blaine在Kurt耳裡呻吟。

  「好。」Kurt咬著牙,鬆開Blaine的手腕,因為,沒錯,絕對,噢當然,等下就要發生的事,他想要現在就開始,就是現在沒錯,操,求你。

  Blaine欺身向前,將Kurt往後推,他們的雙手仍然黏在對方身上彷彿他們正踩著奇怪、笨拙、一點也不優雅的舞步,感覺卻如此熟悉。他們就這樣舞過了他們踢下鞋子的小起居室、經過Blaine脫去T恤、狹窄的走廊,最終來到Kurt的臥房。Kurt將Blaine扔到牆上,幾幅照片被震掉到地上,但當Kurt讓他們的嘴唇壓在一塊時,那一點也不重要了。操他甜美到爆炸,這太美妙了,完美的不可思議,只要親吻那對唇,那對他以為他永遠再也不會品嚐的雙唇。

  顫抖著飽含情慾的手,Blaine剝下Kurt的襯衫,啊,終於,終於,他們光裸的胸膛緊貼著,Kurt猜想自己或許又長高了一點或者Blaine縮水了因為他們的高度差和五年前並不相同。

  五年前他們只有十七歲,不是因為伏特加或龍舌蘭酒醉,只為對方傾醉。

  Kurt決定只要他能繼續保有這種感覺,他就要放棄酗酒和抽菸。

  Blaine的胸膛和腹部仍然堅挺而平坦,雖然看起來多了點毛髮,但除此之外並沒有太大改變。Kurt貼過去,他們的雙唇依舊膠著,感受Blaine的胸毛搔、刷著自己的肌膚,那感覺非常、非常火辣。他的手指急躁地穿過Blaine的頭髮,因為,嘿,現在可不是什麼甜美、溫存可以慢慢來的時機,他從幾天前在LA的人行道上看見Blaine那一刻開始就渴望著能將那頭鬈髮握滿掌心。

  他們粗喘著氣,Kurt已能感受到Blaine髮下的薄汗。Kurt將膝蓋貼上Blaine被單寧布包覆著腿根,揉著Blaine明顯的勃起。Blaine的腦袋垂至Kurt肩膀上。

  「Kurt,」他哀求著,顫抖不已,「求你,求你。」

  Kurt的鼻尖廝磨著Blaine耳畔,探出舌頭撥弄著對方耳垂,熨熱的呼吸噴灑之上,任憑自己的牙齒摩擦對方耳殼。

  「嗷,天,操,嗯,」Blaine胡言亂語著,看來他似乎很困擾不知該如何決定自己是否應該別過頭去還是貼地更靠近好讓Kurt繼續這場美味的入侵。

  是的,Kurt很確定他喜歡這個。

  「還是想要我操你?」Kurt低語著,聲音沙啞而低沉。

  Blaine大聲呻吟,腦袋向後仰去撞上牆。把那當作「噢操對拜託就是現在,這樣棒透了」的意思,接著跪下去,雙手滑進他們之間。Kurt花了整整四秒才得以將他們的牛仔褲都解開。

  他渾身發顫。

  一隻手探去往下、往下、往下,直直伸進Blaine內褲裡的禁地。

  自Blaine口中冒出的聲音絕對比呻吟還過份許多,而那個聲音令Kurt頭暈目眩,小腹緊繃。

  Kurt擠捏著Blaine的下身,得意地咧開嘴感覺Blaine開始將自己頂向他。他調整了角度,即使Blaine還穿著的內褲使這變得有點難度,Kurt還是以自己知道對方最喜歡的方式套弄著。

  「老天,對了,嗯嗯嗯,」Blaine呻吟,眼睛緊緊闔上,臉頰抵著Kurt的下頜。

  「沒有人像我一樣了解你,」Kurt低語,嗓音充滿挑釁。「沒有人真正了解你喜歡什麼,」他親吻Blaine的太陽穴,「該碰你哪裡,」他掐擠得更用力,「該怎麼讓你失控尖叫。」

  Blaine聽起來簡直快哭了,他的呼吸是那麼急促,但Kurt更了解他,他感覺到Blaine繃緊的腹肌,他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每一件事。

  他抽出手,就在Blaine已經靠近邊緣,就在他正準備要射出,而Blaine基本上是攤倚在他身上時。Blaine的頭抵著Kurt胸口,對著他的肩膀嗚咽,緊緊攀著Kurt的手臂、脖子、後背、他所能碰觸到的每一個部位。

  但他們不再是十七歲了。

  而Kurt希望這能持續久一點。

  「我在這裡,」他低語,試著讓Blaine冷靜下來,他還記得Blaine在性愛之中他的觸覺有多麼敏感,他是怎麼不願意抽身、是多麼、多麼喜歡親密的懷抱。「我接住你了。」

  Blaine正喃喃著什麼,磕磕巴巴並搖著腦袋,Kurt知道他快到了,他希望能夠結束、能夠看著Blaine在他的碰觸、親吻之下失去控制。

  Kurt抓著Blaine雙臀,兩人跌上床墊,Blaine仰臥在床單上而Kurt覆在他身上。他印下一個又一個吻,潮濕、火熱的吻在Blaine全身上下,並動手剝去兩人的牛仔褲。

  他不想再去想曾經有誰也到過這裡,舔著這片乾鹹的肌膚,在這塊汗溼的胸口前游移,品味著這完美的、帶著麝香肉桂的氣息,呼吸這這個男孩、這個男人、這個他媽美麗、美麗、在他身下的男子。他憎惡知曉曾經有他人來過、他憎惡知曉曾經有他人到過。Kurt和Blaine是彼此的第一次,也應該這樣持續下去,該死,Kurt從來就不該和誰分享他,他也從來不該需要從誰身上獲得。

  因為這個,Kurt想到,一邊剝下Blaine的內褲,經過臀部,經過長腿,然後脫掉,這個,是他的

  Blaine再也不是個少年了。他的陰莖厚重、因勃起而帶淡紫,血液劇烈地沖刷填滿下身,甜美的上帝之母啊,Kurt忍不住品嚐它的味道。他的舌頭掃過尖端,Blaine大吼,急急伸出雙手抓住Kurt的頭髮,將他拖回自己胸前再次吻住他。

  「求你,Kurt,」Blaine乞求著,將下體頂回Kurt還沒全裸的股間。「我──我需要你,我需要你,求你,只要你,我只想要你,一直以來就都是你。」

  他的話夾雜在幾個急促、哽塞的抽搭之間,抵著Kurt的雙唇,而是的,Kurt想著,他愛極了這個。他為此深陷愛河,他為Blaine身陷愛河而他想把這個給他。他想讓對方吐出他熟知的美妙喘氣、想聽見那些珍稀的呻吟、想聽Blaine在終於跌落邊緣時叫喚著他的名字。

  「好,我會的,沒事的。」Kurt安撫著對方,因為Blaine此刻正不可自抑地扭動身子,淚珠在他眼角匯集,而Kurt確信自己從未見過有人如此渴望被進入。

  他將自己的內褲褪下,噢美好操我的,是的他們終於貼在一塊,沒有衣料,沒有虛假的距離,沒有國家或是海洋隔開他們。他們渾身是汗,詭譎地黏膩卻又不知何故,Blaine的肌膚滿是性愛的溫度而Kurt則著了火,大火,烈火,對比著臥室窗外冰涼清冷的空氣。但他們在室內,他們在這裡,在柔軟的床單之上,早晨因他忘記鋪整而凌亂的床上;他和Blaine在一起,對方親吻著他,呼吸噴灑在脖頸上,鬍渣摩擦著肌膚誘發一陣陣顫慄。

  「Kurt……Kurt……」

  「我知道。」Kurt貼著對方的臉頰低泣。

  Kurt朝黑暗伸出手,笨拙的指頭摸索著床頭櫃抽屜,找尋著潤滑液與保險套。

  Kurt討厭他們必須隔著保險套。

  可是他不知道Blaine曾和誰上過床,不知道那個誰曾到過他深處,這是必要的保護,可是他厭惡這個必要的保護。

  他快速地潤滑手指,Blaine抬起一隻腿,幾乎是本能地搭在Kurt蒼白的後背上。Kurt的手往下探去,一只指頭描繪著Blaine勃起的長度,越來越低,直到兩只滑潤的手指觸及Blaine的入口。

  Blaine在他身下倒抽一口氣,他擺動著臀部彷彿他再也承受不住,彷彿他需要Kurt此刻就他媽在他體內,而Kurt讓他如願以償。他將手指壓入括約肌中,感覺Blaine在周圍收縮著。

  「噢,天。」Kurt 壓得更深的同時,Blaine氣息不穩地說道。

  Blaine絞揉著床單,環著Kurt的腿繃緊,試圖容納Kurt的兩根指頭,壓抑下正在反抗入侵的身體反應。

  「感覺好嗎?」Kurt在Blaine耳中低喃詢問。

  「是的,」Blaine喘息,尾音提高變得尖銳一點。「Kurt……求你……」

  Kurt知道他要得更多、渴望的是一切,於是他快速地盡可能擴張對方,一邊加入第三隻手指。他幾乎是熟練地打開Blaine,彷彿他這一輩子都在這麼做,彷彿Blaine的身體是為了他而創造,也只為了他一人而創造。

  Blaine開始顫抖不已,他的軀體是如此緊窒,Kurt為此自豪。他自豪著自己依舊能夠讓Blaine變得如此汗溼、飢渴,懇求、乞求著Kurt進入他。

  Kurt慢慢地抽出手指,撕開一枚保險套,將包裝隨意扔棄在一旁,並將那層薄橡膠戴在自己上頭。他媽的神哪,他已經硬得如同鋼鐵,而他眼前所見的只剩Blaine緊盯著自己的雙眸。月光穿過窗戶灑落在兩具身軀之上,他幾乎能肯定,這一刻的Blaine是他此生所見最美的景象。

  不知怎麼,他無法解釋,Kurt停頓一秒,接著將不穩的手擱置在Blaine膝上,任由他沿著對方大腿探索,拇指愛撫過Blaine突起的髖骨。

  Blaine抬臉凝視著他,眼神帶著如此……膜拜和期許,目光自點綴著淚水的深色睫毛穿透而出,接著他最終微笑起來,如此甘美以至於Kurt以為自己身陷天堂。

  我是如此不可思議地深深深深愛著你。

  他多希望自己能夠大聲宣佈。

  相反地,他將自己置於Blaine的入口前,彎下身溫柔地、輕柔地吻他,讓雙唇流連不止,一邊緩緩將自己推入。

  而此處正是他註定棲所;在這張床上,在月光籠罩的窗櫺間,親吻這對腫脹的嘴唇,深埋在這一個特別的男人之中。

  他們是從同一個星子墮落凡塵,Kurt感受這一刻,閃耀、光明,噢全都如此美麗。

  Blaine在他身下繃緊,Kurt握住他的手,讓兩人的手指交纏,將交握的手壓入Blaine頭兩側的織料內。

  「從來從來一直都是你,」正當Kurt在他體內抽插的同時,Blaine低語,「就只有你。」

  一聲掐抑的啜泣自Kurt喉間逸出,他將額頭抵著Blaine的,讓自己退出又再次進入。

  完美無缺、完美無缺,你是如此無瑕無缺,Kurt無法停止地想著。

  因為那感覺彷彿包圍著他的Blaine正如同記憶中的那般緊窒、炙熱,而就是此時,就是此地,就是他們從以前到現在也會一直持續下去最親密最靠近的時刻。他們一起擺動,Blaine的腳踝勾繞著Kurt後背,Kurt再次挺進往上戳刺,還有──

  「Kurt對天噢我的天就那!」

  Kurt貼著Blaine的雙唇微笑起來,再次衝刺。Blaine絕對還沒到,就是這樣,結束了,他勉強撐掛在親愛的生命邊緣,同時Kurt正以最美好的方式不斷地折磨著他,撞擊著他體內深處那布滿神經的小球,一次又一次。他們喘息著,熨燙的呼吸混合著菸與龍舌蘭的氣味,又苦又甜的香氣摻雜著愛情勉強在鋼索上平衡,懸崖的另一頭就是全然世外──那全數交織在一塊,在他們之間,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在他們汗津軀幹的陰影之下,在這間太過狹小、破舊的公寓之內。Kurt的心加速狂跳,胃部縮收,Blaine的手指緊捏著他的是如此用力彷彿他懼怕他們有可能會因此而破碎,Kurt的名字從Blaine雙唇之間流洩,夾在幾個破碎的呻吟和被遺忘的承諾之間。

  他們一起墜落。

  就像註定好的那樣。

  夢鄉幾乎是立刻接住、撫慰了他們。


2011.8.23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