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eration Kill】Dinner Could Wait

應隨緣的夕水瑶凌願望(我想看LT同学的骑乘式!并且发生在退役以后!!!)寫的。

作者:少言
標題:Dinner Could Wait
衍生類別:電視劇《Generation Kill》
等級:NC-17;PWP(重口味的認為是R我也同意你(掩面))
配對:Brad/Nate
筆記:這……泥馬什麼鬼,我寫了這東西?……好吧,關於OOC什麼一樣是我的強項,特別是把海陸男寫成大姑娘,但我盡力了。小哈請距離螢幕三公尺。愛妳。寫床戲越來越順手了……可是我一點也不想寫這種東西順手啊!!!
聲明:我不擁有他們,只願他們屬於他們自己,或者更好的──擁有彼此。


  終於只剩下三個小時之後的最後一科期末考,Nate就可以跟這個學期告別;當然他還有一份報告要在兩個星期內交出來,但那絕對可以等等。他全神貫注在政治學課本上,是如此專心又如此疲累,以至於當那個人進來時,Nate甚至沒有發現。

  「安逸的常春藤日子會讓人怠惰。」

  Nate猛回過頭,發現Brad就站在原本半敞開的臥室門口,斜倚著門框,背著行囊,一隻手夾著安全帽,「保持警戒,長官,難保哪天有個酒鬼從巷子裡衝出來咬你屁股一口。」

  「你提早了一天。」

  「顯然西岸沒像他們想像的需要我。」Brad偏偏腦袋,掛上一個Brad式的咧嘴笑。他的頭髮沒比還在伊拉克時長多少,藍色的眼睛炯炯有神,除了有點風塵僕僕的疲倦之外,他看上去很好。

  有點太好,Nate恍惚地想著,好得令人分心。

  「我還剩下最後一科。你可以先去淋個浴。」他對Brad說。Brad對他點點頭,帶著行李消失在門口。直到看不見Brad的身影,Nate才轉回書桌,逼自己將注意力放回課本。眼前那些冗長的敘述忽然變得更讓人難以忍受。他深深吐一口氣,對照著章節,開始默念起自己攤在一旁的筆記。

  感謝咖啡因,差不多該出門時他的精神還算清醒。Nate收拾筆記,將課本留在桌上,熄了燈走出臥房,當他經過狹小的起居室時,Brad正坐在Nate那張對冰人而言有點過小的沙發上,用Nate的米色大毛巾擦著他的頭髮。

  Nate對著那具高大的背影說了聲「我三個小時後回來」便離開了公寓。

  誰需要跟一個有著備用鑰匙的人說「當自己家」?

--

  考試比想像中的順利,即使他依然是最後一名交卷的學生。但Nate還是沒有在預期的時間內回到家中,教授將他攔了下來,詢問他有沒有意願當下學期的助教。步出講堂時他瞄了一眼手錶,在走到停車場的路上撥了Brad的手機,沒有回應,最後被轉入語音信箱。

  進門時公寓裡沒有人。Brad的行李還留在沙發旁,Nate假設他出門去了。他放下課本,沖了澡,把自己徹徹底底洗了個乾淨,並成功地阻止自己溺死在浴缸內,在半夢半醒之下將自己扔到床上,毫無異議地向昏迷投降。

  當Nate再度清醒時,房間已經暗下來,顯然天已經黑了。臥室的門被虛掩上,光線從外頭透進來,他瞇起眼睛爬起身。

  循著香氣走進廚房時,Nate沒料見會有一個穿著圍裙的冰人正等待著他。Brad的右手邊有個看不見裝了什麼內容物的購物袋,料理台上還有一罐打開了的肉醬罐頭,而他臉上的表情嚴肅得彷彿有個來意未明的伊拉克人正站在他一百尺外──除了Nate狹小廚房的電磁爐上只有一個正在微微冒煙的不銹鋼鍋。

  「別這樣盯著它瞧,Brad。它沒有引線也沒有倒數計時器。」

  Brad抬起眼,看見因為剛睡醒還有些慵懶的Nate,原本還鎖著的眉頭放鬆了一點。

  「用我母親的話來說:『如果同樣都讓男人來把持主控權的話,廚房會比戰場還接近操它的煉獄。』」

  Nate笑了出來,朝Brad走去,直接拉下他的臉尋求一個吻。Brad順應民意地為他張嘴,甚至像窺探了Nate的願望似自動加深了吻。一個顫慄沿著Nate的脊椎傳了上來,他忍不住咕噥,「臥室,馬上。」抵著對方的嘴命令道,他順手扭熄了爐火。Brad咧嘴笑了出來,任由Nate扯著他往臥房的方向走去。圍裙被遺落在這途中某一處,至於確切地點沒有人在意。

  甫進門,Nate一把將Brad推倒在床上,對方的上衣皺不成樣,而Nate知道自己的襯衫大概也沒好上哪去。

  Brad用後肘支撐的上半身,好整以暇地注視著Nate在床頭櫃的抽屜中翻搗出保險套和潤滑液,看著他將那兩樣東西拋到床上後,迅速解決掉自己寬鬆的運動睡褲,他的慾望在白色的四角褲下躁動若現。

  「某人真的很急著想上床。」

  「某人不能了解期末考壓力有多大。」Nate似笑非笑地搖著頭。他爬上床去,探手伸向Brad的牛仔褲拉鍊,後者體貼地在Nate拉下褲子時為他抬起臀部。Nate一路將褲頭拉到Brad腳踝邊。Brad只抬起腿蹬了兩下,牛仔褲連著底褲一同落在床邊。Nate跪在他身上,咬著錫箔紙邊緣將它撕開,甚至不費心在意紙屑最後散落何處。

  Brad瞅著神情有些急切的Nate,忽然拉住對方,托著他的手肘讓他來到自己面前。他啄了啄Nate紅潤的嘴,「嘿……慢點,我們有的是時間。」

  Nate的眼神閃爍了兩秒,他收起手捧住Brad的臉,含著他的上唇,並在對方開口時趁機把舌頭也探進去。離開時他偷襲了Brad的下唇,舌尖嚐到一點點鐵味。

  他幫Brad準備好,翻身壓在對方身上,沿著Brad修長的身子往下滑。當他們的鼠蹊撞在一起的同時,Nate發出了呻吟,而Brad心裡想的全是天哪我多想念這個。好吧操他的慢一點。

  Nate單手彈開潤滑液的蓋子,膠體冰涼的感覺即使隔著薄橡膠Brad都還能感受的到。他立起上半身,Brad的掌心揉搓著他的臀瓣,力道之大甚至留下幾個淡紅色的指印,一路往上最後停留在腰際。Nate扶著Brad的勃起,一手撐在對方胸膛上,對準好自己,慢慢地坐了下去。他的眼睛緊緊閉著,眉頭淺淺皺起,表情有些嚴肅地等待身體適應。他的胸膛起伏深沈而規律,呼吸從紊亂到慢慢平穩。

  Brad耐心地等著Nate再度睜開眼。他一直都喜歡這樣認真的Nate,如此全心全意地投入,無論是戰場、書桌或床上。當那一雙翠綠色的眼睛再度睜開凝視著他時,Brad知道Nate已經完全準備好了。

  那一對深綠色的眸子發著光,在昏暗的臥室裡是如此明亮如同寶石。當Nate擺動腰部的時候,表情是那麼專注。Brad的目光緊緊鎖著他,將他的每一個低哼和嘆息都貪婪地收藏起來。這樣性感迷人的Nate只出現在床上。只屬於Brad。

  要是誰膽敢偷窺──就算是Ray,Brad想到,也考慮戳爆他的眼睛。

  Nate扭著臀部,在Brad身上規律地畫著圓,慢慢讓Brad滑的更深入,探尋自己的前列腺。Brad凝視著身上的人,看著潮紅侵佔Nate的臉──脖子──胸口到四肢全身。當他找到時,癱軟的膝蓋和一瞬間的失神讓Nate整個人差點倒在Brad身上,好在Brad的手還扣住他的腰。

  Brad張開嘴,打算說些什麼。「就閉嘴吧Brad。」Nate打斷他,推著Brad的肩膀一邊繼續款款擺動著下半身。

  Brad捉著Nate蒼白的臀部,停了幾秒後,咧開嘴笑了,「遵命長官。」

  對於那個稱呼Nate露出一個不置可否的表情,換得Brad臉上的笑意變得更加深厚──可惜笑容並未持續太久,因為Nate猛地向後一坐,「操。」忽然襲來的快感讓Brad忍不住咒罵出聲。Nate加快速度,原本坐立的身子彎向前,整個人趴伏在Brad身上。那雙綠色的眼睛又閉了起來,呼吸變得又濃又厚。他在Brad身上繞著圈,灼熱不穩的氣息噴在Brad頸邊,和周遭清冷的空氣形成對比。在Brad來得及將他拉起來交換一個吻以前,Nate又退了回去。

  他會是一個完美的騎師。Brad恍惚地想著。

  Nate在馬上英姿颯颯的幻想畫過Brad腦海,而Nate猛然收縮的腸道內壁的擠壓又讓Brad瞬間回到現實。Brad知道Nate快到了,因為Nate臉上正交雜著愉悅和痛苦並存的表情,然後──

  Brad將Nate高潮時的每一吋表情都收進在眼底。當他順勢挺身撲倒Nate時,對方甚至還沒完全回過神來。他放任自己享用Nate的身體,直到那一道白光也畫過自己眼前,才又看清身下的人的表情。

  Nate正對著他微笑,他的右腿曲起,小腿不輕不重地磨蹭著Brad的大腿側。他低下腰,親吻那對彎起的雙唇。

  「可惜肉醬冷掉了。」

  「中士,我對你退化的偵查能力感到失望。」Nate眨了眨眼之後微笑,「我有一個微波爐。」

--

  「我得給你買匹馬。」當他們坐在客廳的地毯上,嘴裡嚼著半熱的麵條時,Brad對著Nate說,後者半挑著眉,露出一個疑惑的表情。

  「或者你有我就夠了。」說完,Brad自豪地微笑,望著Nate,直到對方跟著他慢慢揚起一個笑。


-Fin



2011.11.11 原來是光棍節打的這篇。我真貼心。噢,其實這整篇我最想寫的是「我有一個微波爐」這一句。原來都是微波爐惹的禍。(艸)

2 feedback:

goodwind

眼珠子突出來、鼻血流出來...來人啊!面紙拿來!XDDD
還有「小哈請距離螢幕三公尺」害我奸笑出來XD

我的媽啊!雖然在LJ看了不少活色生香的B/N文,但仍遠遠不及中文來得刺激啊!再度噴鼻血...

少言。

>//////<好風姊姊的稱讚讓我不好意思!
我以為我已經寫得很含蓄了。(有嗎)

每次BN文我都得在最前面放上警告,以免嚇到小哈。XD(我是個貼心的孩子(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