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in Copenhagen】Epilogue

2016,十二月。

「多奇妙啊。」Morgana說,左手托著下頷,注視著在房間另一頭玩得正不亦樂乎的Merlin與雙胞胎。

她與Arthur正坐在公寓的餐桌邊,他們面前分別擺了一杯白酒和紅酒,兩人有志一同地觀察著起居室裡的動靜,那裡歡笑聲正連綿起伏。

「什麼意思?」Arthur問,沒有費心轉過頭去看向姊姊。他的目光依然固著在正向雙胞胎展示著空蕩袖口的Merlin身上。他曉得Merlin下一步要做什麼、還有他是怎麼辦到的,但每一次只要Merlin開始在別人面前故作玄虛,用他獨一無二的魅力迷惑觀眾時,Arthur就無法不充滿愛意地凝視對方。

「不到半年以前你還在那張沙發上買醉,一邊乾掉Leon所有珍藏的威士忌一邊向我哭訴──順帶一提,扣除掉你放在聖誕樹下的那一瓶都明多,你還欠他兩瓶麥卡倫──瞧瞧我們現在在哪。」

Arthur扭臉看向一臉淡然的Morgana。他張嘴,一時半刻居然想不到任何可以反駁姊姊的回應,只好又訕訕把嘴閉上。

「你還信誓旦旦地表示不會帶他來吃聖誕晚餐呢。」

Arthur在內心默默記下明年要把這個女人的聖誕禮物額度打八折。「我當時又沒想這麼多。」他咕噥。

遠處雙子爆出驚喜的尖叫。Merlin肯定把那支寫著Annie名字的紙玫瑰從袖子裡掏出來了。Annie高聲呼喚爸爸,樂呵呵地朝好整以暇賴在沙發上的Leon獻寶去,而James則纏著Merlin,在他身邊竄上跳下,想知道對方是怎麼辦到的。

「總的來說是件好事。要是這個效率可以一直維持下去,預計明年就能聽見有人喊我Morgana姑姑了。」她細細品味著那個字眼,「Morgana姑姑,我想我會喜歡這個稱呼。」

「妳──」

「你們在聊什麼?」Merlin走進餐廳打斷Arthur即將掀起的發難。他的右臂下方夾著正大聲嚷嚷同時掙扎不已的James,看也不看就伸出成拳的左手揉了揉男孩的棕髮,引起孩子的一陣哀鳴。

一大一小很快因為James一心想要學習魔術纏鬥起來,Merlin抵死不願意透露手法,一再表示這是他不能外傳的秘密,男孩則動用哀兵政策,苦苦請求對方收他為徒。

談判的最終結果是法師大發慈悲,表示如果男孩在年滿十二歲以前都是個乖孩子,他願意考慮答應孩子的請求。

James立刻點頭如搗蒜,在Merlin放下他的同時一溜煙跑進臥房很快再跑出來,手上抓著一張圖畫紙和他最心愛的鋼筆,坐到餐桌前,神色嚴肅地開始起草契約。他母親站在他身後,越過兒子讀著他擬好的條目。

Arthur站到桌子另一頭Merlin的身邊,雙手抱胸,半倚向男友。

「十二歲?那可足足有將近四年啊。提醒我別輕易跟你條件交換,莫名其妙被賣掉還會傻傻幫著你數鈔。」

Merlin挑眉瞅了Arthur一眼。

「枉費你還是賽德商學院畢業的。教授要是聽見你這麼說肯定氣到腦溢血。」

「我不做投資了,如果你還記得。」

「更加醒不來了。」

「Merlin?」

「是的?」

「閉嘴。」


2017,二月。

Gwen見到Arthur的第一件事是直接往金髮男人胸膛上來一拳。Arthur悶哼了一聲但支撐住沒有往後倒退。

「這是為了你拋棄Merlin!」女人惡狠狠地說,隨後她的臉很快軟化下來,再次向前一小步,張開雙手抱住Arthur。「這是為了你回到他身邊。」

她退開,沒有看向身後先是目瞪口呆,現在則正努力掩飾笑意的兩名男人。「可我鄭重警告你,不、准再離開他了。我已經找到某個拳頭比我粗大許多的打手,」她微微側首,不遠處唇角含笑的Lance對他們招了招手,「他絕對不介意代替我好好教訓你一頓,如果你膽敢再次傷害Merlin的話。」

「以騎士的榮譽起誓,」Arthur對Gwen豎起三指,「我永遠不會再傷害Merlin Emrys,哪怕只是一根頭髮。我的女士。」

「最好說到做到。」Gwen正色地點頭,優雅地旋過身子,走回未婚夫身邊勾住對方臂彎。Arthur在她之後加入他們。

當Gwen領著三個男人穿過海德公園時,跟在後方的Arthur靠近男友,在對方耳側低語:「看來你給自己組了一支軍隊啊,Emrys。」

Merlin沒有看向Arthur,但他在微笑。

「可不是嘛。」


2017,四月。

「收起你那噁心的目光,Gwaine。」Arthur動手扯過Merlin,將男友拉到自己身後護住他不受損友赤裸裸的打量侵犯,「這已經是性騷擾了。」

Merlin半躲在Arthur後方,臉紅到不行。

「別表現得像頭獵物被偷襲的母獅嘛,公主。」Gwaine舉起雙手,轉轉眼睛慢慢退離兩人身邊,「只不過是想看看那個絕世美尻究竟有多絕世。」

Arthur瞇起獵鷹般的雙目,推著Merlin坐到Percy身邊,好讓他離Gwaine遠遠的,並厲聲要求還正竊笑不已的老友滾去吧台帶回他們的啤酒。Gwaine愉悅地遵旨,大搖大擺地走開了,Arthur這才放鬆下來,跟著入座到Merlin隔壁。

Kara興味昂然的視線在他們兩人之間來回游移,接著沖Arthur打起手語。

『很高興終於不再需要「不是誰的錯」了。天曉得我厭煩了那個代稱。』她掃了正與Percy分享他們對於話劇共同的熱愛而滔滔開聊的Merlin一眼,『可以想見你為什麼始終放不下他。』

『為什麼?』

『因為他真的很可愛。』她比劃著,『看看那個微笑,還有那對耳朵。怎讓人能不淪陷?』

在Arthur胸前的佔有欲再度鼓脹以前,一隻手闖入了他的視線角落。

『謝謝。』Merlin在Arthur身邊打著手勢,動作稍嫌生硬,但每一個詞彙都清晰可辨,『從來沒有人這樣稱讚過我的耳朵。』

Arthur吃驚地看著他,而對面的Kara大笑起來。

「你……我不曉得你會手語!」Arthur顯然還沒從驚愕當中緩和過來。

Merlin聳了聳肩。「小時候媽媽曾經送我去社區中心度過一整個夏天。我無聊了。」

「幸好,你剛才沒有說他壞話。」Kara說道,Percy在她旁邊悶笑,「顯然以後也沒辦法說了。各種語言都是。」

Arthur皺眉。「我學習手語不是為了要說別人壞話的。」

恰巧Gwaine出現在桌邊,兩隻手各端著六品脫啤酒,臉上的笑容巨大而閃亮。「誰想來一杯?」

Merlin看了Gwaine一眼,再轉向Arthur,折起他的右手拇指,用力打了一下他的另一隻掌心,再迅速指了一下來人。『例如叫他回去操他自己?』

在其他人一頭霧水的同時,Arthur與Kara已經爆出大笑。


2017,六月。

Merlin表示自己必須去一趟洗手間,從他的位置上起身,留下Arthur與他黑髮的年輕編輯獨自坐在咖啡店的座位上。他們身後,義式咖啡機正在櫃檯上轟轟作響。

「所以。終於正式見面了,」Freya說,將兩手交握放在桌面,上半身稍微前傾,臉上掛著莫測的微笑,「前男友。」

「是現任男友。」Arthur更正她,打量著對方俏麗臉蛋上的虛假笑意,心底隱約有股不祥的預感。

「無所謂。」對面的女孩蠻不在乎地撇了一下嘴角,更加確立Arthur的猜測,「Merlin是我手下最暢銷的作家,我的長期飯票,我得仰賴他那顆萬花筒般的神奇腦袋去付我的帳單,而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任何事,阻撓他順利在截稿日把他熱騰騰、剛出爐的新鮮稿件寄到我的信箱裡,你明白了嗎?」

「我是妳最不需要擔心的對象,小姐。」Arthur回應,拿起他的濃縮咖啡啜了一口,「我從不干涉Merlin寫作。」

「你最好不會。」Freya同樣端起她的焦糖拿鐵,靠近嘴邊但沒有喝,「順帶一提,如果你敢再次傷他的心,我會在午夜時分摸進你家割了你的脖子,再把你扔進沒有人找得到你的下水道,讓老鼠分食你逐漸腐爛的屍首。只是事先聲明一下。」然後她呷了一小口她的飲料,完全不在意Arthur正隔著桌子傻眼地瞪著她。

為什麼Merlin身邊的女性各個對他保護欲都這麼強?

Merlin走了回來,沒有查覺到桌邊兩人之間的劍拔弩張,快活地滑入他的位置,看看他微笑中的編輯,又看看他神情複雜的男友,輕快地開口:「所以我錯過了什麼?」


2017,八月。

「冷靜點,Merlin。」

「我要怎麼冷靜?」Merlin壓低聲音抱怨。距離兩人站到Hunith家門口已經過了五分鐘,而Merlin的手指至今還未能成功離開過Arthur的領口,「這是我近三十年來第一次帶男朋友回家。」

Arthur晃了晃手上的訂婚戒指糾正對方:「未婚夫。」

「未婚夫。男朋友。隨便。都是第一次。」

「我並不是沒有見過你母親。」Arthur指出,「我們已經視訊過,讓我想想,超過十次了?如果加上幾年前的那些,次數應該超過一打?」

「那不一樣。那是隔著一百多英里用無線電波交流。」

「微波。」

「你就非得選在這個時候挑我語病嗎?」Merlin猛地束緊Arthur脖子上的溫莎結,後者狠狠嗆了一下。他鬆開手,讓Arthur邊咳邊把領結鬆回合適的位置。

「別再擔心了,Merlin。」Arthur艱難地擠出一句,把氣理順,端正臉色以後才繼續,「我不會令你失望的。」說完他伸出右手,握住Merlin垂在大腿邊際的手指。

Merlin低頭看向他們交握的手,收緊指頭扣住對方,再抬起臉。

「我知道。」他直視著Arthur,點了點頭,然後轉向大門,按下電鈴。


2017,十月。

「為什麼你非挑那裡不可?」Arthur哀怨地說,一邊往行李箱扔進還沒拆封的新襪子。幾條內褲掛在箱子的邊緣。「如果你想選一個對我們兩個都具有意義的地點,為什麼不乾脆選擇哥本哈根?」

Merlin正處於他兩本書交際的空閒期,而這是Arthur自加入工作室以來放的第一個長假。Gwaine重重拍了拍合夥人的肩膀,備感欣慰對方終於願意「開始過正常人類過的生活」。Percy與Kara則再三保證工作室絕對不會在Arthur出國度假的期間迅速倒閉。

「因為你在那裡交換過一年,」Merlin耐心地解釋,拿過Arthur剛剛拋進行李箱的襪子把封套拆除,「我則待了兩年。相信我,丹麥就那丁點大,不需要我們再花更多時間探索了。」

「可我們一定得去澳洲嗎?」Arthur在衣櫃之前轉過來望著Merlin,支著腰,另一手把他的金髮耙得亂糟糟,「我已經去過那了。好幾年。」

Merlin將Arthur的襪子捲好,塞入行李箱的邊緣,跳下床,慢慢走到未婚夫身前。

「你去過艾爾斯岩嗎?」他問,Arthur搖頭。「芬克峽谷?愛麗絲泉?凱恩斯、大堡礁?」在第二下以後Arthur 就決定不再繼續搖晃他的腦袋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十月是個很宜人的時節,Arthur,非常適合橫越澳大利亞。」Merlin說,對Arthur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而且這一次,我會在你身邊陪著你,你走到哪就黏到哪,像隻無尾熊,想都別想甩開我。」

Arthur凝視著Merlin,天藍色映照著深海藍,接著他扯過對方,深深地親吻他。

當他們終於交換完那個漫長的吻,滿足地滑開彼此唇邊後,Arthur抵著Merlin的額頭,輕聲低語:「我們一起。」

Merlin再次向前啄了一個吻,然後微笑。

「一起。」

THE END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