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w

標題:Sew
作者:少言
分級:PG
配對:Blaine/Kurt
概要:Kurt在聖誕節前夕去Lima Bean買咖啡時遇見了Blaine。
聲明:我不擁有他們。RM是渣。良人屬我,我也屬他:即便死亡也無法將我們分開。
警告:S4劇透醒目


Ohio 飄起了小雪。Kurt將車子停在停車場,拉緊風衣快速走入Lima Bean。他從一起床就感覺似乎有什麼不對,卻說不上究竟是什麼讓他感覺如此煎熬。咖啡機甚至不合時宜地選擇在這個時候罷工,而Kurt認為自己非常迫切地需要一杯咖啡來撫平胃底的焦慮,所以Burt建議他去Lima Bean,他高中時期最常光臨的咖啡廳,也是Kurt回到Lima以後努力避開的地方之一。

這是Kurt第一個離家以後的聖誕假期,New York的聖誕季繁華美麗,但他一點也沒有心情欣賞,當機票預售開始時,他立刻上網訂了最近的一個航班。

他只想要回家。

Kurt在踏腳墊上蹭下積雪,抖了抖風衣確保雪花不會跟著他進門弄濕咖啡廳地板以後,才往櫃台移動。站在接待台後方的是個年輕的棕髮女孩,浮腫的雙眼和她無精打采的問候洩漏了假期還要工讀是件多麼令人噁心的事,讓Kurt想起還在念高中的自己曾多麼厭惡當時的人生。他還以為一切會有所改變──的確是改變了,只是並不是朝他期望的那個方向。

「一份中杯脫脂摩卡帶走,謝謝妳。」Kurt小心而有禮地說,彷彿怕驚動了面前的女孩。店員飛快地輸入了他的點單,問了他的名字以後潦草地在紙杯上寫下Kurt H.然後推到一旁交由她的同事完成後續工作。Kurt對年輕店員擠出一個微笑,才慢慢走到等待櫃台。

就在這個時候,Kurt感覺自己的背在某道灼熱的視線之下燃燒。

別轉過頭,他默默對自己說,千萬不要轉過頭。

早在進門的頭三十秒,他就發現了。他怎能不發現?那個人的身影、舉手投足,所有的姿態早已經如同印痕深深刻在他骨幹之中,無法輕易被擺脫、淡去或是抹滅。

在茫茫人海之中,只消一瞥他就能認出,更遑逞是區區不到二十人、一眼就能望盡的咖啡廳。

他想騙誰?

別回頭。

咖啡來了,Kurt如獲大赦那般感激地對店員點點頭,領過他的咖啡,背著座位區轉身,努力不要將目光投向座椅。他快步走出Lima Bean,戶外的小雪依舊沒有準備停下的跡象,冷空氣讓咖啡冒出的白煙變得更加明顯。Kurt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眼前的路,努力忽略跟著出現的門鈴噹聲,還有緊追在後、踩在雪地壓出的潮濕腳步聲。

不要回頭。

「Kurt。」

不能回頭。

「Kurt,請你等一等。」

不行。不能。不准。

「請你停下來。」

不。

Kurt不再往前,他收住腳,手裡握著溫熱的咖啡。熱飲的溫度從紙墊內透了出來,穿過他的手套,滲入他的指尖。

「求你。」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冷冽的空氣衝進他的鼻腔、氣管,然後是肺。Kurt低下頭,接著仰頭看向天空。天上仍是一片灰濛濛,冰晶輕柔地飄下貼在他臉上,被體溫融化成水,再從他的眼角滑開。

這就是為什麼他一直極力躲開Lima Bean。他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遲早。只要Blaine永遠弄不懂怎麼煮出一杯好咖啡。只要Blaine的小公寓裡永遠沒有一架合適的咖啡機。只要Blaine還是那麼著迷於他的濾過式咖啡。

Kurt握著他的摩卡,轉過身去,努力對眼前的人擠出一個友善的微笑,「嗨,Blaine。」他說,埋怨著顫抖的聲音出賣了他。

Blaine Anderson,在他們最後一次見面的兩個月又四天、五小時以後,還是只用一個眼神就足夠讓Kurt Hummel渴望繳械投降。只是Kurt的自尊心還不甘願就此認輸。

「Kurt……」棕色眼睛的男孩張開嘴,似乎在思考應該怎麼接下話端。他的頭髮不再像剛轉學不久時那樣滿是髮油、甚至可以窺見藏在頭髮底下的頭皮。捲髮俏皮地彎曲但看上去還不到主人無法掌控的地步。Kurt悲哀地想著,他曾經多麼希望Blaine能夠擺脫髮膠的控制,而好不容易希望成真了,對方卻也離開他了。

「Kurt, 我……」Blaine哽咽,剩下的話被掐死在喉嚨。他走向Kurt,而Kurt只能強迫自己不要退縮,或者該說,他也沒有辦法退縮,看見Blaine Anderson哪一對棕色眼珠的瞬間,他就知道自己無法逃脫。Blaine來到了距離對方只有幾英尺的位置,除了疲憊的雙眼和低垂的肩膀,他看起來和幾個月以前相去無幾。同樣英俊、同樣夢幻、同樣勾勒著Kurt一生都在追求的那個人。

Blaine似乎用盡了所有力氣,最終才將一句話擠出口:「你剛回來Lima?」

「兩天前到的。」Kurt回答,謹慎地簡短用句。他怕說得太多自己會沒有辦法克制情緒,那些藏在胸口裡正隱隱躁動的痛,隨著心跳一下一下的鼓動又開始復甦,「我怕太接近聖誕節買不到機票。」

我更怕我經過那座你提分手的公園、走過那條小徑、瞥見那一排樹木會讓我不小心哭出來。

「Blaine,看見你真好,」一點都不好,「但恐怕我得先回家了。我爸還在等我回去幫忙他整理車庫,我不想讓他等太久。改天見。」Kurt說,在Blaine臉上的表情完全改變以前率先別過頭。他不想去看Blaine的反應,他不想給自己希望,他不要今晚再度帶著哀傷上床,抱著枕頭哭泣。他已經經歷過那些折磨了,不想重新再來一次。

他受夠了。

能說的話都說了,能做的事情也都做了,沒有什麼能夠改變、能夠挽回了。就這樣。結束。兩個字,這麼簡單易懂,卻又如此苦澀叫人心痛。

Kurt大步走向自己的車,無視後方Blaine急切的呼喊,還有匆忙的步伐。

「Kurt,等一下、求你!」他大叫,「我犯了個錯,請你等等!」

Kurt在車門旁停下,他的摩卡已經逐漸冷去,白煙不再像之前那樣濃烈。

「求你……」Blaine就在他身後不遠處,聲音充滿絕望,彷彿他的生命都賭在上頭而緊握另一端的是Kurt的手。Kurt回過身去,發現Blaine臉上寫滿挫敗,宛若被主人遺棄的小狗,無所適從不曉得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那個分手是個錯誤。」

Kurt握著咖啡,感覺濕意在眼眶堆積,他強忍著把咖啡潑出去的衝動上,艱難地開口:「原來你終於發現那是個錯誤了。」

Blaine像被打了一巴掌,心虛地迅速左右張望了一下,才把視線轉回來正對著Kurt,「是的。」

「那你應該在提出以前想到這點。」Kurt諷刺地回應,滿意地看見Blaine縮了一下。他將紙杯放到行李箱的車蓋的同時心也被什麼給刺痛了。

「我不是──我當時覺得自己不夠好。」Blaine說,語氣很輕彷彿生怕會打破什麼,「你在那麼遠的地方,而我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每個周末都飛去New York找你。那個城市是那麼繁華,有那麼多美麗的人、精彩出色的人,相較之下我不過是個還在Ohio Lima高中打滾的學生。我有什麼地方能夠吸引你?能夠要求你陪伴在我身邊?我是你的絆腳石,Kurt。」

「你從來都不是我的絆腳石!」Kurt大吼,他的憤怒在聲音中是如此確實,「你怎麼敢說自己不夠好!你比大多數我認識的人都要好!老天,你說不定是最好的!別再說你配不上我了!我從來沒有認為你『沒有資格』,要是你『不夠好』,我甚至不會答應和你交往!」

「我當時不明白那點。」Blaine說,上前一步像是要證明自己的誠意那般,「但我現在懂了。」

「你之後從來沒找過我……」Kurt控訴。他可以聽見自己聲音裡的哭腔,真該死。

「我知道,對不起。我一直在找機會,但是你拒接我的電話,沒有回我的電子信件,所有你的朋友都拒絕告訴我你何時回來,而我爸媽也不願意再讓我到New York去。」Blaine伸出手,試探地輕觸Kurt肩膀,發現對方沒有抗拒時將淚流滿面的Kurt拉入懷裡。

「對不起。」他說,不斷重複這一句直到Kurt攀著他的脖子的手不再勒得死緊,直到Kurt的身子不再無法停止地顫抖,直到車後蓋上的咖啡杯終於不再冒煙,一圈小小的雪積在杯子周圍。

在分手了兩個月又四天、八小時以後,Kurt和Blaine復合了。

聖誕節過後的第二天,Kurt決定把整個下午都花在Blaine的公寓裡。他賴在沙發上Blaine懷裡,手指輕點著情人的臉頰,像在複習對方的輪廓那樣,一邊嘆息說著幸好他們沒有錯過這個聖誕節。

「不過你在Lima Bean外說錯了一點,」Blaine對他微笑,用Kurt記憶中最溫柔的那種眼神直視著他,「我不是最好的。你才是。在我眼中一直、也永遠都會是你。」


-Fin


2012.8.21 早上開始寫的時候我本來跟小I說我想寫個drabble的啊,怎麼最後會變成這樣我也不懂。只能說噴發的頻率越來越頻繁了。(聳肩)

2 feedback:

水餃四顆(Celti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說話!)
這兩個人好煎熬噢噢噢噢
Blaine 不準你再放開Kurt 的手了OAQ

少言。

我想不到還有什麼白癡理由能讓他們分手了。=  =+
這勉強是我能擠出的一個。編劇/製作人腦袋真的是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