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ve like This

標題:Love like This
級數:清清水水的G
配對:Arthur/Merlin
概要:梅林並不討厭等公車。事實上,他甚至有點享受放學到回家以前的這一小段路,能夠不受人打擾地沉浸在一個人的音樂世界裡,彷彿他的宇宙只有音樂與他自己,別無他人。
筆記:靈感來自Kodaline,所以我在這篇裡毫不掩飾、厚顏無恥地借用他們的好音樂,包括標題。謝謝 @yourwing ,妳的《千吻》虐的餘韻讓靈感擊中了我。

點擊連結可至YouTube試聽。


Day 1

Merlin Emrys並不討厭等公車。

事實上,他甚至有點享受放學到回家以前的這一小段路,能夠不受人打擾地沉浸在一個人的音樂世界裡。Freya曾經嘲笑那副紅色的全罩式耳機大概自帶快乾功能, Merlin才沒辦法在被喊名字三聲以前把耳機從耳朵上拔下來。

那不是真的,因為他媽媽向來都是直接把耳機從他頭上摘走,然後二話不說把一週的雜貨清單塞進他懷裡,趕他上街採買補給。

回家以後,他和耳機相處的快樂時光就會瞬間銳減,也因此 Merlin格外珍惜等公車的這一段時間,能把整個人投入到旋律裡頭,彷彿他的宇宙只有音樂與他自己,別無他人。

所以即便是下雨也不能縮減他的好興致。 Merlin站在候車亭遮蔽下一小塊乾燥的地方,一面搖晃著腦袋,隨著節奏用腳尖打拍子,一面等待公車來臨。他安然自得而且全神貫注地低聲哼歌,完全脫離周遭世界,直到一雙質料上好的皮鞋尖伸進了他的視線範圍,像是突來的隕石擾亂行星運行軌道那般打斷他的動作。他眨眨眼,順著那雙腳抬起目光,一名金髮的男孩就在他面前直直盯著他,嘴唇正無聲地開闔著。

他認出是和他同班的Arthur Pendragon。英俊、驕傲,叱吒足球綠茵、吸引眾人目光的Pendragon家少爺。簡單來說就是和梅林不同一國的傢伙。他在這幹嘛?

「抱歉?」他說,抬手取下耳機扶在頸畔,滿心希望對方迅速說完該說的然後離開,好讓自己再度潛回音樂天地。

「我說,天氣可真糟糕啊。」

「是啊。」 Merlin漫不經心地回應,瞥了一眼灰濛濛的天色和落不停的雨點,「秋天嘛。」他收回視線,發現對方仍盯著自己不放。

「有什麼事嗎?」

「沒有。」Arthur回答,終於將注意力移開,轉向被濕氣壟罩的街道。

Merlin困惑地皺皺眉頭,但很快又聳聳肩。

如果富家子想在這裡和他一起罰站吸冷空氣他也沒意見,反正車來了他就要走了。

而車來了。



Day 2

隔天Merlin照例在老位置上公車。他隨著旋律搖頭晃腦,只差沒把歌真的哼出來。一串悶悶糊糊的聲音插進了輕快的節奏,攪亂了他的步調。

Merlin皺著眉拿下耳機,看見Arthur站在他旁邊,英俊的臉直盯著他瞧。

「雨為什麼不會停?」他的貴族同學神情嚴肅地問著一個常識問題。

「因為是秋天啊。」 Merlin理所當然地回答,一臉你知不知道你住哪國啊的表情。

Arthur瞇起眼睛,像在警告對方注意自己的態度。拜託現在可是二十一世紀呢,誰不知道現任威爾士親王的名字不是Arthur,更別提絕對不姓Pendragon,擺顯貴族姿態這招可沒用。

Merlin皺起眉頭,沒太好氣地回問:「說到底,你幹嘛要來等公車啊?」

「我的車壞掉了,進廠維修。」Arthur理所當然地回答,一臉還會有其他原因嗎你白癡啊的表情。

Merlin不是白癡,所以他只是「喔」了一聲,戴上耳機縮回他的世界。

公車來了。



Day 3(本日BGM:Kodaline - Ready。)

你在聽什麼?」

那道問句在曲目之間的間隙硬是抓緊時機擠了進來,雖然Merlin每一個字都聽清楚了,但他還是摘下耳機,一臉被冒犯又迷惑地回問:「抱歉?」

出乎意料,Arthur的態度沒有絲毫不耐,只是平淡地再重複了一次剛才的問題:「你在聽什麼?」

真是個好問題。Arthur Pendragon想知道的,究竟是他正在聽的這首歌?這張專輯?這個樂團?或是同樣收藏在他iPod裡的其他樂團的其它曲目?還是這個月Merlin從iTunes上下載的所有音樂?

大概是他臉上的認真神態讓對方誤解了,Arthur露出一個連這樣簡單的問題都無法回答你的智商到底丟哪去了啊的表情。

「是你的問題太不精確了。」Merlin反過頭來指責,換得對方吃驚瞪大的雙眼,「我無法肯定你想了解的是這首歌,這張專輯還是這個樂團;並非我真的是個白癡。」

「我並沒有稱呼你『白癡』。」Arthur糾眉指正。

「但那全寫在你臉上了。」Merlin不以為然地點出。

「好吧。」Arthur無奈地回應,就在Merlin以為他要說出什麼不得體的話並結束這個索然無味的話題時,Arthur再次拋出了他的疑問:「那你在聽的是哪個樂團?」

Merlin沒有預料到學校裡身集萬千寵愛的貴族王子(好吧,他不得不承認,這傢伙舉手投足之間還是帶著那股揮之不去的貴氣,大概他上上上上上一輩子是個皇家的人吧,哪怕是個徹頭徹尾的皇家牌蠢蛋)會如此好脾氣地繼續與自己攀談。

「Kodaline。」他小心地回答,一面觀察著對方的反應。

他的音樂品味向來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例如Freya只欣賞爵士和香頌,Will則認為除了金屬搖滾以外的所有音樂全是軟蛋,特別是像這種「不倫不類」的獨立搖滾更是「軟蛋中的軟蛋」。他曾經不只一次為此和好友差點吵起來。對於Merlin來說,音樂是他生命中的一項寄託。有時候你就是會需要一些管道逃離開現實,而戴上耳機,踏進音樂者建築出的世界,聆聽著他們的想法好像你也找到了能夠共鳴的頻率。

好像他們懂你。他們理解你,以一種無法為外人所道的方式。

Merlin願意用生命來對抗所有汙衊這種關係的攻擊,以捍衛他靈魂的共鳴。

「Kodaline。」Arthur說著,像在品味那樣在唇間反覆咀嚼這個名字,而Merlin謹慎地盯著對方,直到一個淺淺的上勾出現在金髮男孩的嘴角,「我喜歡他們的『All I Want』。十分動人。哀傷,但動人。」

噢。

Merlin以為像Arthur這樣的紈褲子弟,要嘛是虔誠的蕭邦信徒,要嘛就背地裡是個死金搖滾的死忠狂熱者;他壓根沒想過對方也會和他有類似的偏好。

即使細雨讓空氣都瀰漫著潮濕的泥土氣味,一陣和風掃過Merlin心房把那些討人厭的味道吹散了,他一點一點露出舒坦的笑容。

「是啊,我也喜歡那首。」他點頭低聲回應,看見Arthur丟出了一個友善的小微笑。

「或許我們可以──」

公車來了。

Merlin瞥了熟悉的龐大老舊銀灰車身一眼,又看向了他剛重新認識的同窗,猶豫地握著脖子旁的耳機,拎著書包眨著眼,不曉得該怎麼辦。

「你的車來了。」Arthur溫和地提醒對方。他仍然維持著原來的姿勢,右手搭在書包上,扶著皮肩帶的末端,手指纖長而優雅。

Merlin知道他得上車了,於是他踏上公車的踏板,在出示車票以前回過身去,看見Arthur無聲地說著我們明天見,抬起一隻手向他道別。

門關上了,而公車悶聲發動,像頭年邁的老獸,開始舉步艱辛地喘著氣,吃力奔跑起來。



Day 4(本日BGM:Kodaline - One Day。)

即使昨天下午有了良好的開端,在學校裡Merlin仍沒有機會和Arthur說上話。一到下課,他那群在金字塔頂層的足球隊友和富家千金便將年輕的Pendragon團團包圍住,而既然Arthur沒有意圖擺脫他們,那麼Merlin也不會想費勁去推倒那圈人體柏林圍牆。

他們中間早有道紅海梗著了,要去打破這層關係,老實說,並不具任何意義。

所以放學和Will道別以後,Merlin只是又戴上耳機悶著頭,直奔公車亭。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麼,但他還是會不由自主地將目光拋往學校的方向。在等了十分鐘後,他垂下腦袋,將胸口那股莫名的失落按至心底,刨些土埋起來,希冀最好永遠也不會有人發現。

他一邊用腳尖蹭著地上的溼泥,一邊努力想將心思放回音樂上。

「所以,」一個聲音出現在他身邊,Merlin詫異地抬頭,「今天的歌單是什麼?」

Arthur的聲音聽起來還有點喘,似乎是一路跑過來的。他的肩膀和胸膛還隨著呼吸小幅度起伏,黑色西裝外套和紅領帶上頭有好幾個被雨水打成深色的墨點。

「還是Kodaline。」Merlin回答,壓抑不下嘴角上揚的欲望。

「很好。」Arthur回答,「是新專輯對嗎?」

Merlin點點頭。

「我知道這或許有點不是太禮貌,不過……」Arthur繼續說道,而Merlin注視著對方將一隻手伸進口袋裡翻攪好一陣,從中摸索出某樣東西握在拳頭內,掏出伸至自己面前攤開:是一副看上去就很高檔的紅黑色耳道式耳機,接頭的末端插在一個同樣高檔的耳機分享器內;另一道接孔是空的。「你會介意和我一起分享你的音樂嗎?」

Merlin微笑著從對方掌心中拾起那個分享器接在自己的iPod上頭,再裝上自己的耳機。

他們安靜地在小雨中分享著共同的頻率,直到公車在站牌前停下。



Day 5

在學校裡他們還是處於太陽系的兩端,不過Merlin已經不再像昨天那樣煩悶不安。他把公車亭的會面當作一個私人協定,就像一個秘密社團,只有知悉暗號的成員才能加入,雖然組成只有他和Arthur兩個人,但他偏頗地認為,這就是這個社團最適宜的大小了。

數學課一如既往地擁有催人入眠的玄奇魔力。Merlin幾乎要再次被計算打敗,渙散地將目光從黑板上那攪亂他腦袋的三角函數移開,滿心期待著下課鐘快點打響,好將他自那從沒弄懂的幾何監牢中解放。茫然的視線飄遊向走廊卻湊巧對上Arthur抬臉的目光。

金髮男孩捕捉到他走神的瞬間,衝著對方拋出一個心照不宣的頑皮笑容。

Merlin的心臟當場失守。

他眨眨眼,迅速把頭轉回書桌,恨不得將臉埋進課本裡,好掩蓋掉面頰上那沒來由的發燙。


天氣預報表示鋒面即將過去,下個星期有很高的機率會終於能放晴,Merlin一方面為此感到慶幸,另一方面卻又感覺像失去了什麼。下雨天的公車亭、音樂和Arthur,這個組合只花了短短幾天就已經在他心裡根深柢固,少了一個就像是拼圖缺失了一片那樣,總有什麼不對。

他甚至已經學會在Arthur到來以前先讓耳機停佇在肩膀上,只從聲道當中汲取小音量的旋律作為背景陪襯。

「所以你在聽的是哪首歌?我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Arthur站在他身邊,一隻手扶著書包,另一手插在口袋裡,模樣愜意隨興。

Merlin抿起嘴,回憶當時的情境之後回答:「『Love will Set You Free』。」

Arthur側著頭想了一會。

「你相信嗎?」他問,聽上去那麼泰若自然而Merlin一下沒有反應過來。

「什麼?」

「愛會讓你自由。」

「噢。」他琢磨著,低下腦袋注視著被泥巴沾汙的小草,雖然灰頭土臉卻依舊朝氣盎然,「或許吧。」他頓了一頓,「我是指,世界上有這麼多框架綁架著你,例如我們該吃什麼食物才算健康,念什麼樣的大學才有展望,選擇什麼樣的職業才會被認可為菁英,和什麼樣的人結婚才夠門當戶對,銀行帳戶裡要有多少錢才稱得上成功。我們每天都面對太多的限制,背負太多責任和重擔,而少數我們所能控制的,至少,是找到一個出口,讓我們感覺有所寄託。」他抬起臉看向Arthur,「有點像個救贖,一個洞,能讓你放心地傾倒一切,好的壞的,而你知道對方會通盤接收。出於愛。」他輕柔地用腳尖撥弄著小草的葉片尖端,繼續說道,「但你同時也曉得,你同樣願意為對方這樣做,因為愛是雙向的,當你從他那裡獲得了什麼,在不經意間,你也給予了他相等的回報。」

Merlin微笑地抬臉看向Arthur,但對方只是沉默地望著自己,許久沒有回應。

「怎麼了嗎?」他擔憂地問,害怕自己是不是說了什麼冒犯Arthur的話。

「沒有。」一會後金髮男孩低聲回答,慢慢勾起嘴角,「我只是在想,沒想到你居然會說出這麼有深度的話。」

Merlin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賞給對方:「你不了解我的地方可多了呢,Arthur Pendragon。」

「希望我有這份榮幸見識見識。」Arthur笑起來,掏出他的耳機分享器遞給朋友,而Merlin翹著嘴角接下。

「你會有機會的,來日方長。」

這次他們終於在公車停下以前聽完整張專輯。



Day 6(本日&隔日BGM:Kodaline - High Hope

秋雨還是沒有停歇。Merlin坐在臥室窗前,支著腦袋注視著外頭灰濛濛的街景。對街住家二樓的窗戶被點亮,一抹剪影出現在窗簾之後,靈巧地動了起來像齣無聲的皮影戲。

Merlin好奇這時候的Arthur在做什麼。

他也會在自己的房間裡嗎?他在做些什麼?打電動還是埋頭寫作業?他一個人時會放什麼樣的音樂?他會覺得下雨很煩嗎,還是他其實也很享受能在屋裡不受打擾地待著?

母親喊他名字的聲音從樓下傳來。Merlin翻下椅子,曉得自己若不趕緊下去,等會媽媽穿著圍裙一路殺上二樓,情況就不太好看了。

走出臥室以前他再次回首玻璃窗,窗外仍是一片朦朧,有點像他被烏雲壟罩的心情。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期盼些什麼。

嘆出一口氣,他一邊應答著母親第二次的叫喊,一邊小跑下樓。



Day 7

Will在星期天中午過後撐著傘,濕了半個身體,按響Merlin家的門鈴。他們擠進Merlin的臥室時,Will仍不停抱怨著雨天,一邊接過Merlin遞來的乾毛巾把身上的雨水擦乾。

「這雨沒頭沒腦就忽然變超大,像用倒的那樣,直接一盆水淋在我頭上,我只來得及把傘打開,就已經半邊變成落湯雞了!」他憤憤數落著天氣,一面換上房間主人提供給他的乾淨T恤和短褲,而Merlin憐憫地看看摯友,又慢慢將目光移向窗外因為大雨變得更加陰暗的天色。

這樣的暴雨著實難得,特別是當氣象預報宣布預計在下週三開始天氣轉晴,突如其來的天氣變化更是讓人摸不著頭緒。

「Merlin、Merlin,回神哪!」Will在對方面前彈著手指,引回朋友的注意力。「你怪怪的。」在Merlin神情迷茫地轉向自己時Will宣布。

「有嗎?」Merlin草率地揉揉自己的右眼,像在試圖抹去什麼看不見的髒汙,或是疲累,或是其它任何不好的東西。

「有。」Will謹慎地盯著他瞧,「從星期四早上開始你就有點心不在焉,但是越接近放學你的心情就越高昂。」他上下打量Merlin一會,歪過腦袋挑起一邊眉毛:「這跟那個Arthur Pendragon有關嗎?」

Merlin的心瞬間跳漏一拍。

「你為什麼會這麼想?」他試著不動聲色地反問。

「因為,我不曉得,你們有大半個學期都會在對方沒看見的時候偷窺彼此,像太陽和月亮那樣,一個晝出,一個夜現,然後從上週開始,情況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Merlin想反駁好友自己並沒有偷窺Arthur,至少從上星期以前沒有,卻又想到在更早、更早更早以前,他還沒覺得Arthur是個自大的渾球以前,其實覺得對方蠻帥的,所以,好吧,他的確會偷窺對方。

但是他早已經清楚自己的地位在哪,以及就像俗諺所說的:「別肖想超出你聯盟守備以外的人」。

在Merlin Emrys的例子裡,最佳的範本就是Arthur Pendragon。

所以他在傷害造成以前就放棄了,以確保自己年輕易碎的心是完整的。

不過,有鑑於立場總歸站不住腳,Merlin最後只是嘀咕:「你知道月球白天也是會出現的吧,只是因為天色太亮所以肉眼不容易看見。」一面忍不住開始思索Will的話。

Arthur從出現在公車亭以前就開始注意他了嗎?怎麼可能?他可是萬人矚目的王子殿下,而Merlin充其量只能算是個在馬廄打掃的雜役,透明安分地做著自己的工作,能夠安然地從高中全身而退就已經謝天謝地。

Will選擇性無視Merlin避重就輕的科普指正:「別擔心,你骯髒的小秘密在我這裡很安全,而Arthur周遭那群大腦還沒腓腸肌發達的蠢貨們基本上不太可能發現。」

「Lance其實沒那麼蠢的。」Merlin更正朋友,想起深色鬈髮的男孩某次為他拾起掉落橡皮擦時的友善微笑。

「好吧,我同意他是其中唯一還保有腦袋的人。」Will一屁股坐到地上,扳著膝蓋好把腿盤起來,只可惜因為缺乏柔軟度,他的腳曲成一個奇怪的彆扭姿勢,「所以你要告訴我,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嗎?」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他這個星期放學之後都會來等公車。」Merlin解釋,看見Will若有所思他連忙補充,「他的車壞了。」

「但我聽說他家有個司機的。」Will聳聳肩,而Merlin皺起眉頭,直到好友又自顧自地繼續解釋,「八成碰巧休假去了吧。真難為了我們Pendragon少爺,在寒冷的雨天裡凍著身子,等待不曉得何時才會來一班的公車。」

「大概吧。」Merlin幽幽應和,再次瞥向窗外朦朧的灰景,說不清心底那隱約的不安感究竟從何而來。



Day 8

終於又到了星期一,可惜,Merlin這天沒有什麼機會能和Arthur攀談。他們一整個早上都在上課,而Cedric老師再一次地用他對亞瑟王傳奇的痴狂熱愛,滔滔不絕且堂而皇之地犧牲了所有學生的下課時間。

不過大概是老天同情他,Merlin匆忙走進洗手間時遇見了正要出來的Arthur。

金髮男孩停下腳步,正對著Merlin,臉上逐漸泛起溫和的微笑,倏然一隻手從對方身後伸了過來,勾著Arthur的脖子往左一拐,少年的腳步立刻踉蹌一下,跌進朋友寬闊的懷抱。

「我說Pendragon,你他媽的真的太誇張,連Cedric出的那種鳥屎題目都能拿上A,這世界上到底還有什麼能夠難得倒你的?」同班的Gwaine大聲地說,用勾著Arthur的右手固定住對方,左手握成拳頭,指節在朋友頭頂鑽起洞來,一面拖著對方繞過Merlin往門外走去。

「你手有沒有洗乾淨啊!」Arthur嫌惡地用力推開對方,而Gwaine無辜地亮出濕漉漉的雙手以示清白,但Arthur一把撥開,豎起食指對著好友的鼻子厲聲抗議,「那是因為你們都把精力花在把妹和踢球上了!如果你們也願意多花一點時間……」

他們的聲音逐漸遠去轉小。Merlin嘆了一口氣,往廁所深處他習慣的那個便斗走去。


午餐時段Merlin在餐廳中心的一張桌子找到Will和Freya。整頓午餐他一直忍不住往Arthur所在的那張斜對角的餐桌投去視線。

金髮少年就像顆恆星,中心釋放出的能量熾熱而耀眼,所有星球受到重力場影響被吸引,而不禁向他靠近。

Merlin不明白胸口中那股低溫焚燒的感覺究竟是什麼,但是彷彿Arthur沒有轉過頭來看向自己,那種淡淡的酸楚就不會緩解。

他討厭自己這樣殷殷期待,卻又克制不了目光的落點停留它處。

轉過來。求你快轉過來。

像是上天應許了他無聲的祈禱,Arthur的臉逐漸緩慢地偏向了Merlin的位置,但當他看見Merlin的瞬間,一隻纖細的手從Arthur正前探過去,摀著他的面頰把他的臉扳向了正前方。

那是Vivian Olaf。美艷、驕傲,叱吒校園綠茵、吸引眾人目光的Olaf家千金。而且他們還同樣擁有一頭美麗的金髮。簡直一對璧人。

「Merlin、Merlin!」Freya搖著Merlin的手,喚回他丟失的注意力,「嘿,我只是想知……」她的聲音在發現對方臉上的表情時小了下去,「你為什麼看起來這麼傷心?」

「沒啊,我很好。」黑髮少年挑高嘴角,扯出一抹不自然的微笑,面對女孩不信服的抱怨以及Will投來不贊同的目光,Merlin只是打起精神,下定決心以敷衍應戰。


這一個下午依舊飄渺著小雨。Merlin在候車亭縮著肩膀以躲避寒冷,看著兩班公車在面前來了又走,但Arthur遲遲沒有出現。

他早知道自己應該做好損害控制。

抱著滿懷的失落,Merlin踏上第三班公車,一面思索著該如何向母親解釋自己為何會晚了兩班車才回到家,而耳機裡正放肆高唱著我曉得這樣的愛不會永垂不朽[1]

他們始終是在星系的兩端,擁有各自的軌道不該交會的。上星期的交逢不過是千年一現的短暫錯位,僅此一次,不會再有。

Merlin曾在書上讀過,黑洞是一個恆星塌縮以後形成的巨大質量集合體,它的引力太大,會吸住一切物質與輻射,壓毀所有捕捉到的獵物分解成無數顆原子,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逃脫。

而此刻正在他胸口擴散的那股疼痛就像個迷你黑洞,逐步把Merlin吞噬以後分解殆盡。

--
[1] I know that a love like this won't last forever. - Love like This, Kodaline
--



Day 9

Merlin和Arthur一整天沒有對上任何一次目光。下課鈴一響,Arthur的狐群狗黨(Will大概會舉雙手贊成這個稱呼)就如同潮水那樣一股腦地湧上金髮少年,簇擁著他離開教室。

就像土星與它該死的行星環帶,全是一堆髒兮兮的冰塊與灰塵組成。

Merlin沉默地收拾東西,然後前往學生餐廳找尋Freya和Will的身影。


這次公車一停下他就立刻跳上踏板。

他沒有去想Arthur Pendragon。

天空是一片死沉的灰色。



Day 10

事實證明,當你越不去想粉紅色的大象,粉紅色的大象就會反過頭來找你,像個真理,屢試不爽。

於是乎,Merlin Emrys被Arthur Pendragon堵在了更衣室的出入口。

「你在生氣。」Arthur挪著步子,防禦著不讓Merlin找到任何縫隙通過,這事實上還蠻困難的,有鑑於Merlin就是個皮包骨頭的瘦子,但大概足球場上教練訓練有成,Arthur的防守滴水不漏,「你在生我的氣。」

「我沒有。」Merlin反駁,再次往Arthur右邊空出來的缺口進攻。

「你就有。」金髮足球隊長探出右手阻撓對方去向。

Merlin停下腳步,不想讓對話淪落到只剩五歲小孩爭吵的程度,瞇起眼睛瞪著皺眉的Arthur。他想把怒氣直接撒在對方身上,卻又覺得這樣一來就會正中了對方下懷。

Arthur審慎地讀著Merlin的表情,而Merlin毫無畏怯地狠狠瞪回去。

「你很失望我沒有出現在候車亭。」Arthur說,像是忽然明白了什麼,雖然他的語氣波瀾不驚,臉上的表情甚至沒有任何起伏。

「我……我沒有。」Merlin忽然縮了下去,心虛地別開視線垂下腦袋,「聽著Arthur,就,挪開雙腿讓我通過,好嗎?我們還有堂體育課要上呢。」

這次Arthur如他所願,而Merlin從沒有這麼感激過上蒼。


然而一整天下來,Arthur的視線火辣辣地在Merlin身上的每一處燃燒。

前幾天的Merlin或許會就地跪下來,痛哭流涕感謝老天如此厚愛,但此刻的Merlin只希望Arthur的眼睛能看向它處,Gwaine、Lance,甚至是Will,隨便哪個目標都好,只要別掛在自己身上就成。如此熱絡毫無掩飾的視線只會讓Merlin感覺更加如坐針氈。

他試著抓Will當擋箭牌,但棕髮男孩只是訕笑地表示自己不想淌這場渾水:「再說Pendragon家的勢力驚人,我可招惹不起!」轉身腳底抹油拋下摯友,要Merlin自求多福。


最後一堂課的下課鐘一響,Merlin立刻抓起書包狂奔出教室,搶在任何人有機會攔下他以前率先離開學校。

等抵達公車亭就安全了,Merlin是這麼考慮的,至少Arthur不會再需要搭公車。如果前兩天他都能找到其它方法平安到家,例如請那個結束休假返回崗位的司機開車過來(或是直接改搭Olaf家的便車,Merlin殘酷地想著,公主大概不介意搭載王子一程),那麼顯然公車對Arthur而言並非唯一選項。

他沒必要非得跟Merlin擠在這個又濕又冷的公車亭,等待那台行動遲緩、不停噴吐著廢氣,隨時像要準備退役的老舊公車停下。

Merlin從書包中扯出耳機掛上,一面搓著雙手,一面對著掌心呵氣。他的手套在匆忙之中忘在置物櫃裡,但他也抽不出心思回頭去拿,因為他害怕撞見Arthur Pendragon。

Arthur Pendragon,Merlin微小宇宙中短暫的恆星,永恆的黑洞。

耳朵裡的音樂非常不合時宜地響起:如果你愛我的話,為何又要拋下我呢?帶我的軀體一起走吧,因為它只存一具空殼。[2]
他動手抹去眼角的濕潤,想跟著歌曲大聲唱起來。

為何要拋下我呢?為何要拋下我呢?

他知道不會有人回答他。四周除了他的音樂以外,只有鳥鳴啾啾。他的宇宙安靜如同真空,所以他才會需要音樂聊以自慰,好讓他感覺自己不是只有一個人存在這裡、這個世界上。


一輛中古車款但被妥善保養的墨綠色積架出現在Merlin面前的道路上,慢慢減速,最後在空曠處停下。黑髮少年皺起眉頭,猜想著是誰那麼囂張,居然明目張膽就把車給停在公車暫停區上。

靠近他這側的窗戶降下來,在對側的駕駛座,出現了Merlin此時此刻最不想見到的那張臉。

Merlin微小宇宙中永恆的黑洞,短暫的恆星,Arthur Pendragon。

「我的車修好了。」金髮王子指指身下的正在沉穩低吼的坐騎,朝Merlin拋去一個歉然的笑容,讓Merlin堅決不原諒對方的念頭動搖了一秒。只有一秒。

「很抱歉沒有告訴你我、」似乎發現引擎的噪音讓他說話有點費勁,Arthur索性轉動鑰匙直接把車熄火,「很抱歉我沒有告訴你我的車修好了。前天我從修車廠折回來的時候你已經上公車了,我來不及喊你。」

Merlin擔憂地望向公車來的方向,想起最近的一班車大概還有二十分鐘才會抵達,才稍微放寬心,回視Arthur真誠的面容。那人半張著唇,似乎還有話要說。

「而且我不確定,你會不會等我。」年輕的駕駛一隻手擱在方向盤上,另一隻手按著隔壁的坐墊支撐住自己,好維持能直視Merlin雙眼的角度,此刻卻忽然移開視線,略為窘迫的樣子看上去像個五歲的害羞小男孩,「我是指,畢竟我們真正熟起來才只有短短幾天。你沒必要特別留下等我。」

「沒關係,」Merlin發現自己低聲回應,悲慘地意識到自己羸弱的自制力已經不存半點,全盤皆輸,「我沒有真的生氣。」

「那麼你會介意讓我送你回家嗎?」Arthur微笑著遞出邀請,半個身子越過了排檔桿,伸長胳臂推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甚至在加重下注時讓嘴角揚得更高,「我的姑娘雖然有點年紀,但只消一點小幫忙,她還是可以連接上iPod的。」

陽光自厚重烏雲層裂開的縫隙之間洩漏出來,照在被細雨淋濕的柏油路上,閃閃發光如同滿地碎鑽。

Merlin考慮了幾秒,無數個反對聲音自心底冒出卻被一瞬間無條件駁回,他的身體比他的理智還要早做出反應,拉開車門,坐進車廂內。

淡薄宜人的檀香氣味在空間之內沉浮,聞上去就像是Arthur的味道。

駕駛再次轉動鑰匙,發動引擎,小心地拿過Merlin握在掌心的iPod,取下轉接頭接在輸出孔上,一道溫柔的旋律轉瞬流瀉出音響:當大雨傾盆而落,是你仍讓我的心感覺如沐暖夏[3]

他們終於不再需要仰賴分享器就能共享同一個的頻率。

Merlin忍不住微笑起來,突然一個念頭畫過他腦海:「說起來,這首才是……」我最初遇見你時聽見的音樂,「算了,別在意。」

Arthur朝他投去疑惑的眼神,又很快放棄追問,微笑著將視線移回前方。

一道彩虹橫跨過車後的天際,Merlin從左側的後照鏡中看見色彩繽紛的倒影,慶幸終於天空不再只有單一沉悶的灰色。

他的指尖正一吋一吋地慢慢溫暖起來。

這樣就夠好了,Merlin微笑著心想,凝望右手邊正在專注開車的Arthur,就像歌詞唱的。

我曉得這樣的愛不會永垂不朽,但我絲毫不介意。[4]

只要我們一起共同擁有過。


THE END(除非你還想繼續往下看看Arthur在想什麼)
--
[2] If you want me, why did you leave me? Take my body. Take my body. - All I want, Kodaline
[3] You make my heart feel like in summer, when the rain is pouring down. - The One, Kodaline
[4] I know that a love like this won't last forever, but I don't mind it at all. - Love like This, Kodaline
--



Day -71(本日BGM:Kodaline - All My Friends

Gwaine終於擺脫了他的十七歲,為此他表示要到鎮上大肆慶祝,並強押Arthur和Lance陪他一起上路。

「『慶祝』的意思你是指,找家酒吧喝到爛醉,再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地偷摸回家吧。」Arthur乾巴巴地回應,一面拉開駕駛座的車門,而車對面的Gawine露出一個你真懂我啊兄弟的咧嘴笑。

坐好拉過安全帶的瞬間Arthur忽然頓住:「不,等等,這樣一來回程誰要開車,要是我們全都醉到沒辦法握上方向盤的話?」

「我。」Lance悶悶地在後座回答,「有鑑於我還有兩個月才能合法地飲酒。」

Gwaine透過後視鏡對好友亮出一個巨大的笑容:「謝啦Lance,欠你一次,還有求你收起你那傷心的小狗眼,我會多買幾杯蘇打水給你的。」

車上唯一未成年的男孩僵硬地擠了個虛假的笑臉,而Arthur發動引擎,把車駛上和他平常回家不同的那條路。

副駕駛座上的壽星正活靈活現地闡述自己早上是如何在實驗室,用一只被嚇尿的牛蛙讓和他搭檔、老是像個上了年紀老太婆不停碎碎念又愛打小報告的Evelyn Wayne乖乖閉嘴。此舉成功逗樂了後座的Lance,他一邊微笑一邊追問著後續,而Arthur只是翹高嘴角,把注意力放到前頭。

經過學校旁邊的公車亭時,一抹身影捕捉到他的目光。

一名纖瘦的黑髮男孩站在清冷的站牌附近,在他身後的草地因為入秋而呈現了無生氣的灰綠色。

那是和Arthur同班的Merlin Emrys。歷史和法文能力卓越,卻在班上低調得像恨不得自己能精通隱身術的Merlin Emrys。Arthur注意了他好一陣子,卻總是找不到適當的時機和對方攀談。因為Merlin是那麼神秘,引人好奇,在他周邊像是有股隱形吸引力,只對Arthur作用,讓金髮男孩總是需要費一點心力才能把目光從對方身上撕開。

一個鮮豔的紅黑色耳罩式耳機跨過Merlin的腦袋,他一手握著書包的肩帶末端,另一手自然地垂落,視線落在公路的另一端,橫越過Arthur的車道但眼神卻沒有焦點,只是就,望著。望著彷彿他周遭的環境,所有的動態對他而言都不具任何意義。他不在這裡,不在威爾士,不在英國,不在地球或是這個宇宙中。

這本該是個平凡的景象,但Arthur卻感到莫名孤獨。

側座猛然炸開的大笑聲奪回了Arthur的注意力。他用力拍打Gwaine的大腿,厲聲警告對方不許把他的好姑娘給拆了。

積架往前行駛,平穩地朝鎮上前進,帶他們共赴一場狂歡派對,但Arthur卻始終沒有辦法把心中那個哀傷的黑髮男孩拋諸腦後。



Day 0

他的好姑娘在吃力地噴了幾口白煙,抖著身子嗆了幾下以後,正式停住不動。Arthur 皺著眉頭下車察看,掀起引擎蓋揮開迎面而來的熱煙,掃視滾燙的內燃機幾眼後,無奈地在內心宣布:好吧,看來這次她是真的罷工了。

修車廠和氣的老師傅告訴Arthur,由於車款比較老舊,零件調度會需要一些時間。年輕人表示無所謂,不論多少時間多少費用,只要他的姑娘能再重回他的懷抱,什麼都值得。

走出車廠時Arthur拿出手機,撥通家裡的電話,報了地址請管家Gaius讓司機來接他。等待父親座車抵達的時候,他盯著一片寂寥的灰色天空,忽然一個念頭如同夏日暖風吹過他腦海。

一個黑髮憂鬱、頭戴耳機的幻想男孩走過他面前。

他心想,或許愛車拋錨也不完全是件運氣背到底的壞事情。



THE END (這次是真的了)



2015.6.8 就是一個來賣Kodaline安麗的小甜文!XD 聽說不少人真的買了安麗,作者表示開心~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