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ue Blood #2

#2
  把外星人──肯定是,否則還會有什麼樣的生物會流藍色的血液?至少絕對不是人類──帶回家裡的過程沒有想像中的艱辛。

  經歷了發現外星人的震驚以後,Kurt試探性地伸出手摸了摸那股藍色的體液,意外地發現它大約比一般人的體溫還要再高上一些,不過黏稠性相去無幾。他沾了一點實驗地湊在鼻前聞了聞,不像人類的血液腥味那般濃厚,但也有另外一股不特別討喜的氣味。Kurt皺著眉回望依舊不省人事的外星人,決定不能任由對方這樣流血致死,哪怕對方跟他不屬於同一個星球。

  他解下他的頭巾壓在外星男孩的傷口上,試著止血。當那薄薄的純棉織料被外星藍血浸濕以後,Kurt只好犧牲他新買不久的運動外套。幸好他是趁購物中心週年慶大特價時買的,否則相較於有幸感受第三類接觸的機會,他的損失可能更大;Kurt想著等到對方醒來之後鐵定要好好清算一下。

  確定外星男孩的血暫時止住以後,Kurt快速設想了幾個方案,每一個都包含了FBI、國土安全局、NASA、瘋狂科學家和無窮無盡、毫無人道的實驗,除了一個:暫時把外星人藏在家裡,其餘對策以後再說。

  他將外星人拖到小徑上(這一次他不敢再拉對方受傷的雙腳,改勾對方腋下好方便行動),將它/他藏在路邊的小灌木後,飛奔回家從Burt的車庫裡挖出一台推車,再趕回外星人身邊。Kurt選了另外的途徑,繞過人煙較多的街道,改由小巷從後門回到Hummel-Hudson家中。一路上他特別注意外星人的藍血沒有遺落到經過的地面上,深怕任何一點蹤跡都會讓那些政府機關的特務人員尋線上門,然後強制從他屋裡把外星人帶走,關到不見天日的地下實驗室裡,重覆無止盡的折磨:他們會從他身上抽出一罐又一罐的血,藍色的血液在實驗桌上一字排開,如同從深海採集的神秘樣本──

  Kurt吃力地將外星人拖出推車,拉進家門。他盯著沙發幾秒,考慮著是不是要在此將外星訪客放下,但一想到Finn隨時有可能回來,最安全保險的地點顯然還是他自己的房間:至少有人要進門以前都得先敲門。

  他用吃奶的力氣將外星人拉上了二樓。在他的房間被Finn評得一文不值以後,Kurt就向Burt要了二樓的一間房。

  「我想我還是喜歡有窗戶的房間,」他告訴爸爸,「這樣早晨太陽升起後,我可以不用鬧鐘就醒來。」

  Finn得到了地下室,當然,他自己又在重新裝潢過了一遍。就Kurt的眼光看起來,現在那裡面連壁紙都散發著汗臭與青春期的雄性荷爾蒙。

  外星人的腳在樓梯上敲出的聲響聽在Kurt耳中令他頭皮發麻。他在中途停下檢查對方腳上的傷勢,發現沒有更多的藍色體液流出後,他鬆了一口氣。看來外星人的復原能力比人類要強大多了。

  好不容易把外星人帶進臥室之後,Kurt把對方扔到床上,彈簧床因為衝擊吱呀叫了幾聲。他將太空訪客推到遠離門口的那邊,才在對方身邊坐下,大大吐了一口氣。

  這一趟慢跑還真是值回票價,他的運動量暴增,隔天肯定會肌肉酸痛。Kurt按摩著自己的胳臂,然後是腿。就在他捏著右小腿肌的同時,他聽見有人上樓的聲音。

  「Kurt?」

  該死,是Finn。

  「Kurt?你在家嗎?」

  Kurt連忙拉起床單,把床上的另一人結結實實地裹住,再將枕頭壓在外星人頭上,偽裝成一堆未經整理的棉被。

  「Kurt!」Finn闖了進來,如同Kurt預料地忘記先敲門。

  「Finn!我告訴過你多少次,要進我房間以前請先敲門?」Kurt提高聲音,努力掩飾自己的緊張,「別告訴我你又把腦子遺留在球場上了。」

  「噢,抱歉,Kurt。」Finn看上去有些愧疚,他低下頭,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腦袋。

  「算了。」Kurt吐了一口氣,佯裝鎮定,其實他的心正在狂跳,「找我什麼事情?」

  「我只是想問你,你晚餐想買外賣嗎?或是你打算下廚?」Finn問,Kurt緊盯著他。在弟弟的目光下,Finn彆扭地坦白:「其實……Rachel問我要不要一起去Breadstix,她爸爸給了她兩張優惠券。」

  「別擔心我,」Kurt揮揮手,在心底暗自鬆了一口氣,「我不是五歲小孩,我知道怎麼料理自己的晚餐。」

  「好、好的。呃,謝了,」Finn說,看起來仍然不太好意思,「還有,請你──」

  「不要告訴爸和Carole。我知道。」Kurt在對方說完以前接口。

  「謝了。」Finn靦腆地笑了,轉身似乎要離開,但在他完全走向門口以前,他又回過頭,停了下來。

  「那是……」Finn說,他指著床上外星人從床單中露出的靴子,頓時Kurt腦中警鈴大作,「那是鞋子嗎?我以為你從來不讓任何人穿鞋到你床上的,連你──」

  「那是剛買的新鞋。想都別想下次還穿著你髒兮兮的球鞋就進來我房間。」Kurt努力用不屑地口氣說道,他的心跳速率快得簡直能媲美子彈列車,同時祈禱著Finn不要看出自己腳上穿的慢跑鞋也沾著泥土。他從來沒有這麼虔誠過。

  「好、好啦。」Finn抬起兩隻手,撤退似地快速離開了Kurt的房間。

  「門!」Kurt朝他的背影大喊,接著聽見臥室的門被帶上。他如同洩氣皮球似地倒在床上。

  老天,那可真是驚險!

  他躺了沒幾秒又立刻跳了起來。Kurt轉過頭去看還在他床上的外星人,動手把對方從床單繭中解放。他把外星人推到仰躺著,脫掉那雙還沾著泥濘的太空靴,同時也踢掉自己的,這才認真檢視起他撿回家的人。

  外星人其實不像他想像中的那麼……猙獰。至少這一個長得和人類很像,以人類的審美標準來看,甚至還稱得上好看。外星男孩有著比小麥略深的膚色,一頭似乎因為撞擊而不太服貼的黑色鬈髮,濃密的眉毛和睫毛,還有……

  Kurt收回目光。他可不打算來場外星之戀什麼的,膜拜一個外星人的長相就現在的時機點而言實在不太恰當,於是他繼續檢查外星人身上的傷勢。

  異星訪客銀色的飛行服已經破爛不堪,但沒有被尖銳物穿透的跡象。Kurt摸索著領口邊緣,找尋著解開衣服的方式。當他的手指刷過領口上的一個突起時,一條裂縫從衣領的最頂產生,往下延展。Kurt嚇了一跳,趕忙退開。銀色的衣料隨著裂痕從邊緣往外翻捲,直到外星人腰部附近才停下。Kurt注視著外星人裸露出來的胸口,在那深色肌膚上頭有著大片青藍色的紋身,花紋複雜而精細,一路蔓延到太空衣底下,可能遍佈整個上半身,而藍色就像是從他身子裡透出來那樣,隱約發著淡淡光芒。當Kurt伸出手,指尖碰觸到對方皮膚的那一刻,那些藍光迅速地消失,這讓他立刻抽回手,但那些紋身彷彿被吸收那般沒入外星人體內,再也看不見。此刻躺在他床上的外星人,看上去只是個擁有健康小麥膚色的黑髮男孩。

  Kurt呆楞楞地坐在床上,好半天來才回過神,繼續把那件太空衣剝下來。那件太空衣的材質一定很好,因為除了小腿上那一道三英吋的口子和一些瘀青(如果它們也這樣稱呼的話)外,外星人身上沒有什麼太過嚴重的外傷。他特意不要去看某個特定的部位──不過──好吧當要把一個人剝光的同時實在有點難避開那個位置。他瞄了一點──只有一點點──他可沒有對對方的尺寸感到訝異。沒有。一點也沒有。沒、有。

  Kurt解開他的外套,然後是頭巾,布料底下藍色的體液顯然已經停止滲漏了,有一層白色的薄膜正包覆在上頭,那之下正隱約發著藍光。Kurt從急救箱拿出一瓶生理食鹽水,用棉棒沾了一點,小心地擦在傷口附近完好的皮膚上。他屏氣等待著外星人像西方女巫(Wicked Witch of the West)那樣慘叫著醒來,而後化成一攤水消失無蹤──但什麼都沒有發生,於是Kurt用那瓶食鹽水清洗了外星客的傷口。

  跳下床,Kurt從自己的衣櫃最深處挖出幾件對他而言有點過小但他捨不得丟掉或送人的T恤,還有Burt在高中第一年送他的那件運動棉褲,再幫外星人換上。現在,他看起來更像一個人類少年了。

  想到此,Kurt忽然有些慌張起來。要是Finn發現有個男孩躺在他床上,他會怎麼想?他肯定會告訴爸還有Carole,然後他就會不得不向Burt坦白這個傢伙的來歷,接著是撥到警局的電話、FBI來訪,外星人被帶走,然後是一連串的實驗──不!不行!他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於是Kurt從衣櫥下翻出幾年前Burt為了帶他去露營而買的睡袋,攤開鋪在床的另一邊,床因此隔開了進門後的視線,如果不走近一點,是不會一眼就發現有另外一個人正睡在這間房裡。佈置好以後,Kurt抬起外星人的上半身,將對方挪到他的新床上,但當他正打算搬動下肢時,他穿著襪子的腳不小心踩到了睡袋邊緣,缺乏摩擦力令他失去平衡,於是他整個人趴到了外星人的腹部上。Kurt瞪大雙眼,心跳快得嚇人,還驚魂未定,也是此時,他忽然感覺到自己頸後的汗毛一根根豎了起來。他用最慢的速度轉頭──看見一雙深棕色的眼睛正注視著他。

  噢、我、的、老、天。


2012.4.17 心情煩躁所以來花庫存。口亨。

2 feedback:

水餃四顆(Celtic)

外星人外星人外星人!!!!(激動
請讓blaine一直待在地球(喂

少言。

額……我回答妳的問題就要自己爆雷了。XD
我盡量啦……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