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is Is How Love Is Made

標題:This Is How Love Is Made
級數:NC-17
配對:Arthur/Merlin
概要:Merlin向Arthur展示他的工作。
筆記:現代AU。受到此篇報導啟發,靈感感謝 @magicols 提供。標題取自丹麥歌手Mads Langer的歌名,內文與歌詞無關。
#產業柔焦 #作者保守

  Arthur進門時,Merlin正躺在沙發上,攤開的《情人》蓋在他胸前,顯然是聽見鑰匙轉動聲響時放下的。他對著剛下班返家的情人露出微笑。

  「嗨。」Arthur招呼道。

  Merlin溫聲回答他:「嗨。」

  Arthur將公事包放到玄關的櫃子上,一面拉鬆領帶一面繞過沙發,彎身在男友額頭印上一吻:「今天拍得如何?」

  「嗯。老樣子。沒什麼變化。」

  Arthur點了點頭,拆開袖扣,挽起袖子走進廚房。今晚輪到他下廚。

  「牛肉丸義大利麵好嗎?」他問著跟隨跳下沙發、在他身後晃入廚房的Merlin,後者如同一隻飢餓的米格魯,四處嗅聞又嗷嗷待哺。

  「只要是你煮的,什麼都好。」Merlin回答,咧出一個傻乎乎、卻又甜美得令人醉心的笑容。



  小學五年級時,Arthur的數學老師出了一道五間公寓的難題。他花了三個晚上,一個個嘗試各種可能組合,寫廢整整兩簍紙,在所有同學都放棄的時候,成功把答案交到老師桌上。

  Merlin就像一道數學謎題,讓他大惑不解的同時,卻又更加著迷不已。Arthur在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就明白了這點,而隨著每一次約會,這種感覺不斷加深,宛如一股漩渦吸引力,將他拉扯得越來越靠近,直到他終於克制不住自己,將前來做客喝茶的對方按入沙發內,深深、深深地吻住這個謎樣的黑髮男子。

  然後Merlin輕輕推開他。

  「在我們的關係更進一步以前,有一件事情我必須先向你坦白。」他說,眨了眨他動人的灰藍色眼睛。

  Merlin是名性工作者。準確來說是成人產業表演者。同志色情片演員。

  「我知道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我的工作──大部分的人都不能。」他說,「所以如果你現在想要我離開,就此斷絕聯絡,我都能夠理解的。這很正常。」他的嘴角綴著淡淡微笑,好像對於前一刻還在曖昧對象懷裡、後一秒已經被轟出房子習以為常,但Arthur明白那不是真心的。不可能有人為此習以為常。那只是一種保護偽裝。

  所以他所做的只是傾身再次吻上對方。

  Merlin向他保證自己是健康的。「絕不無套。定期抽血檢查。」坦白後的第二次約會他如是告訴Arthur,一面微笑著,但Arthru知道他的態度相當認真,「身體就是我的資本,我很小心地保護著它。」

  無庸置疑,他們之間的性愛相當美好。Merlin技巧絕佳,體貼,而且觀察入微,懂得什麼樣的手段最能討好Arthur,或是折磨他,直到他再也忍受不住,潰散在對方懷中。但總有些時候,當他注視著Merlin,他會忍不住去想,這個深陷在他雙臂之間的纖細男人,在被其他男人壓在身下時,是否也是相同模樣。

  他沒有試過在網路上搜尋Merlin。Merlin也向他承認自己換過不只一個藝名。

  「我的第一個化名有點愚蠢。」那時他攪著冰咖啡,盯著冰塊在其中載浮載沉,眼神說不出是害臊還是羞恥,又或者兩者皆有,「叫Will。我那時還沒能完全走出對William王子的迷戀。」

  Arthur很少主動提起Merlin工作相關的事,對他而言詢問這些問題難以啟齒,不曉得該怎麼合宜地提出這些困惑,或者又該從何下手。他所受過的教育告訴他,要尊重每一個人的職業選擇,所以他尊重Merlin的,只要對方能每晚安然無恙地回到他們同居的公寓,和他一起分享晚餐,聊聊一天發生的瑣事,他就能夠將腦海深處堆滿問號的房間暫時關閉、鎖上。

  或許是查覺到Arthur無從出口的好奇,偶爾Merlin會自己提起這些話題。例如他是怎麼加入這個行業,或是為什麼繼續做下去,而不是淺嚐輒止。

  「我的第一個男友Edwin開發了我,並帶著我習慣鏡頭。」回憶這些往事時Merlin並未一直直視Arthur雙眼,他的目光在Arthur的鎖骨附近流連,偶爾才抬眼投來一枚淺笑,笑容卻有點疏離,「當你高中就輟學,必須負擔自己的生活,所能找到最好的工作是在廉價餐館,整夜抹著油膩膩的桌子,收拾人們製造出來的各種慘劇,兩個星期的薪水加起來還不夠付你半個月房租時,可以想見,拍片賺來的錢看起來是多麼容易。」

  Arthur望著對方,猜想現在提出任何協助對對方而言是不是一種屈辱。

  「我曉得你大概在想,為什麼我能夠把工作的性與私人關係分開?」Merlin說,在桌上用手指畫出一道隱形的線,將他的左右分成兩邊,「對我而言,我拍片,和建築工人造屋沒什麼差別。他們提供他們的身體、勞力與技術,我則提供我的。性是我擅長的技能,我的專長,我唯一專精的事情。我找不到其他更優渥的職業,所以我選擇待在這裡。」

  他端起Arthur平放在桌面上的右手,牽握至臉前,輕輕在最後一排指節印上一個吻。「那只是我從事的工作。並不是全部的我。」



  凝望著桌對面的Merlin,正一臉認真地用叉子對付麵條堆中的肉丸,那一道謎題又再度橫陳在Arthur面前。怎麼會有一個人,能夠在從事這樣的行業的同時,卻又無時無刻不散發著這樣天真無辜的氣息?

  Arthur好奇Merlin在鏡頭前是否也會不自覺地呈現這樣的狀態。

  「那是怎麼樣的環境?」他脫口而出,才意識到自己終於將深鎖在腦袋裡的問題倒了出來,詫異的同時也開始緊張,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在拍攝現場。」

  Merlin將叉子自唇邊拿開,穿入盤上所剩無多的麵條內,開始將最後的幾口繞上叉尖。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許久之後他才開口,收斂了外露的生澀,聲音平板得聽不出語調,「我可以示範給你看。」



  Merlin說到做到。

  用完晚餐以後,他洗了碗盤,請Arthur給他一個半小時準備。Arthur泡了一杯茶坐在客廳,努力想翻閱運動雜誌但無法集中精神,只好打開電視,卻還是沒法阻止自己每三分鐘就朝臥室的方向望一眼。那頭悄然無息。他不斷說服自己那是因為Merlin向來熱衷赤腳,動作也輕,只有在絆到什麼跌倒時才會發出大動靜。

  「我好了。」在時限結束以前Merlin從門後探出頭,露出一個羞怯的鼓勵微笑,等待Arthur走近他。「請進。」

  Arthur第一個注意到的依然是他們置於房間中央的雙人床,四周的燈具被移位過,從各種不同角度點亮,新的照明方式讓每夜就寢的臥是看起來不太一樣,而在床四周的各個位置,環繞著Merlin從他們公寓各處搜刮來的所有攝影儀器:兩台網路攝影機、相機、聖誕節姊姊Morgana送給Arthur的GoPro,以及Arthur自己小時玩過的舊V8。

  「我盡力了。通常不會有這麼多台攝影機,而且沒有腳架固定,多半是手持的,不過我們沒有預算聘請攝影師,大概也不真的需要啦……」Merlin對Arthur侷促地笑笑。「所有攝影機都打開了,除了這台,」他指了指那台老舊的V8,「但我想這些角度應該夠用了。」望見Arthur依然驚諤的表情,他連忙補充,「別擔心,只是為了逼真,等等結束以後你可以拿著機器,一台一台刪除檔案。」

  Arthur僵硬地點頭,也是此時他才注意到Merlin換上了浴袍。Merlin順著對方的視線瞄到了自己的衣著,發出「噢」的一聲。

  「我得換個衣服。等等。」他走到衣櫃,背著Arthur脫去浴袍,抽了條牛仔長褲與T恤套上,再走回來。「我就跳過內褲了。讓我偷懶一次。」他朝Arthur擠擠眼睛,接著柔聲指示對方,「去床上,衣服不必脫,找個舒服的姿勢坐下。我一會過去。」

  Arthur順從地照做。他坐到自己熟悉的床上,瞪著朝他群起圍攻的鏡頭,努力擺脫不自在,雖然明顯有點困難。

  Merlin在確認機器都正常運作以後走了過來,坐到Arthur身邊。他看了看僵硬的情人,再瞅瞅虎視眈眈的眾攝影機。

  「抱歉,我知道你向來不習慣拍照。我以前也是,在我還沒開始工作的時候。久了就習慣了。」Merlin說,Arthur扭頭望向他,眨了一下眼睛,凝視對方面上安撫的微笑,把所有滾到口邊的問題又悉數吞回胃中。

  「我會把你當作沒有經驗的新手,一步步帶你走。盡量放鬆,好嗎?」

  Arthur點頭,再次強迫自己的視線轉離攝影機,回來注視Merlin。

  「首先,導演會引導演員進入氣氛,讓兩個人熟悉彼此。我是Merlin,你呢,英俊的小伙子?你看起來像剛下班的樣子。介紹一下你自己。聽說這是你的第一次?」說這些話的時候Merlin笑了,但臉卻彷彿凝上一副薄面具。他的笑容帶著不易察覺的疏離。如果不是Arthur與他住在同一間公寓,每天有太多機會觀察對方,他可能不會發現Merlin的偽裝。他沒有見過這樣的Merlin。

  「我,呃,我叫Arthur。這是我的第一次,我呃,我很期待與Merlin共事。」他在腦袋裡搜刮著以前看片的印象,試圖讓自己一起融入角色,同時不要去一直在意攝影鏡頭。「我仰慕你很久了。」

  不知怎麼,Merlin居然因此兩頰酡紅。Arthur看不出來那只是演戲又或者Merlin真的在臉紅。「謝謝你。我會很溫柔地對待你的,別擔心。為什麼會想來拍片?」他問,同時將一隻手滑到Arthur腰後,謹慎耐心地畫著圓。

  「我呃,聽說……」

  「說你是直男。」Merlin壓低聲音說道,他的臉上依然掛著職業的微笑。現在Arthur知道了,那是Merlin工作時專用的笑容。他不確定自己喜歡這個。

  「我……沒有、嘗試過同性性愛,覺得可以被經驗豐富的人帶,又、又有錢拿,很不錯……」他支支吾吾瞎編了一個理由,而Merlin朝他拋來一枚「我曉得你盡力了」眼神。

  「放輕鬆。」Merlin愛憐地安慰道,「我會讓你很舒服的。」接著他迅速撤開,一併收回他放在Arthur身後的掌心,快得令Arthur措手不及。「第一場大概就是這個樣子。這時候化妝師會上來幫你補妝。有人會過來問你要不要喝水。我可能會再跟你多聊幾句,但通常不會。」

  他下床,走去擱在地上、用幾本精裝書墊高的桌燈旁邊,調整了一下燈光的角度,再繞到GoPro後面,將腳架搬前一點,然後依序調動每一台攝影機,包括那台失去功能的V8。Arthur盯著他專注到幾乎凝重的側顏,不曉得自己該作何感想。

  Merlin走了回來,爬上床,回到Arthur身邊。

  「你還好嗎?」他問。

  「還好。」Arthur回答他。

  「那我們就繼續。」

  他伸出一隻手,擱在Arthur胸前,就在鎖骨之下,輕輕摩挲。「試著放鬆,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別去看攝影機。」他傾身,在貼合Arthur嘴唇以前停下,「跟著我。」然後吻上對方。

  Merlin嚐起來依然那麼柔軟,舌頭調皮,牙齒細緻。他的嘴帶著漱口水留下薄荷香。Arthur捧住他的臉,追逐他的舌尖,感覺情慾在雙腿之間堆積。

  Merlin很快除去自己的上衣,跨坐到對方身上,再幫忙解開Arthur的襯衫,期間沒有忘記從對方那裡偷走幾個親吻。他讓雙腿與Arthur的平行,雙手撐住床墊貼合兩人胯部,挺動腰身,隔著牛仔褲的粗糙織料磨蹭兩人性器,再次吻上Arthur,然後滑到一邊,動手拆鬆對方皮帶,左手熟練地探入西裝褲內,隔著底褲擼弄床伴陰莖,沒有斷開與Arthur膠著的視線,灰藍色的眼珠流動著慾念。

  他剝下Arthur的西裝褲褪到膝蓋,但留下了灰色內褲,接著立刻湊上去,用嘴銜接手畫過的位置含吞著,將棉料打溼成一圈深色。Arthur向後支住上半身,微微抬著臀部迎合對方動作,腦袋微仰,半闔著雙眼發出輕嘆,眼角餘光卻在此時掃到了斜後方的攝影機,胃裡猛然空了一秒。

  Merlin似乎察覺他突如其來的僵硬,離開了他的下身,爬坐上來捧住他的臉親吻雙脣,舌頭滑入他口中,與他的一起攪動,並再次挺動腰支,繼續推擠Arthur腿間正在脹大的勃起,但在Arthur渴望繼續親吻時退開,翻到一邊踢去自己的牛仔褲,再撤回對方腰際,一口氣拉去灰色底褲與卡在膝蓋上的外褲,右手圈住Arthur的陰莖套弄幾下,再低首納入口中。他留在Arthur側邊而非雙腿之間,趴跪的兩腿大開,屁股高起,脖頸扭成一個奇怪的角度,而Arthur頓了一秒才意識到Merlin是在為攝影鏡頭讓位。

  這個領悟讓慾火流失了大半。他可以感覺Merlin同樣查覺到了,因此吞吐得更加賣力,另一手游移過來,同時愛撫著囊袋,希望能讓Arthur的陰莖再度硬起。他沒有努力很久就達到了目的;Arthur從來沒有辦法在Merlin的誘惑之下堅持太久。Merlin同樣知道Arthur的極限在哪,在過火以前就將他吐出,拉他起身,交換幾個親吻,再帶著他半躺到枕頭上,腿間勃發的性器正對著床尾那台GoPro。Merlin背對攝影機,跪坐在自己腳踝上,雙腿岔開跨在情人兩側,牽起Arthur的一隻手握住自己的勃起,另一隻拉到自己身後,讓情人的修長手指在自己的後穴入口邊緣畫圈。他半俯下身,舔弄著Arthur一邊乳頭,舌尖挑逗著逐漸變硬的突起,並在Arthur的兩指深入自己時偽裝享受地大聲呻吟,待後穴擴張得差不多以後爬離對方身上,彎身伸長手,去搆擱在床頭的保險套。

  指頭上的濕滑觸感告訴Arthur淋浴時Merlin就已經把自己準備好了。Merlin的事前準備總是很徹底。「我不希望你因為我而受傷。」曾經他這樣告訴Arthur,覽著對方腰身並在對方頸後印下一吻,承諾自己會一直照顧對方,例如現在,他依然堅持親自用他美麗的手指為Arthur戴上保險套。

  套好以後他爬回Arthur身上,在他耳邊低語:「這段都會被剪掉。」並從唇角奪去一吻帶走對方的僵硬,「別緊張,跟著我。」他說,然後向後坐,握住Arthur的陰莖,連同那一層薄薄的橡膠一起納入自己體內。

  將Arthur完全吞沒時他放浪地朗聲呻吟,而非如同他們平常做時那樣,安靜地不停吸氣,胸膛起伏,眼神始終專注地注視著Arthur,在他們開始劇烈交合以前都不會斷開。Arthur望著身上的Merlin,感覺曾經熟悉、每夜同床共枕的人忽然成為了另一個個體。一個陌生人。他擺動腰支的方式依然美麗,夾著Arthur的內在依然火熱、緊緻,然而他的動作卻透著一種說不出的機械感,彷彿他只是在施行某種行為。某種運動。他做,但心卻不在這裡。然而彷若浪濤的陣陣快感依舊令Arthur頭暈目眩,男友熟稔的技巧很快又帶走了他的心思,讓他全神灌注在生理感受上,享受著身上的人帶來的刺激。

  但是Merlin再度俯下身,貼著Arthur唇邊低語:「從後面上我。狠狠、大力地上我。」

  這不是他們通常做的方式。Merlin喜歡慢慢來,喜歡被Arthur緩慢地折磨,也喜歡反過來。他沒有真的說過,但Arthur可以透過他的表情知道Merlin的偏好。

  絕對不是像這樣。

  不是他厥高屁股,宛如奴隸一樣臣服地趴在對方身前,將自己毫無防備地在Arthur面前展開。

  他們試過幾次,但Merlin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他並沒有特別享受這種姿勢,只是出於討好Arthur願意偶爾為之。

  可今晚他卻主動要求。就在攝影機之前。

  Arthur推進他體內的時候可以感受到Merlin正強迫著自己努力適應這種狀態。

  「用力幹我。」他說,在Arthur更加使勁操進他身體的同時低聲命令,「打我屁股。」

  Merlin不喜歡、甚至有點痛恨這個,Arhur曉得,因為那會讓Merlin想起他痛苦的童年,為此他遲疑了幾秒,但在對方下第二次命令時還是咬牙照做。尖銳的巴掌聲迴盪在臥室裡讓人心驚,而Merlin臀瓣上大片的紅則讓Arthur萬分心疼,同時滿懷罪惡。

  「再來!」

  不要!Arthur暗想,不管不顧地彎身抱住Merlin,雙手緊摟著他的腰,報復似地咬住他脖頸邊的脆弱肌膚。Merlin像洞穿他的心思,在他身下粗喘著氣,一手緩慢地向後探,半環住Arthur精實的腰,輕輕拍撫對方緊繃的身軀。

  「就按你想要的方式做吧。」他低喃。

  Arthur輕輕吻著剛才留下齒痕的位置,才小心地扶起Merlin,讓他半跪坐在自己身前,單手掌住對方大腿,另一手套住Merlin的勃起,慢節奏地擺臀律動,小心地操起來,一面尋找著對方的前列腺,滿意地感受到Merlin逐漸在他掌中、在他懷裡顫抖。

  他挺動的節奏隨著Merlin被困住、不耐扭動的身姿與喘息加速,逐漸自己也迷失在對方的身體裡。他扳過Merlin的臉,向他討要一個綿長的深吻,捨不得停下,感覺自己就快要、就快要──

  「不能、別射在裡面!」忽然Merlin喘著氣大喊,大力推開身後的人,讓Arthur一下滑出他體外,並在對方從情緒裡回神以前,迅速回身握住對方勃起,剝下保險套,低頭快速吞吐幾次,接著用手來回擼動幾下,沒幾秒就讓對方射出來,白濁的精液濺上他靠得極近的臉,然後閉著眼睛抽開身,飛快眨幾下眼確認視線未受影響後,繃著身軀面無表情地下了床,快步奪入浴室。

  Arthur仍跪坐在床上不停喘氣,逐漸從射精後的快感恢復,視線緩慢地掃過床尾的攝影機,最後轉落到浴室緊閉的門上。

  他和Merlin一起完成了他人生第一部色情片,卻沒有絲毫的愉悅。

  他只感覺很糟糕。相當、相當的糟糕。

  他花了幾秒將臉埋入雙手內,深呼吸幾次,才挪步下床,繞過那一排攝影機,來到浴室門前,遲疑片刻後還是抬手敲了兩下。

  「Merlin?你還好麼?」

  沒有回應。在Arthur打算問第二句以前,男友的聲音才從門內悶悶傳來。

  「我沒事。」

  Arthur沒有就此妥協。「我可以進去麼?」

  這一次,Merlin真的沒有再應聲。他試了一下門把。沒有上鎖。顯然Merlin並未抗拒他接近,於是他慢慢地推開門。「我要進去了。」他說。

  Merlin站在鏡子前,雙手扶著洗臉台邊緣,半側過臉,凝望Arthur走進浴室。他的臉上懸著一抹破碎的微笑。

  「這就是我不想把工作帶回家的原因。如果你沒有把界線畫好,任由它們糊在一塊,得到的就是一團糟。」他努力想將笑容揚得更高,語氣維持風輕雲淡,卻失敗得徹底。

  Arthur走近幾步,但不敢碰觸對方。

  「在片場就是這個樣子。一切都是為了鏡頭,為了娛樂坐在螢幕前打手槍的觀眾。我會性奮嗎?當然。會爽嗎?大概。當然每次一定會高潮、會射精,但那都是──那就只是性、只是生理反應、只是在工作,可和你,那從來──」Merlin的聲音斷裂開來,他嚥了嚥,轉頭垂下臉,撐著面盆的雙臂不住顫抖。

  「我很抱歉。」Arthur低語,再靠近了幾呎,「我不該問的。」

  「不,你該問的,我們早就、我們早該討論這件事了,但是我……」Merlin轉頭回來,他望著Arthur,努力想微笑,但雙眼充滿的憂傷卻洩漏了他,「我太高估自己,以為能用這種方式讓你理解,卻只是把自己弄得灰頭土臉。」他胡亂抹了抹鼻子跟眼睛,再擠出一個笑容,似乎希望能夠以此安撫Arthur。

  可Arthur卻只看見一個快碎掉的靈魂。

  「過來這裡。」他說,朝Merlin伸出手,將對方拉入自己懷裡,按著他的後腦,讓他的呼吸貼著自己的頸窩。他緊緊擁抱著Merlin,嗅著流連在對方髮絲間、沐浴過殘存的餘香,直到感覺兩手間的那具身體終於停止發抖,噴在他頸側的吐息不再破碎凌亂,他才吻吻男友的太陽穴,悄悄在Merlin耳邊低語:「讓我補償你。」

  他牽著Merlin走回臥房,關掉每一台攝影機,熄去所有照明,只讓淺白色的月光隔著沙簾透進房內。

  他將Merlin安置在被單下,讓織料安全地覆蓋住他,再跟著鑽進被窩,摟住那只纖細的腰身,將鼻尖擱在Merlin漂亮的鎖骨上方,緩慢而滿足地深深吸入兩口專屬於情人的氣味,然後在上頭印下一吻,再一吻。他感覺Merlin終於抬動雙手,扶起他的側顏,拇指憐惜地摩娑、畫起圈。他們的雙腿在床被之下交纏。

  「今晚你和我在一起。」他低聲告訴Merlin,用鼻尖蹭了蹭對方高聳的可愛顴骨,「只有我們,沒有其他人。」Merlin側過臉,在他的下巴啄了一吻作為回答。Arthur欣然接受這個答覆。

  他挪到Merlin正上方,從喉結開始一路往下印吻,用舌尖彈舔Merlin兩邊的乳頭,然後是肋骨中央的凹陷,肚臍,最後是精心修剪過毛髮的私處。還沒發洩過就又被情緒澆熄的陰莖此時正疲軟地癱在他兩腿間。Arthur小心翼翼地確認Merlin全身都安然地罩在床單之下,沒有任何一吋肌膚失去被單的保護,才將自己置於對方雙腿之間,抬起Merlin的雙腳分別架到自己肩上。

  換我作你的傭僕。他想著。伺候你、照顧你,直至生命盡頭。

  他虔誠地捧住圓潤的雙臀向上托起,讓Merlin的入口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然後他探身向前,伸出舌頭沿著那一圈括約肌起始,緩慢地往內部逐吋舔進。他可以感受到Merlin的手無助地緊揪著床單,被壓抑過的呻吟和喘息連綿迭起,鼓勵Arthur更加賣力地取悅對方。他用舌尖撥弄、打濕內側細緻柔嫩的肌膚,感覺Merlin掛在他肩頭的雙膝渴望合攏卻又怕夾痛他腦袋,只能讓腳跟無措地在自己背上來回摩擦。

  等他滿意地暫時放過Merlin後穴以後,他爬回到情人身前,發現對方泛紅的目眶內,灰藍色的眼眸已經被慾望染深,於是他邀功似地要了一個吻,另一手順勢滑到Merlin已經半硬的陰莖上,徐緩套弄起來。

  Merlin為他將雙腿敞得更開,左腳曲起,足踝勾住Arthur的右膝蓋後輕輕磨蹭,享受地闔上眼睛輕哼,隨著對方的節奏小幅度抬動臀部,緩慢地幹著Arthur的掌心。Arthur微笑起來,俯下身姿,輕咬了Merlin誘人的側腹肌肉一口,再用鼻尖沿著可口的人魚線往下探測,將所有Merlin的氣味都吸進肺底。他用嘴接手右掌的工作,賣力吞吐著,一面愛撫情人美麗的胸腹。

  Merlin探出手握住他的,將Arthur拉回自己身上,與自己交換一個纏綿的深吻。

  「你想要怎麼做?」Arthur稍稍退開,貼著Merlin的嘴唇低語,「告訴我。」

  Merlin睜開迷濛的雙眼,小聲地喘息告訴他:「從正面。我想……我想看著你的臉。」

  Arthur答應了他,拿過一枚保險套用牙齒撕開包裝,替自己戴上,然後安置在Merlin的入口前,小心、緩慢地推入Merlin體內。

  Merlin的眼睛從未離開過他。

  Arthur覆在Merlin身上,動作不疾不徐,耐心而沉穩,一下一下操著Merliln炙熱的後穴,細細感受著被他包圍的熱度,並在Merlin刻意收緊肌肉時低低呻吟。他曉得Merlin喜歡看著他,看著Arthur被自己逐漸逼至邊緣,或是反過來,讓自己被Arthur逼至邊緣。

  Merlin用手肘撐起自己,勾住Arthur,拉他過來與自己接吻。Arthur抱住他,挪動兩人身子,直到Merlin大半背部斜靠上枕頭,讓他能更深地埋入對方身體裡。他們交換了無數個吻,享受著彼此的身體與律動節奏,感覺愉悅從下身一路蔓延,傳遍周身,讓他們不停追逐抵達極樂以前的欣快,然後環抱著彼此,直待高潮淹沒過他們。



  Arthur理所當然是今晚拖帶兩人一起到浴室清潔的那個。Merlin在他用手測試水溫時坐在馬桶上,一臉甜蜜憨笑地注視著他。

  我愛你。當他被Arthur抱在懷裡清洗後庭時,埋在對方肩頭這樣說著。當然那更像是一聲咕噥,不過Arthur明白他想說些什麼;為此他啄了啄Merlin亂七八糟的黑髮,然後用熱水將兩個人身上的汗水和體液都沖了乾淨。

  終於他們再次清爽地鑽進被單。Arthur將手搭上Merlin的腰,輕輕愛撫著,額頭抵住對方頸後,注視情人背心上那一點黑痣。

  幸好Merlin今天已經拍攝完了,到下一次開機大概還有幾個星期,他們明天都不需要工作,所以至少,他們今晚都能好好休息。

  他慶幸地閉上眼睛。就在Arthur幾乎要沉入睡眠之際,Merlin的聲音從床的另一頭傳來。

  「Arthur,你睡著了嗎?」

  他只能用兩聲模糊的悶哼來回應對方。一小陣窸窣之後Merlin翻過身來,眼神在銀白色的夜色之下格外清亮。他枕著一隻手,另一隻探過來,罩住Arthur曲起的上臂,緩慢地摩娑。

  「昨天我報名了社區大學的寫作課程。」他說,羞澀地垂下視線不再直視對方,「因為你稱讚過我寫的那篇、關於街友的文章,所以我想……或許我可以試試看,朝這個方向發展……我是說,畢竟色情片演員的壽命短暫,我總有年老色衰的一天,還是得為將來另尋出路……」

  他期望地再次抬眼,看見面前Arthur慢慢揚起微笑。Arthur伸手握住Merlin撫弄著自己上臂的手,牽至唇前印了一吻。

  「你知道,你廣大的影迷與合作對象都會很傷心的。」

  「那真是太遺憾了,」Merlin跟著微笑起來,「因為我已經答應某個人,在退休以後,只有他才能獨享我這天賦異稟的才能。」

  「我有榮幸知道那個人是誰嗎?」Arthur繼續笑著,但笑意更濃。他鬆開Merlin的手,改摟住對方腰身,托住他臀瓣,將Merlin帶近自己,直到四唇之間只剩下一吋距離。

  「我想你已經知道了。」Merlin說,然後合上那最後一段距離。


END


2016.4.29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