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Before Me 第六章

Back Ground Music: Fix You by Boyce Avenue feat. Tyler Ward
請搭配音樂服用,效果更佳。:)

第六章、Sexy & Original Song

  當Kurt開始抱怨Blaine對於他性感表情的評價時,Blaine忍不住邊笑邊搖頭。Kurt一直都很性感,只要他別意識到自己正在表現性感,是的,他在Blaine眼中一直都性感的無以復加。

  高中時代的Kurt是那種,一旦他發現別人認為他很性感,或是他必須讓自己在別人眼中看起來很性感時,就會開始演出,導致他的動作過於生硬甚至有點引人發噱。事實上,Blaine認為那樣子的Kurt有另一種可愛,不過,他絕對不會把那貼上「性感」的標籤。

  第一次他發現自己受到對方吸引時,是有天他們一起留在Blaine的寢室討論代數作業。Kurt把外套脫下,借了Blaine的一個衣架掛在牆上的吊鉤上。他的領帶解下了,和外套放在一塊,而襯衫的領口解開。當Blaine問他一個他算了整整十五分鐘還解決不了的問題時,Kurt傾下身子越過Blaine的肩膀好看清楚那道數學題目,Blaine聞到了來自另一個男孩身上淡淡的乳液清香。他盯著Kurt露出的脖子下的那塊肌膚好一會,才回過神似地將目光轉回桌上的作業。

  偶爾,很偶爾,他會盯著Kurt握著咖啡的手指瞧。Kurt很善於保養,他的手指修長而纖細。當他放鬆時,他手指的移動是如此優雅,令Blaine回想起它們在他手臂上遊走的感覺。

Mar. 11th 2011
  這是我頭一次把Blaine趕出去。

  我不喜歡「性感」這個概念,更不想跟Blaine討論這個話題。跟他討論這件事情讓我覺得尷尬,更別提那些「影片」還有其他任何……天啊。他不應該是我討論這件事情的對象,見鬼,他甚至更不應該和我討論任何比牽手、接吻更深入的事。

  我能想到最接近性感的事,大概是親吻他的唇,或許他會張嘴而我能夠碰觸到他的舌頭──不會有比這個更多了。

  我知道他不認為我很性感,我也不敢奢求。

  我只希望他離開,至少我暫時不用感到難堪,無論是我不了解「性感」本身這件事,或是我其實在他眼中一點也不性感這項事實。

  晚餐時,我收到他傳來的簡訊:「我們會想到辦法的。別擔心。一切都會沒事。」

  我沒有回覆他,或許是因為我不知道該回些什麼。也或者,在這件事情上我已無話可回。


  即使到他們交往以後,Kurt在性上也仍舊很害羞。他喜歡擁抱,雙手貼附在Blaine背上游移,描繪他肌肉的線條,並把臉埋在任何他可以倚靠的部位,臉側、脖頸,彷彿他可以只要呼吸著Blaine的氣味就滿足。在他們交往的初期,Blaine常常得在送Kurt出門後,被迫到浴室去待上十分鐘好冷靜一下。

  Kurt很性感,只是他不自知。或者說,Blaine很慶幸Kurt只在他面前表現出有意識的性感,因為當他那麼做時,唯一目的就是勾引Blaine。身為既得利益者,Blaine絕對毫無怨言。

  當然那都是在他們發生第一次以後。

  事實上,連Blaine自己對於當初他竟然有膽量跑去找Burt、和他討論Kurt極度排斥性知識的狀況感到驚訝。那時候Burt沒立刻把他轟出維修場真是奇蹟,更別提在那不久之後他就和Kurt正式交往了──

  對此Burt曾經私下糗過他幾次。當然,那是建立在對方以為他們一直到大學後才發生關係的前提……Burt發現他們時花了一陣子才接受,但考慮到兩人當時都已經成年,他也沒再多說些什麼。至今Blaine也不敢真的對岳父說實話,而要是他敢,Kurt大概也會因為某人過度刺激爸爸的心臟而先行宰了他。

  在Burt第一次發病後,心肌梗塞對於Kurt而言一直都是他的夢魘,特別是那只小金絲雀也是因為相同的病因而在對方面前暴斃。

Mar. 16th 2011
  Pavarotti死了。就在今天早上當我如同平常一邊做著晨間保養,一邊對牠哼著歌而牠卻沒有像往昔那般用牠啾啾的鳥鳴回應我時,我就知道出事了。

  我呆站在牠的籠子前許久,直到爸上來敲門提醒我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我才回過神。

  牠是我在Dalton除了Blaine以外最好的朋友。當Blaine因為其他事情而沒有辦法陪我時,當我滿懷不滿想抱怨、或是想念New Direction的大家、或是眼看Blaine近在眼前卻深知自己或許永遠無法得到他時,所有我不方便或是不能向Blaine傾訴的話語,都是牠陪在我身旁,用牠無辜的耳朵傾聽我的寂寞,用牠清脆的嗓音弭平我的憂傷。

  牠是一位摯友,也是Dalton裡最了解我的人。

  所以我決定:去他的,我要為這位真誠的朋友哀悼,沒有人能阻止我,哪怕是保守的男子私校合唱團和它守舊的可笑議會。


  Blaine笑了起來。是的,即便到今日他對那一天仍舊記憶猶新。他們正在會議當中,Kurt就那樣推開大門走了進來。他一襲黑衣,滿臉哀懄,眼角還有淚光閃爍的痕跡。

  「我知道為了一隻鳥而難過有點愚蠢,但是曾經牠的樂觀照亮了我。牠是我的朋友……」Kurt頓了頓,「我知道今天本來應該要討論該如何幫Blaine獨唱的Pink新歌合背景音,可我想在此為牠獻唱一首……」

  他開口,而霎時間所有人都靜默了。

  那是Blaine聽過最美的『Black Bird』。不只是他的嗓音,而是他歌聲中的情緒,是如此真誠、純淨。他還有淚水,還有傷痛,但痛苦在他的聲音中失去了重量,隨著Pavarotti的靈魂飄抵了天堂。

  那是告別,也是祝福。

  Blaine坐在沙發角落,他忘記自己是從何時開始和Warbler的團員們一起幫Kurt合音的,也忘記自己是從何時開始停下的。

  所有的記憶如同潮水般湧了回來。他第一次遇見Kurt,男孩眼中的掙扎。他包容、羞怯的微笑。擱在Blaine肩膀上安穩的手。他鼓勵Blaine要振作起來的貼心語氣。他注視著Blaine的眼神彷彿那一刻他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彷彿他用盡了全力小心不要碰碎他和Blaine之間任何一點關係。

  Kurt還站在那裡,身穿樸素的黑色喪服,口袋別著一朵白色小花。他棕色的頭髮依舊那麼整齊,但他不再是那只關在籠子裡的小鳥,用盡力氣適應環境,改變自己好融入他人。他不再是Dalton的Kurt。

  他是Kurt,Kurt Hummel,自信、特立獨行並且引以為傲。他又是第一次見面時,那個面對不公與欺凌仍然奮力抵抗不願輕言放棄的男孩。

  他是Kurt,Kurt Hummel,是那個不畏眾人眼光、直言不諱、堅守自己的信仰、大方表現自己情感與思想的男孩。

  他是最初吸引Blaine目光的樣子,堅強、不肯屈服於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與困難,對於所愛的人永遠溫柔而義無反顧,就算世界恨他也堅決要繼續愛的男孩。

  會議結束後,他陪Kurt走回車子。一路上他沒有開口,Kurt也沒有,即使當Blaine為他打開車門時他也不發一語。就在車子的蹤影在視線中漸行漸遠快消失的同時,Blaine Anderson領悟到自己如果不再快點做些什麼,他可能會錯過這一生中最美好的事物。

  於是當天晚上,晚餐後他直接去敲Wes的寢室門。

  「如果你是David,請滾開,我不會陪你推進沉默之丘[13]的新進度的。」

  「Wes,是Blaine。」他推開門走進去。Wes正在書桌前埋首寫著什麼,桌子上所有的空間都堆滿了書籍,從名字看上去,嗯,是法文書。

  「Blaine,」Wes停下來,轉過頭面向他,「找我什麼事情?不好意思,現在我有點忙,Cotillard小姐要求我們在週五前交出一篇五千字的小說,用法文寫。」說到法文兩個字時,Wes扮了個鬼臉。

  「噢,呃……」Blaine有些猶豫,Wes立刻察覺到了,打斷對方的遲疑,他索性放下筆:「怎麼了?」

  Blaine咬了咬下唇,靠到Wes桌子邊緣,他推開幾本書給自己挪出空位後,半坐上Wes的書桌,「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他的聲音在空氣中淡卻,Wes側過身子,好面向主唱以更聽清楚對方要說的話。

  「這實在很老掉牙,可是……」Blaine的腦袋不自在地偏了偏,「彷彿你一直在找一個東西,你不清楚他的樣子,但你本來以為你明白你想要什麼,只是你無法明確指出來,而你確信當你看見時,你就會知道了。只是你找了很久,很久很久,久到你以為會就這樣找上一輩子時,忽然轉過身你發現──他就在那裡。」

  「我們在討論你的感情世界嗎?」Wes挑了一邊眉頭,「我們在討論Kurt嗎?」

  Blaine頓住,他沒料到Wes會就這樣說出Kurt的名字。或許是因為他的停頓,又或許是因為他的想法全寫在臉上了,Wes露出一個了然的神情,他說:「我假設我們是在討論Kurt。」

  Blaine皺眉,開始思索著Wes是如何發現的,「你怎麼知道?」

  「這個嘛,你們兩個……」主席笑了起來,「新年之後我就懷疑你們發生了什麼事。你們會一起分一個蛋糕,Blaine。而他看你的眼神完全不一樣了。或許你沒注意到,但有時當他以為沒有人在看,他注視著你的方式……只有對你Kurt才會露出這麼溫柔的表情。」Wes邊搖著頭,Blaine猜他大概暗自想著怎麼會有人如此不開竅,「所以當你在情人節時宣佈你愛上的另有其人時,老實說,都跌破大家眼鏡了。Jeff在那之前才想和我打賭你和Kurt正秘密交往,可惜Nick阻止了他。」他停了一下,接著皺眉低聲咒罵,「可惡,我少賺了一杯咖啡。」

  「他……呃,在情人節之後向我告白了……算是吧。」Blaine移開眼睛好閃避Wes吃驚的目光。

  「他向你告白了?」Wes瞪大雙眼,下巴差一點就能掉到他的作業上,「那你怎麼回答?」

  「我告訴他──」Blaine忽然覺得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將會決定他今晚還能否活著走出Wesley Montgomery的房間,「我告訴他我很在乎他。我沒交過男朋友,而GAP的行動是一場徹底的災難……我怕我會因此毀了我們之間的關係,而我一點也不想那麼做。」

  「嗯哼──」Wes沉吟了一會,點點頭,「那麼,接下來呢?」他問。

  Blaine看上去很困惑,「那就是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的原因。」

  「那你為什麼還在這裡?」Wes依然瞠大著眼睛,盯著Blaine的樣子像是他正在問一個不需要任何腦細胞就能解答的問題,「你應該告訴他你的感覺!」

  「我應該嗎?」Blaine歪著頭,仍然困惑不解。

  「當他曾經對你告白過嗎?是啊你應該。」Wes瞪著他,翻了翻白眼,好像Blaine剛變成了他無法忍受的遲鈍蠢蛋。或許他還真的是。

  「呃嗯,好吧。」想到告白這個念頭,Blaine不禁心跳加速,「好吧,我會告訴他的。」

  「恭喜你,Romeo[14]。」Wes朝正在傻笑的主唱點點頭,又轉回去面向書桌,準備繼續他的寫作生涯,「現在,我得把這個作業寫完。如果你不打算幫忙我,至少還給我安靜的寢室。David已經用沉默之丘作藉口轟炸我一整個下午了。」

  「好、好的。」Blaine咧開嘴,他從桌邊退開,「謝謝你!謝謝你,Wes。」他說,一邊想像著Kurt聽見他的告白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正當他握上門把時,Blaine忽然有了個好主意。他回過頭,對著正繼續和作業奮戰的合唱團主席說道:「Wes,如果我在明天的會議上提議在區域賽和Kurt一起對唱,你願意幫我嗎?」

  Wes停下筆,嘆了一口氣,轉過去看著Blaine:「我何時拒絕過你了?」

  Blaine笑開,對Wes擠擠眼睛:「謝了,我欠你一次。」

  「你,Blaine Anderson,」Wes手中的鋼筆直直指著他門口正身陷愛河的少年,「欠我的可多了。」

Mar. 17th 2011
  今天的Blaine有點不Blaine。

  在Warbler會議中,他提議我們以對唱參加區賽。我不確定他是從哪裡想到這個主意的,但我忽然想起中午一起吃飯時,他突然問我知不知道真正的黃鶯是不會獨自鳴唱的。如果牠失去了同伴,或是被隔離在籠子裡,牠會保持沉默直到另一隻黃鶯出現為止。他說,並不是牠沒有美麗的嗓音,而是,失去了同伴,牠也失去了歌唱的意義。

  我自然贊成他的提案,可就在我請Wes把我的名字加進候選名單時,Blaine忽然打斷了我。

  他說,他想和我對唱。

  我愣住了,想婉拒,雖然我很想成為他的搭檔,但是團裡這麼多人,很多人也有不凡的聲音,而──他直接提議投票,在我能反應過來以前,全部的人都像被收買似地,毫無異議一致舉手通過。即便是Wes的小槌子敲響桌面時,我都還沒能回過神。


  Blaine在走廊入口深呼吸了好幾次,才鼓起勇氣走進交誼廳。他在內心排演過無數次,猜想Kurt可能會張大嘴、瞪大眼睛看他、可能當場哭了出來、可能楞在原處呆呆望著他、可能皺起他可愛的、仔細修剪過的眉毛……可能、他已經把每一個平行宇宙裡的Kurt會有的反應全都考慮過一遍,確認過自己都能夠應付好所有情況後,才終於邁出腳步。

  Kurt正坐在桌邊裝飾著一個小盒子。Blaine開口問他那是什麼,而Kurt回答那是給Pav的小棺材。

  他感覺自己的心臟正在胸口中無限加速,它快得彷彿隨時都會從他身體裡破膛而出,每一下心跳都像有人掐在上頭。他甚至聽得見自己聲音裡的顫抖──為什麼Kurt會沒有察覺?

  「為什麼你要選我和你一起唱這首歌?」他坐下來,然後Kurt問。Blaine回望他,直視對方眼中的好奇,感覺就是這一刻了。就是這一刻,會改變他的人生。決定他的明天、後天、還有之後的每一天是哀傷還是快樂。決定他的高中、他的大學,還有往後的人生會有什麼樣的發展。

  「Kurt,人生中會有這樣的時刻,當你驀然回首,會發現,『啊,原來那人一直都在燈火闌珊處』。」他說,接著伸出他顫抖的手,握上Kurt還擱在桌面的那只。他感覺到手掌下Kurt的體溫,那安撫了他的不安,卻也加熱了他的體溫,還有他臉上的溫度,「看著你唱『Black Bird』,就是屬於我的那個時刻。你撼動了我,Kurt。而和你一起合唱,只不過是多一個藉口好讓我能有更多時間與你相處。」

  他望著Kurt的雙眼。在那雙如同天空一般藍的眼睛裡,他幾乎可以看見自己的倒影。他幾乎可以看見對方眼底的濕潤,而他下定決心從今以後要用盡全力保護Kurt,不再讓他有任何傷心哭泣的可能。

  靠上去的時候,他感覺Kurt的雙唇比他預料中的還要柔軟。他的口腔比夢想中的還要溫暖。他聞到Kurt常用的保濕乳液香氣,清新迷人,而正是這個味道早在不知不覺中滲入了他的生活,早在他意識到以前就成為他習慣的、令他著迷不已的氣味。

  當他退開後,Kurt凝視他的眼神,讓Blaine感覺,這說不定是他生命中做過最正確的一件事。

  在我短短十六年的人生中,我曾經幻想過無數次,有一天,會有一個人決定他會牽起我的手,告訴我我是如何改變他的生命,他會彷彿沒有明天那般親吻我。

  進入McKinley、歷經幾次傻氣的迷戀後,這個夢想在我心中一點一點死去。我不指望在這所充斥著不用大腦度日的蠢蛋的公立高中裡,會有任何一點出現那一個人的可能。

  但是今天,他找到我了。

  他找到我了,就在我不再懷抱希望、就在我以為或許我會一個人孤單地走下去直到永遠時。

  他找到我了。



[13] 經典恐怖電玩遊戲,主旨通常是幫助主角從一個充斥著怪物的異世界裡逃脫。
[14] 莎士比亞筆下最著名為愛殉情之男性角色。

2012.2.21

2 feedback:

Jolin_小佳宜

少言:
這應該是第一次有比較正式的互動吧 看完了YBM第六章 心中有種很衝動的感覺...
跟著Blaine看Kurt的日記能夠感受到他的心疼
或許是我比較敏感 不過我看的時候一直有種心也跟著起伏的感覺
雖然只是腦補的 但整篇文感覺是那麼真實 就好像被剪掉的片段(誤)
哈哈其實不是很懂怎麼敘述 但Blaine在看日記的當下 我也和他一樣想哭 事實上我的眼睛紅了
謝謝少言在RIB的摧殘下給了我們一片綠洲XDDD

少言。

噢噢噢噢噢!!!。/////。

看見妳這樣說真是太開心了!!我其實不是很擅長回覆留言的人,所以每次都怕自己回應不夠熱情讀者下次就不看了……可是其實自己每次聽見像妳這樣的心得都還是很感到榮幸!如果可以讓你們覺得被感動到,那就是我寫完這篇最滿足的地方了!!<3

其實在寫的過程中,我也有好幾次覺得眼眶熱熱的。Blaine告白的部份剛結束的時候,一邊覺得唉啊他果真是個傻孩子才高中而已就想到大學跟之後的人生去了……可是想想,就因為才高中,所以這種單純天真的愛情才更顯得可貴啊!想著想著自己也感動了起來……

很高興有感動到妳,也希望妳不要放棄Klaine,雖然現在情況一整個讓人只能囧然以對……可是,我們要相信,他們就是如同我們心目中那樣的美好與堅強。

Thank you for what you've sai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