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Before Me 第五章

第五章、Blame It on the Alcohol

  一直以來,Blaine對酒都有不好的回憶。倒不是說他討厭酒的味道,而是只要每次他喝了酒,就必定會做一些蠢事。有些錯誤可以彌補,但有些,並不是那麼容易能夠修復。

  Darren十五歲生日那次,Mia不知從哪裡弄來一瓶酒說要慶祝,下場是他和Darren隔日有了一整天如影隨行的宿醉作伴。那是他第一次喝酒。而前一晚發生過什麼,兄弟倆只記得第一杯酒下肚之前的事情。根據Mia的證詞,他和Darren喝不到三杯就開始醉了,喝醉之後兩個人簡直像交換了靈魂那樣性格對調,Darren變得內斂靦腆,而他則變得豪放不拘,開始滿嘴胡話。

  他早應該從那次之後就學到經驗,但青少年的特色之一就是:有時你偏偏盲目到不願意從前車之鑑中記取教訓。

Feb. 26th 2011
  現在是星期六早晨五點。

  在昨天下午以前,我以為那會是快樂的夜晚,派對、音樂、飲料,或許我還能和Blaine跳上一點舞。我會有個愉快的週末。但一切都在那一個吻以後走了味。

  放學後,等待Blaine在宿舍換好便服之後,我開車載著他到Rachel家。一路上我們聊著週末計畫,收音機播放著『Reasons of Love[12]』,氣氛輕鬆而隨意。我期盼著這樣的感覺能持續直到週一,或許週二。

  派對一開始因為Rachel的保守而顯得無趣,但在Puck撬開酒櫃、搬出Berry先生們的私藏後,瘋狂開始感染了各個角落。

  我沒有喝酒,Finn也沒有,因為我們兩個自願擔任指定駕駛,特別是,我也不希望因為醉酒而在Blaine面前出洋相。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他喝酒之後的樣子,瘋狂、傻氣、不需要化學藥品也能high得不行。他的酒量不太好,第二杯之後就開始變得不像他,我是指,不像那個在老師面前彬彬有禮的得體模範生,或是在Warbler面前活潑熱情的主唱──他變得……如同脫韁野馬。

  然後Rachel提議玩旋轉酒瓶。一切就開始失控了,就從她轉到Blaine的那一刻。

  那本應該很有趣,一個直女親吻一個gay。可是在第一次嘴唇相觸後分開,Rachel又再次吻上Blaine的唇,我開始無法控制從心底冒上的恐懼和醋意。她的嘴在那一雙我夢寐以求的唇上流連,而Blaine親吻她彷彿她的舌尖包裹著蜜液。

  我以為我的呼吸會停止在那一刻。

  我想將她推開。我想將她推下舞台,搶過她的麥克風。我想將她推離開Blaine,好讓他們停止親吻,好讓我能再次轉頭,望見那張臉而不覺得心像被人掐著。我想握著那雙肩膀,靠過去、貼上去,感受他溫熱的呼吸在我臉上,感受那一對飽滿柔軟的雙唇在我的之上溫柔的觸感。

  可在現實世界,Rachel親吻了Blaine,而我唯一吻過的──不,我沒有吻過任何人。從來沒有。


  Blaine看著這行字,最後離筆的位置有著暈開的墨汁黑點,彷彿少年Kurt的筆尖在此處停留了許久。附近的紙張有著水滴乾掉的痕跡。

  他想要一台時光機。他想要一台時光機好讓自己能夠回到過去,擁抱那個正在哭泣的男孩,告訴他:我很愛你,我很愛你很愛你很愛你只是那時的我還不知道。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Kurt的埋怨與不甘如同補獸夾,在Blaine心上鑿出洞,緊緊咬著傷口不願鬆手。他沸滾的淚水燙傷了Blaine的心。

  和Rachel對唱後,他腳步踉蹌地來到我身邊。

  「好玩嗎?」我問他。

  「想像不到的美妙。」他說,臉上有著夢幻的神情,「謝謝你帶我來這個派對。噢,我得再喝一杯。」

  剩下的夜晚,我看著他越喝越醉,越喝越失去理智。派對結束時,他睡倒在我的腿上。我輕輕摩挲著他下頜與脖子的肌膚,數到十,而後逼自己將他架起帶回車上。我讓Blaine睡在車後座,直到我幫忙Finn送女孩們回到家。

  我帶他回來,因為那時已經超過Dalton的門禁時間很久。我將車停在車道上,拉好手煞車。Finn在送Tina和Mike回去以後才會回來。我回過頭去,看見Blaine在後座睡得很沉,他的頭髮凌亂不堪,看上去像個孩子,難以想像他清醒時可是帶領整團Warbler的主唱。我不確定自己盯著他多久才強迫自己下車,把他叫醒,並幫助他下車、進入屋內。

  屋裡的燈是熄的,爸爸和Carole顯然已經休息了。我盡可能地小聲,半推半拉把他帶回房間內。

  一路上Blaine的嘴巴從來沒有停下來過。胡言亂語不斷湧出,我有一搭沒一搭地應話,生怕要是不理他一會他開始嚷嚷,我麻煩就大了。

  我將他扔上床,看著他在床墊上彈了幾下之後將臉埋進我的棉被裡。我在他身旁坐下,扣著他的肩膀將他扳過身,試圖將被子從他的魔掌中解救出來。他翻過來,握著我還停留在他肩膀上的手,把我拉倒在他身上。

  「Kurt,你看起來……好、可愛。」他說,一邊露出一個傻兮兮的笑容,「而且你聞起來好香。」我趴在他身上,不得不閉上眼睛,數到十,才能再張開眼睛而不要吻上不斷在我眼前搖晃的那對粉嫩嘴唇並且從他胸前起身。

  可悲的是,等到清醒後,他根本不會記得自己曾經說過哪些話。有一部分的我希望他能夠繼續用這種癡迷的眼神注視我。但那不是真的。我不能活在這種美夢之中。

  「留著等你醒來之後再說吧。」我拍拍他的臉,為他脫鞋,然後將他推到合適的位置上,塞入棉被中。

  他永遠不知道的是,那一刻我的心疼得像是要裂開那般。

  我在他身邊躺了一整夜,看著他沉睡,如同扇子的濃密睫毛緊緊貼著眼底,呼吸深沉而平緩。我嗅著他呼出的酒氣味道,幻想著有天他是清醒地在我床上、在我身邊陪伴我入眠。但當我闔上眼,我能看見的,全是Rachel親吻他時的回閃,一次又一次的重複播放,彷彿無止境的倒帶回映。


  「Blaine──」Kurt的聲音從樓下傳來,Blaine從日記本上抬起頭,「快下樓來,早餐好囉!」

  「好的!」他喊回去,聽見自己的聲音因為哽咽變得有些怪異,但大分貝掩飾了他聲音中的顫抖,「我一會兒就下去!」

  他將目光移回日記上。

Feb. 28th 2011
  本來以為醉酒派對已經事過境遷,能夠單純地成為我揶揄Blaine的笑柄,但顯然老天爺並不想讓我這麼容易度過。在Lima Bean的週日咖啡約會應該是很愜意愉快的,可所有事情都像是被詛咒那般,決心與我作對。

  Rachel在我們拿咖啡的時候打來。打給Blaine,而不是我。我早該在那一刻就發現事情不對。

  Rachel邀Blaine出去約會,而Blaine答應了。

  他答應了,而當我告訴他他不應該這樣誤導Rachel時,他開始躲避我的目光。他說他們親吻時的感覺很對。感覺很好。我說那是因為他們喝醉了。而他開始閃爍其詞,說反正和Rachel出去約個小會有益無害,況且他從來也沒交過男朋友;他甚至說自己說不定是雙性戀。

  我能了解。我怎不能?我曾經在沙發上和Brittney耳鬢廝磨了一整個下午就只為了想試試看或許我也能喜歡上女生、或許我也能符合這個社會的期望、符合爸爸心中理想兒子的模型,但現實會咬人。事實的真相是:我只會愛男孩、只會對男孩心動、想親吻的也只有男孩,只有男孩能讓我心跳加速。那些曾經造訪過我夢中的,即使沒有臉孔,但他們全都是男孩子。無一例外。

  所以我氣壞了。我告訴他雙性戀是高中同性戀男生偶爾想嚐鮮,想知道像個正常人一樣跟女生手牽手出去玩是什麼感覺所編造出來的藉口。而他根本不應該用這種爛理由為自己辯護。

  於是他也生氣了,指責我的行徑與Karofsky無異,說我根本沒有立場質疑他,尖酸刻薄地留下一句不算道別的諷刺然後憤而離開咖啡廳。我呆坐在原地,注視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幾週前,同樣在這裡,在Lima Bean,他曾說過的話忽然湧上我腦海。

  他說他很在意我。他說他不想搞砸。

  他是認真的嗎?當他說「他不想搞砸」時。也許他根本只是隨口找話搪塞,也許他根本不是真心的,否則他又怎麼會這樣大言不慚地說出他只是想嘗試看看和女孩子在一起的可能性?老天

  我不知道哪一個比較傷人:你喜歡的(三天以前還一心覺得自己是gay的)男孩認為自己有可能喜歡上女孩,或是你最好的朋友認為你跟欺負你(並且威脅要殺死你)的恐同深櫃橄欖球隊惡霸是同一種人。

  忽然我很不想明天還要回到Dalton上課。


  Blaine瞪著那一頁日記。

  他想衝回現場,抓著那時的自己對他大吼:「你以為你在做什麼?你忘記在你面前的是你最好的朋友、後來變成你這輩子最深愛的人,而你竟然這樣惱羞成怒到失去理智,說出這樣的話傷害這個你如此在乎的人。你見鬼地究竟在想些什麼?」

  是的,他吻過Rachel,但現在的他根本忘了當時的自己為什麼會認為他們有可能有更多發展、想再嘗試更進一步。

  事實上,他甚至記不得Rachel的嘴唇嚐起來是什麼感覺。

  而那一個時候的Kurt正因為這件事而心碎難過。

  Blaine抱著日記,抬起臉注視著房間的門。他忽然想飛奔下樓,將Kurt擁進自己懷中,向他道歉、向他說一千次對不起,直到他的聲音沙啞、再也無法說話為止。雖然Kurt可能對此毫無頭緒。就算Kurt對此毫無頭緒

  他吞嚥下一口口水,仰起頭後闔上眼睛,深呼吸兩下以後才能夠再睜開眼睛繼續閱讀。他強迫自己閱讀。他強迫自己看完。

  Kurt曾經經歷過那些痛楚,而現在自己正經歷的這些,是Blaine罪有應得。

Mar. 3rd 2011
  Blaine和我有整整兩天沒見面。我則像如同有強迫症那樣,每隔十分鐘就檢查一次我的信件匣有沒有新訊息。Dickson小姐甚至在下課後把我留下來,因為我在課堂上「不斷地檢查抽屜彷彿裡面藏了治癒癌症的神奇秘密」。感謝她只是口頭警告而沒有沒收我的手機。

  我沒有收到任何來自Blaine的簡訊,所以我決定在放學後去找他。要找他很容易,在這個時間點,他只會在交誼廳或是Warbler的練習室這兩處之一。我在後者發現他,正確來說,當我在教室五公尺外聽見鋼琴聲時,我就知道他在那。房裡沒有其他人,只有他和鋼琴,手指流暢地在琴鍵上遊走,看起來卻像是在發洩著什麼。

  他聽見我的腳步聲,然後他停下手中的動作,坐在琴椅上望著我。

  是我找到他的,但先開口的卻是他。

  「Kurt,我很抱歉。」他說,一邊站了起來,而我則慢慢走向他,我們在距離對方幾英呎的地方停下。

  「很抱歉,關於那天在Lima Bean,我想我只是太過……我不曉得。你知道嗎?你是我重視的人,我是認真的。因為你是我重視的人,所以面對你的指責,才更讓我受挫,讓我不顧一切地想反駁,因為我不希望在你眼中變成你所看不起的那種人。」他低下頭去,頓了一頓才又抬頭,「我不應該拿你和Karofsky相提並論,他做的事情遠遠要……對不起,Kurt,我不應該那麼說的。我應該要想到這麼說會傷害到你。對不起。」

  他看上去是那麼誠心誠意。我想起小的時候媽媽曾經說過,要了解一個人的心意,可以從他的眼神就分辨得出。

  而我從來沒能夠拒絕Blaine的請求,特別是他用那雙圓潤的蜂蜜榛子色眼睛直直望著我的時候。

  於是我原諒了他,而我們有默契地絕口不提他的性向實驗和可能的結果。


  Blaine嘆了一口氣。如果立場對調,他完全沒有把握當時的自己能夠像Kurt那樣寬宏大量。Kurt的包容力每次都讓Blaine讚嘆。

  我就知道他是同性戀。我是怎麼說來著的?老天爺賜給我三樣禮物:我的嗓子、我看透流行的能力,以及我百發百中的髮型gaydar。;)


  就在隔天的日記裡,Blaine的食指尖來回撫摸著那個Kurt得意地寫在句尾末端的俏皮表情符號。他露出一個心疼的苦笑。


[12] 百老匯舞台劇【Rent吉屋出租】最膾炙人口的開場曲。

2012.2.14 大家情人節快樂!!!
對不起東東跟艾斯,在妳們忙到爆炸的時刻還去吵妳們……>"<感覺自己好像小孩子任性地要禮物。謝謝妳們不跟我計較。(大哭)



下集預告:
「你應該告訴他你的感覺。」

「我應該嗎?」

「當他曾經對你告白過嗎?是啊你應該。」Wes瞪著他,翻了翻白眼,好像Blaine剛變成了他無法忍受的遲鈍蠢蛋。或許他還真的是。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