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Before Me 第四章

第四章、Silly Love Songs

Jan. 1st 2011
  這天Mercedes到我們家要一起跨年。下午我幫她開門的時候,我的反應是:「天哪女孩妳把整家美體小鋪都搬過來了嗎?」

  她只是咯咯笑個不停。

  晚上十點左右,Carole為我們做了兩杯熱可可。她說要和爸一起進城逛逛,因為前一天晚上爸不小心告訴她自己已經六年沒有在除夕夜出門了。我們答應他們我們會乖乖看家,不會離開這棟房子一步。至於Finn,則理所當然地從下午就消失不見人影。

  我們在房間裡玩起了歌曲接龍,輪流用百老匯曲目應答對方的話,誰先停了就輸了。輸的人要說一個秘密。

  「我五歲時還包著尿布。」

  「噢天哪!」

  「Kurt Hummel,我警告過你──」

  「我知道!我知道!不嘲笑妳!」我用手在嘴唇上作勢拉上拉鍊。

  「換你了。」

  「什麼?從何時這變成了秘密交換大會了?我以為我們在玩百老匯大會串。」

  「Kurt,求你了,你知道McKinely的生活多無趣。男校一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例如誰跟誰的風花雪月呀……」

  「妳說誰跟誰的風花雪月?」

  「你說呢?」

  我瞪著她。她回瞪著我,接著露出──我發誓,以Alexander McQueen[7]的名字──如同狐狸一般的笑容。

  「什麼都沒有!」我舉起雙手,瞪大雙眼但挪開目光,「真的!」

  「一點點都沒有嗎?沒有什麼火辣的洗手間傳聞之類?」

  「沒……有……」我虛弱地回答她。

  她盯了我幾秒,最終放棄地嘆口氣抬起手,「好吧。」她說。移開目光,我卻不由自主地開始想起聖誕假期前的那一天晚上,Blaine來找我練習「Baby It’s Cold Outside」,他的雙眼是如何閃亮、充滿著雀躍;他的嘴唇是如何飽滿、溼潤彷彿等待品嚐;他的聲音是如何挑逗……

  「好啦。」我聽見自己開口,「Blaine和我……在聖誕假期前,我們合唱了一首歌,一首對唱,一首情歌。」

  「噢Kurt!」Mercedes湊了過來,「告訴我更多、更多!不准你就在這停下!」

  「噢老天!他真的……」回想到他的微笑,我感覺心都跳漏了。「真的、真的很可愛,而我們──我們的默契棒透了,我說真的,就像Christian和Satine[8],除了我們都是男的。」

  「那他有說什麼嗎?在那之後?你們有沒有接吻還是──」

  「沒有,Mercedes。Schue老師正好來找我,而Blaine離開了。」

  「什麼──」

  「但我確定他也喜歡我、大概、可能、或許、基本上……」越說越心虛,我的聲音也越來越小。Blaine真的喜歡我嗎?他是喜歡我的吧?不然那些特別靠近的親密舉動怎麼解釋?那些肩膀、背上的輕拍、討好友善的語調……再者他怎麼會沒事找我練唱,還是一首情歌對唱……雖然他說那是為了國王島的表演彩排,可是──

  在我的思緒亂成一團以前,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打斷了我的胡思亂想。我看著它響了一會兒,望了正注視著我的Mercedes一眼,我起身去接電話。看見來電顯示,我忍不住微笑起來。

  「哈囉,Blaine。」

  「嘿,Kurt。」我對著Mercedes比畫手勢,示意她安靜一點。(她從發現是Blaine打來之後就像隻喜鵲那般竄上跳下)

  電話那頭他的鼻音聽起來濃的驚人,「你聽起來有點……」

  「像Michael Buble[9]?我知道。」他輕輕笑起來,讓我不禁跟著微笑,「昨天晚上我就有預感了所以提早上床休息,沒想到還是躲不過。運氣太差,我想,才會在一年的最後一天重感冒。」

  「天啊,希望你快點好起來。」

  「謝謝你,Kurt,不過基於我已經睡掉了一整天,我不覺得我會想要把2010年的最後幾秒鐘花在睡夢間。即便夢鄉很美好。」

  「我完全可以理解。上次我在床上臥病一整天時,我都會猜把自己逼瘋或把我爸逼瘋兩者哪個較容易些。」我回頭看了Mercedes一眼,那個姑娘現在正傻笑得像隻柴郡貓(Cheshire cat)[10],「Mercedes也在這裡。」我將話筒伸過去給她,「向Blaine打招呼。那個可憐的男孩正在床上飽受病毒折磨。」

  「哈囉,Blaine!」

  「嗨,Mercedes,新年快樂!」即便宛如藏在枕頭之下,他的聲音聽起來都像在微笑,「你們沒有出去慶祝嗎?那頭聽起來好安靜。」

  「沒有,」Mercedes側了我一眼,「我正在這兒陪某人玩著百老匯接龍,好度過他無趣的新年前夕,就因為他捨不得離開家門以免錯過了時代廣場的倒數計時。他甚至不肯告訴我Dalton的男孩們有多麼英俊可口──」

  「好──了──我要把話筒收回來了。哈囉,Blaine。Darren呢?他不在你旁邊?」

  「他跟──」我聽見他深深吸了一下鼻子,那個聲音聽在耳裡真令人頭皮發麻,「他跟朋友出去了──」

  「真希望我可以過去陪你……」

  我恨不得此刻我已經在他房間,幫他送上一碗雞湯,好好照顧他,或是其他我能夠做的任何事情。

  「沒、沒關係。我只是打來想跟你說聲新年快樂。」

  「那……你打算等一下要做什麼?」

  「不知道……」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懶洋洋,「大概看點書什麼的。」

  「什麼?」真不敢相信,有人會在一年將近之時打算看書過完這最後幾分鐘。「不准你錯過倒數計時,Anderson先生!」忽然一個想法閃過我腦海,「你還帶著你的筆電嗎?」

  「是的,就在我旁邊,怎麼了?」

  「開機,然後登入Skype。」

  我聽見他的笑聲。他離開了話筒,從電話另一端傳來馬達開始運作的聲音。我夾著話筒,將我的筆電抱到電視前一個絕佳的位置,將鏡頭調整好,好讓Blaine能同時看見我們兩個和螢幕。

  當Blaine的臉出現在對話視窗裡的同時,我切掉了手機通話。

  「你呢,Blaine Anderson,」我轉頭看了Mercedes,她臉上笑容燦爛。鏡頭裡的Blaine滿頭未整理過的鬈髮亂糟糟,看起來傻氣又可愛,除了有點疲倦之外,看上去精神倒是很好,「要陪我們一起還有時代廣場上的一百萬人一起迎接2011年的到來。」

  我看見笑容點亮了他的臉,那一刻,我衷心希望自己就在他身邊。

  當那一顆巨大的水晶球降下的同時,我聽見Blaine在遙遠的另一州那頭低聲說著:「新年快樂,Kurt。」

  是的,新年快樂。


  Blaine的手指間來回撫摸著那行原子筆留下的墨跡。那幾乎是他最慘烈的一次新年,在除夕早上病得感覺自己隨時會死掉,好不容易睡到晚上終於感覺舒服一點,卻沒有任何跨年的興奮心情。出於某個不知明的原因他撥通Kurt的號碼。他大可發封簡訊就行,因為他就是這樣發給了Wes、David和其他所有人;可那是Kurt,而Kurt是……不一樣的,況且Blaine想聽他的聲音,而他是一直到電話另一端響起他熟悉的聲音時,他才意識到這件事情,意識到他有多麼想念Kurt的嗓音。而Kurt的聲音讓他瞬間感覺好多了。

  當Kurt的臉出現在視訊前,他忍不住讓臉也爬滿了微笑。他一直以為,那就是朋友的意義:即使天都塌下一半,你還是會覺得有人幫你撐著剩下的另外一半。

  他喜歡Kurt陪在他身旁的感覺,不論是什麼時刻──特別是當他感覺糟糕透頂的時候,只要Kurt在,他就會覺得事情其實沒有那麼糟。

  他一直以為Kurt的存在對於他的意義就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最親密的、僅次於家人的朋友。

  現在回想起,Blaine忍不住輕聲發笑,當時的自己實在是太傻了一點,其實他早已──等等。

  那一個念頭閃過腦海令他呼吸一窒。他飛快翻動著日記,紙張在他手下發出沙沙的聲響。他不斷地翻、翻、翻、翻,直到日期接近二月他才停下。

  Feb. 8th 2011。

  Blaine深深吸了一口氣,才鼓起勇氣仔細閱讀Kurt那天的日記。

Feb. 8th 2011
  我這輩子從來沒有感覺這麼快樂過,大概除了七歲那年的聖誕節早上發現爸爸真的給了我一雙紅色高跟鞋作為禮物。

  今天下午在Lima Bean,我們正等待購買咖啡,在隊伍中Blaine問我,在情人節對一個人(一個他「剛認識不久但他越來越喜歡的人」)唱情歌會不會太過分?

  情歌!你相信嗎?即使是我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惜我不能表現出來,即使在內心深處我想瘋狂尖叫,但是我不能。因為,嘿,不能讓Blaine發現我知道了,對嗎?畢竟他沒有真正說穿,而那表示那將會是一個驚喜。一個驚喜,而要是我表現出任何猜出蛛絲馬跡的樣子,那就不會是一個驚喜了。我不能打亂Blaine的計畫,對吧?畢竟他一定是考慮了很久(先生女士們,猶豫的Blaine可是多麼少見哪),才會這樣小心翼翼地徵詢我的意見。所以我故作鎮定地回答他的問題,看著他樂陶陶地到旁邊去等待他的咖啡。

  天啊,我想我等不及今年的情人節了。一定會是我擁有過最完美的情人節!一定會是!

  還有,他甚至記得我喜歡什麼口味的咖啡!

  就說我無藥可救吧,但我想我也不得不浪漫起來了。

  而是的,我想我會開始喜歡上情人節。


  Blaine在這裡停下。他回想當時那個剛認識Jeremiah、喝了幾次咖啡就滿心沉浸在對戀愛的綺麗幻想之中的自己。他努力回憶Jeremiah的臉孔:淡藍色的眼睛、金棕色的及肩鬈髮、鼻子……什麼樣的鼻子?剩下的那些印象全都模糊成一塊。事實上,他很久沒有想起他年少時代的暗戀對象,在和Kurt交往以後就沒有了。他也想不起來Jeremiah的聲音是什麼樣子,當初那些如數家珍、關於成年男人的步伐、姿態、氣味的記憶完全消失在他腦海裡。

  但Kurt在當時卻因為這個他現在甚至無法拼湊出全貌的人而心碎。如果可以,Blaine願意回到過去,回到那個還沒開竅的自己面前,搖醒那個才十六歲的少年,叫他認清楚什麼是迷戀,什麼又才是真正的愛情。

  可惜人生從來沒有如果。

Feb. 9th 2011
  直到今天我才意識到自己有多麼愚蠢多麼盲目。當我坐在走廊的角落,在筆記本上畫著無意義的塗鴉時,Blaine找到我,緊張地告訴我他剛剛招開了一場Warbler的緊急會議。當他宣布他正深陷愛河時,我感覺心跳漏了一拍,接著心臟就在胸口瘋狂加速。他說他不善於言詞,比起傾訴,他更擅長用唱的表達心意;而他想在校園之外完成這次表演。我屏息等待著他宣布他想高唱情歌的對象是我──直到他說出那個人是GAP的實習經理。

  如果此刻Blaine在我面前、如果可以不計後果,我會朝他大吼大叫,把那些刻薄的字眼全數摔到他臉上。那是哪來的傢伙?而且老天,他可是在GAP工作!GAP!Blaine怎麼從來沒向我提起關於這個人的隻字片語?要是我們這麼要好、這麼親密……難不成這一切也都只是我腦海中的幻想?噢老天,我不能再這樣下去,那只會把自己逼瘋。可要是──

  停下來,Kurt,你快失去理智了。

  好。深呼吸。

  當他在走廊上感謝我為他說話時,我注視著他熱切的眼睛,用盡全力才忍住沒有直接甩他一巴掌。他興奮、滔滔不絕地告訴我他的所有打算,例如他的候選歌單、大家的舞步、還有哪些時候大家有時間排練……我盯著他不斷張闔的嘴,只想著能夠拿什麼東西塞進其中好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可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他不向我聊這些,他又能和誰聊去?我忍耐著直到放學,接著駕車飛快地衝回Lima。

  晚上我們約好在Mercedes家過夜。我的心情甚至沮喪到只和爸爸說上三句話就趕著出門。

  Mercedes說diva的人生注定好了孤獨。而正因為有孤獨和痛苦,她們才能將這些情緒灌注於歌曲之中,才能讓聽眾們產生共鳴,才因此動人。

  她們建議我應該也參加Blaine的「襲擊GAP」計畫,至少去探聽敵情,看看對方究竟有幾斤兩重。或許她們說的是對的。噢,我真的慶幸有她們。


  在Blaine第一次遇見Kurt時,他就知道眼前的這個男孩身上懷著無與倫比的勇氣。那是為什麼他可以在被強吻以後一直支撐到事發後隔天才真正對著自己嚎啕大哭。那是為什麼他可以在被全校同學惡整成為舞會王后之後,還能勇敢地返回會場,給那些嘲笑他的惡毒人士一個狠狠的下馬威。那是為什麼他可以放下心結、原諒Karofsky。

  那是為什麼他可以成為支持Blaine的那股溫暖力量。

  就在正式收養Liz的前幾天,他們收到了來自社服中心的電話。社工人員告訴他們Elizabeth染上了肺炎,育幼院的人員發現以後立刻將她送入醫院,但是情況很不樂觀,因為Liz很快被轉入了加護病房。在經過社工人員的同意下,Blaine帶著Kurt到醫院探視他們未來的女兒。

  當他們離開病房,走到停車場他們的車旁邊時,Kurt拉住了他。他的手緊緊握著丈夫上臂,一隻手掩著嘴努力不要哭得太大聲。Kurt的眼淚如同泉水不斷地湧出眼眶,Blaine只能抓著他,將對方收入懷中。

  「我願意爲她承受那些痛苦……如果可以、如果可以……她是那麼的小、那麼的脆弱……你看、你看到她身上的那些管子了嗎?那麼多、那麼多的管子……」Kurt聲音埋在Blaine的衣領間顯得模糊不清。

  「醫生和護理師還有其他的醫護人員都正努力在做他們的工作,他們會救Liz的。他們會把她安然無恙地帶回來給我們,你要對他們有信心,你要對Liz有信心,好嗎?」他溫柔地拍著Kurt的背,直到對方的呼吸頻率不再抽搭為止。Kurt在他懷裡停止了顫抖,抬起臉,一雙眼睛紅腫不已。

  「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信心對嗎?」

  「保持信心。」

  於是他們回家,等待著任何消息,好的或者壞的。但在三天後,那時Kurt正在洗澡,整間房子變的安靜下來。Blaine走進他們爲Elizabeth準備好的房間,他沒有開燈,只有月光從窗外透進來。他們特意把天花板漆上在黑暗中能隱約發亮的顏料,使得整座房間像是被星空壟罩那般。Blaine坐在單人沙發上,忽然恐懼朝他直撲而來,他毫無防備,只能任其宰割。

  眼淚順著眼角滑出,他將臉埋進掌心中,沉默地哭著。他不確定究竟該怎麼辦,他們已經離幸福這麼近、就差那麼一點點,但現在老天爺要考驗他們似地又將Liz帶離開……白天他用工作讓自己忙碌到無法去想Liz或許有撐不下去的可能,夜晚他則要看照著Kurt,生怕對方有任何過大的情緒變動。他知道這對他們倆都不好受,但他覺得自己必須堅強起來,因為……

  一組腳步聲逐漸接近,然後他聽見Kurt輕聲的呼喚:「Blaine?」

  他甚至不需要開口,Kurt就來到他面前,伸出雙手將他摟入胸前。Blaine緊閉著雙眼,感覺淚水浸濕了Kurt剛換好的衣服。Kurt才淋浴過的氣息包圍住他,聞上去就像每一個晚上他枕邊的味道,那輕易地鎮定、安撫了他的心。

  「她會沒事的。」Kurt的掌心搭在他頸後,輕輕摩擦著他乾燥的皮膚,「她是個堅強的女孩,她會沒事的。」

  一個星期之後,社工通知他們Elizabeth出院了。再三天後,他們就把小女孩接回家裡。當晚Blaine注視著Kurt抱著熟睡的Liz坐在那張單人沙發上,輕輕哼唱著搖籃曲。銘黃的燈光映照著父女倆,那畫面不知怎麼令他想起了Burt在他們婚宴上的致詞。

  「有一天,你們會遇見困難,但那不會阻礙你們通往幸福,因為你們是我所認識最勇敢的人們。」

Feb. 11th 2011
  在「襲擊GAP」計畫正式開始之前,我在Blaine臨陣脫逃以前將他攔住,鼓勵他勇於表達自己的感情。那是一個朋友該做的,不是嗎?我想那是一個朋友應該做的,支持對方追求自己想要的,不論是領唱、伴侶或是夢想……但爲什麼有時候這一切是如此艱難呢?

  出乎意料的,Blaine被拒絕了。

  他會被拒絕或許也不在那麼意料外,畢竟怎麼能指望在你跳上展示圓臺後一個成年人還會接受你的告白?可是看著他,在平價成衣店裡,注視著那個實習經理的眼神,是那麼專注、那麼熱切,充滿著眷戀……他唱著情歌,但對象不是我。那些嫉妒幾乎將我淹沒。我多麼、多麼、多麼渴望站在那接受他心意的人是我,而不是什麼高中畢業七八年後還只能在GAP工作、當個非正式經理而翻身之日遙遙無期的傢伙。

  我無法說自己絲毫不爲這個結果暗自感到慶幸,但同時也爲Blaine的傷心感到難過。我知道迷戀是怎麼回事,而我目前也正傻傻地深陷其中。愛情讓人幸福、讓人盲目,也讓人痛苦。

  人們總是說,只要耐心等待,幸福終有一天會來敲門。只是為什麼有時那一天看起來是如此遙遠呢?


  Blaine將日記翻了一頁。紙張沙沙的聲響在寂靜的臥室裡如同刀鋒割過他心上。

Feb. 12th 2011
  Blaine一整天都心情欠佳,特別是看見那些情人節的應景商品時,他的厭惡完全寫在臉上,相較於四天前那個快樂多的幾乎可以在天空畫出彩虹的男孩,此刻的他簡直是愛生氣(Grumpy)[11]的翻版,拿那些粉紅色的愛心擺飾出氣。

  為了讓他開心一點,我提議請他喝咖啡。在隊伍中間時,我終於有勇氣開口問Blaine那一個我一直不敢問出口的問題。所有那些他對我的好和貼心的舉動對他而言究竟意味著什麼?我在他心裡又是什麼樣的定位?

  他顯然被嚇呆了,過了幾秒之後才慢慢開口。他承認自己沒交過男朋友,他沒有談過戀愛,而他也不真的懂自己究竟在做些什麼……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在乎我,而他非常不想搞砸我們之間的關係……

  我望著他,沒有真的哭出來,因為如果是那樣,那就太愚蠢了。而……

  他們說優秀的獵人擅長等待,那麼我也只能衷心期望或許有天,我和Blaine的結局也能如同Harry和Sally那樣……


  成為眷屬,Blaine想著,我們確實在一起了,雖然轉錯了幾個彎,但至少沒有耗費上十年的時間。Kurt的耐心與包容讓他在一切尚未太遲以前,有機會握住對方的手,而那一直都是Blaine由衷感恩的一件事。


[7] 名服裝設計師,作品風格富爭議性。Lady Gaga十分欣賞他的設計。
[8] 指電影【Moulin Rouge紅磨坊】的男女主角。
[9] 加拿大歌手,有著濃厚的怡人鼻音嗓音。
[10] 童話《愛麗絲夢遊仙境》中隨時能消失和現身的短毛貓。有著以詭譎著名的微笑。
[11] 迪士尼動畫《Snow White白雪公主》裡一個脾氣暴躁的小矮人角色。

2012.1.15 本章TBC(作者求撫摸/鞭撻=ˇ=)
2012.1.17 HOORAYYYYYYY!!!!我真的很愛妳們,東東跟艾斯!另外慶祝艾斯復活了!!OXOX

4 feedback:

少言你好:)

這是我第一次留言,其實有點害羞,但我終於下定決心要浮上來一敘我的一腔情意(?)

如果這也能列入計算的話,我想我的潛水時數應該也能破紀錄了,我大概默默觀察了你有快四年時間(怎麼好像變態?)
雖然都是斷斷續續的看,但我時不時就會來你的網誌瞻仰一下/// 我很喜歡你的文字,能讓人心情沉澱下來,也有一種彷彿早期翻譯文學的特別韻味,我會想用gentle來形容,讓我很放鬆,也能很陶醉的進入文字裡面;不管是你的小說、衍生、或是日記(是的我也看了一些> <) 都讓人很容易描繪出一個故事一個世界,真的很棒:) 就像這一篇,即使我對Glee並沒有很熟悉,但讀起來也不會覺得莫名其妙,仍然覺得是一個架構完整邏輯正常的故事,很厲害很厲害:))

而除了文字,你分享的音樂影集介紹等等的,我也都很喜歡;有的我也曾經看過聽過,有的沒聽過但從這邊得知常常覺得臭味也太相投(喂) 總之都很對味:)

這樣偶爾過來拜訪也過了快四年,就像你一樣,我也即將從大學畢業(是的我們年紀相仿,讓我更害羞,好像默默在這裡渡過了大學時期XD),今天心血來潮終於浮上來喘個氣,只是想告訴你你的文字真的很棒,請繼續加油下去,我會一直支持的:)))

少言。

Dear 奇: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捧頰)
我真的、真的沒有辦法完全表達當我看見妳的留言時的開心及感動。

這兩個blog幾乎可算是我大學生活的記錄。被妳觀察到我的長大歷程有點點害羞和不好意思。/////

我也喜歡自己的文字,雖然很多時候沒有什麼信心(因為真正收到的肯定其實沒有很多),所以真的很謝謝妳,願意這樣,在經過了四年以後,還願意浮出水面告訴我而不是選擇繼續潛水。(另外給其他潛水客,我沒有逼你們上來換氣的意思噢//////)
這裡過客很多,有時候我都不知道到底有誰是會一再回來探訪的。多數時間只能自己繼續埋頭寫,為了腦海中的故事還有那些人物,能夠給他們和我自己一個交代。

我知道我的讀者們大概都覺得這個作者怎麼更新這麼慢……我自己也會不好意思,可是因為這一些故事,如果慢慢說、慢慢寫(其實大家不知道的是,很多地方我總是一改再改>"<),我怕對不起這個故事……

臭味相投什麼的讚!(喂)以後有機會的話很希望也可以跟妳一起討論呀!:)

真的很謝謝妳,決定來留下這些話。(抱緊)就是這些時刻我會感恩生命的奇妙,讓我們在無形中影響彼此的生活。謝謝妳!

Dear 少言:
我想就是因為不小心看了太多你的心情記事,反而讓我更害羞於上來跟你談話哈哈哈/// 怎麼說呢,因為我一直對他人的想法很感興趣,畢竟每個人的思緒都是特別的,觀看別人的文字和紀錄會讓我有一種跟著人一起成長的感覺,而你正好也帶給我了這種感覺(羞)
在一個地方逛久了,總會不自覺的覺得好像和主人貼近了一點,雖然我們原本並不認識,但因為文字的熟悉和臭味(喂)相近就會讓我覺得其實我們好像也認識了這些年,當然是我單方面的哈哈哈
從某個方面來說,就像你說的這裡是你大學生活的記錄,我相信大學生活一定將你帶向了人生完全不同的另一段旅程,因為我也是:) 因為這些成長有的也是我的感觸,可能我無法完整表達出這樣的想法,但看著你寫下的文字會讓我有時也有種抒發的感覺,會在心裡默默的點頭想著嗯嗯我也覺得XD

我一直覺得能找到喜歡的文字風格不容易,尤其作者的興趣又和自己很相合> < 我想我也要慶幸我浮上來的時間不算太晚,這時候的你還未成為盛名的大作家(但我想你總有一天會的:)))所以你能這麼耐心的跟我談話也有機會認識你/// 我覺得很榮幸:) 我相信一定也有很多人一直都在看著你支持著你,只是還沒一個讓他們浮上來的契機而已(或是懶?就像我之前XD)

也謝謝你這麼認真的寫出這些故事和翻譯:) 我能感覺出你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經過推敲而不是草率寫下的,所以才讓我更喜歡,雖然可能很老套,但我真的覺得你所寫的文字都帶著感情:) 我也很謝謝你寫下了這些,許多都讓我的想法更完整有時也讓我看到了一些我從未想過的:)

我想之後有機會我會常常來打擾的,有好多臭味可以討論呢~搞不好你都會嫌煩了哈哈
謝謝你願意看一個小讀者瑣碎的想法喔:)

少言。

Dear 奇:
好像因為快畢業了所以特別容易感傷。(XD)
朋友問過我,為什麼我喜歡把自己的日記放在網路上,這樣大家都看得到,很可怕。其實這個問題我自己到現在也沒有答案,可能大部分原因是我自己盲目地相信會來看的人都是關心我的人(還是感覺自己的生活blog很少人會認真看),讓他們知道我在想些什麼也無妨吧。

成為作家什麼的我不敢想,開始工作以後空閒時間變少,書寫的速度跟份量應該只會比現在更少不會更多吧。(苦笑)雖然很珍惜自己的文字,但是沒有認真想過要賣錢,因為一直感覺如果被貼上標價,那些文字就不再像原本那樣單純了。
(放心,這裡超空曠的,我有一堆時間可以跟妳慢慢聊XD)
真的很謝謝妳,因為,也雖然很老套,可是每一次,看見像妳這樣,即使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都又讓我更有動力繼續寫這些字。我也得謝謝妳,因為我很珍惜它們,所以也謝謝妳願意認真看待。:)

歡迎臭味!(好奇怪的歡迎詞,但 well。XD)有空請多來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