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ue Blood #4

#4
當Kurt再次從樓下回到臥室時,Blaine已經離開了他的睡袋,坐在Kurt的電腦前用手指戳著鍵盤。他一看見Kurt回來,立刻從椅子上彈起,那應該牽動了他的傷口,因為Blaine的臉皺了起來。

「你可以坐下,沒關係。」Kurt告訴他,一邊說一邊朝電腦的方向走去,並在Blaine身邊停下。他將一隻手輕輕擱在對方肩上將他壓坐下,感覺外星人的身體繃緊,Kurt趕忙抽開手。

「你想用電腦?」他指著銀幕,看著Blaine疑惑的眼神,他越過對方按下開機鈕。Kurt注視著Blaine專心謹慎盯著電腦的模樣,忍不住微笑起來,「我示範給你看。」他說,一邊操作滑鼠點開了瀏覽器,找到NASA的網站。當Kurt點開一張星雲照片時,Blaine的眼睛瞬間瞪大了,他迅速伸出手抓住Kurt還握著滑鼠的手。

「你認得?」他問,外星男孩依然睜大著眼,視線從Kurt緩緩移到了螢幕上。Blaine說了一個字,一個在Kurt聽起來類似「阿布拉干卡卡」的發音;Kurt不了解那是什麼意思,可能是「家」,也可能是對方母星的名字。總之是Blaine對那個星球的稱呼。Kurt握著滑鼠四處點擊了幾下,但似乎沒有辦法再放大或者取得其他更深入的資訊。

宇宙畢竟太大了,即使神通廣大如NASA也有其極限。

「抱歉。」Kurt小聲地說,遺憾地望著Blaine。外星人轉了過來,眨了眨眼,疑惑地看著Kurt,似乎正在期待他有更進一步的動作。Kurt搖搖頭,Blaine則偏過腦袋。出乎Kurt意料地,Blaine伸出左手,將拇指擱在男孩的眼眶下方,其餘手指則從太陽穴以下輕輕展開平放。Kurt愣住,在反應過來以前發現外星人皺了眉頭,表情相較於剛才的興奮變得低落許多。

那是什麼?外星人的讀心術嗎?

Blaine退回原處,臉上有毫不掩飾的失望。Kurt同情地注視著對方,一個人意外墜機到別的星球心情一定已經夠差了,如果還不能回家那鐵定更加難過。他想安慰Blaine,卻又束手無策。他唯一能夠想到的,只有藉由捏捏對方的手表達自己的遺憾,所以他照做了。讓人意外的是Blaine詫異地注視著Kurt和自己交握的手,他吃驚的表情讓Kurt迅速收回了手。

「呃我不是要──」Kurt結結巴巴地解釋,他不知道該怎麼才能讓Blaine理解自己沒有冒犯對方的意思,「我只是想──」

Blaine抬起頭,望著Kurt,害羞靦腆地笑了。

Kurt瞪大雙眼,對於眼前所發生的事不知該作何解釋。

老天仁慈點,請派一位外星翻譯官給他好嗎?

Kurt攙扶著Blaine走回他床邊坐下。考慮到Finn一時半刻還不會回家,Blaine在他房間裡應該是安全的,再者,Finn回家時永遠會摔上身後的大門,要沒發現他也很難,於是Kurt選擇讓Blaine坐到他的床上,那裡遠比臨時搭出來的便床要舒適多了。

外星人感激地衝Kurt微笑。直到這時Kurt才發現自己和對方過於靠近了,紅著臉迅速拉開兩人的距離,同時緊張地四處張望,努力想找出新話題。當他發現床頭櫃上的電視遙控器時,如獲大赦地將遙控器抓了過來。

「這個──」他說,展示著白色的遙控器,Blaine則目不轉睛地看著Kurt的動作,「是電視遙控器。只要按下這個紅色的按鈕──」Kurt示範,電視瞬間打開。Blaine像是發現有趣事物那樣翹起嘴角,雖然他的反應並不如Kurt預期的激動,但至少能讓對方的注意力從近乎迫窘的自己身上移開。他讓Blaine看了一會電視,接著把遙控器放到Blaine手中。

「你可以試試,看看每個按鍵有什麼功用。例如這個。」Kurt按下切換鍵,螢幕立刻轉跳到下一個頻道,從非洲莽原上奔跑的獅子換成了正在用手凌虐食材的Jamie Oliver。Kurt感嘆了一會螢幕上的廚師曾經有多迷人,然後再次按下按鍵。這一次,Blaine像是發現新大陸那般,開始快速戳起了切換鍵,螢幕在他的操縱之下不斷換台,如同跳電的霓虹燈。

「Blaine,等等。」Kurt失笑,伸出手蓋住對方的手,企圖阻止對方的動作。Blaine再次驚愕地盯著他們交疊的手,接著抬起臉直視Kurt。

Kurt立刻縮回手,慌忙地辯解著:「我沒有要──我只是──」忽然他停下,頓悟了那樣笑起來,「你對手這件事情真的很敏感,對嗎?」

Blaine只是困惑地看著他。Kurt微笑:「我以後會盡量避開這點的。好嗎?」像在保證什麼,他對外星男孩點點頭,才將目光又轉回電視。螢幕上,Audrey Hepburn正和George Peppard在雨中擁吻著。他嘴邊的微笑轉瞬變得有點苦澀。

沉浸在自己思緒裡的Kurt並沒有發現Blaine凝視他的眼神忽然軟化了。

在觀察了半個小時以後,Kurt欣慰地發現相較於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戲碼,Blaine更偏愛旅遊探險頻道播出的海洋解密。看白鯨覓食遠比看Edward跟Bella舌吻有意思多了;他才不會承認這跟Taylor Lautner戲份很少有關。Kurt還教會了Blaine播放DVD;外星人專注地聆聽Kirsten和Idina演唱不禁讓Kurt為自己的收藏感到自豪。

Finn在大約九點半的時候到家,如同Kurt所預料的,大門沉重的聲響起了預警作用。他領著Blaine坐回床邊的睡袋上,對著外星人彎下腰快速在嘴唇上畫了個叉,才離開房間。Kurt下了樓,在起居室沒發現他繼兄的身影。廚房的燈是亮的,於是他往那走去。

「你和Rachel的晚餐如何?」晃進廚房裡的Kurt說,正背對著他、從冰箱中拿出冷水的Finn明顯嚇了一跳。

「老兄!嚇死人了!」運動員大叫。Kurt趁機從他手中奪過水壺,在從杯架上取過一個玻璃杯,倒滿一杯才將杯子塞給他哥哥。

「很棒。Rachel……很興奮Schuster老師要把地區賽的獨唱給她。」Finn頓了一下,在發現弟弟沒有太多情緒變化時繼續說,「所以你晚餐吃什麼,Kurt?」

「三明治。」看見哥哥皺起眉頭,Kurt也為自己倒了一杯水,啜了幾口,在Finn來得及張嘴說話以前接下去,「我不像你,Finn,高蛋白高熱量再加上重量訓練養出大塊肌肉。再多吃幾塊重乳酪蛋糕我這學期可能就沒辦法繼續待在啦啦隊裡了。」

「或許離開比較好?」Finn提議,「少一點那些傢伙找你碴的藉口。」

「在我加入啦啦隊以前他們就沒給我好臉色看過──」Kurt瞪著Finn,「你也曾經是他們其中的一員,怎麼會不了解只要他們看你不順眼,就能生出無盡的藉口來讓你的生活不好過,啦啦隊只是其中一個。對他們而言無關痛癢,卻是我少數能從中找到快樂的地方。這是我的人生,憑什麼要我順應別人而活!」Kurt將水一飲而盡,拎著水壺、握著水杯,丟下他哥哥錯愕地呆站著眼看他離開廚房。

回到房間,Blaine一看見Kurt連忙站了起來。Kurt停下,轉身用腳關上房門,一邊走往他的書桌把剛從廚房帶回的水放好,在此同時Blaine拖著他的跛腳努力往Kurt的方向移動。Kurt馬上迎上去,扶住受傷的外星人。

「怎麼了?」他緊張地問。顯然Blaine一定有事情要告訴他否則不會一見到他就彈起來,「你需要什麼?」

Kurt發現Blaine的臉紅了起來。這可能嗎?他的血不是藍色的?但Blaine困窘的表情又代表著他應該有事相求,只是──Blaine的手壓上自己的小腹,比劃著一個脹滿的動作──Kurt懂了。

他可還沒有給Blaine水喝呢。

確認過走廊上沒人以後,Kurt攙扶著Blaine盡快走進浴室。他鎖上門,發現Blaine正好奇地四處張望著,而當Kurt的目光移向馬桶──

老天,他只希望這個外星人還有羞恥心;他們有羞恥心這種東西嗎?

「這個東西──」他說,一邊撩起馬桶蓋,卻發現話梗在喉嚨裡。

老天。

外星人繼續用他那好奇專注的眼睛盯著Kurt瞧,而Kurt尷尬到恨不得地板裂出一個洞把他吞下,「你──」他比劃著,指指Blaine小腹的位置,「尿──」手指頭在半空中劃出一個圓弧最後落入馬桶。

Blaine眨眨眼睛,Kurt則在心裡瘋狂祈禱對方有領略他的意思。

「我──我不會看,你就、好了通知我。」Kurt背過身去,聽見Blaine拉扯褲子的聲響。忽然想到他還沒讓Blaine沖過澡(附帶蓮蓬頭的使用教學),Kurt感覺頭似乎疼了起來。


TBC

2012.8.26 久違四個月後的新更。大家想看洗澡教學嗎?XD

2 feedback:

RAchel

洗澡教學酷耶XDDD
但這外星Bla也太傻了什麼都不會
他不是外星人嗎,我還以為他會用超能力讓電腦開機咧哈哈

少言。

哈哈什麼都不會還蠻正常的吧,如果今天換作是地球人被丟到外星去應該也什麼都不懂吧。
嗯啊他的超能力和電氣應該沒什麼關係。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