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Parallel Connections Over Symmetric Spaces/ 平行線 第五章

最後更新:4/20

Parallel 5

  死亡的比例沒有一點變化。除了4.5%的誤差外沒有任何異常。Charlie再跑了一次數據,試著找出其中的錯誤。他發現將先天缺陷兒和撒利多邁德胺(註:Thalidomide,一種安眠藥、鎮靜劑,已禁用)的使用資料做比對,高峰出現,攀升得很快,然後在1961年大幅跌降。他皺著眉頭,按下列印人口統計表。

  Terry總是會在電腦旁的方形小瓷罐裡放滿許多彩色的奇異筆。他偷了一把,將它們撒在空蕩的會議桌上。找到一疊紙,用一只裝著早已冷掉的咖啡的馬克杯壓在上頭,開始在紙上著起顏色。

  「你很無聊嗎,Charlie?」David的聲音傳來。Charlie眨眨眼,抬頭。David就站在他身後,手裡端著一杯熱咖啡和一盒甜甜圈,「我們5分鐘後有場會議,所以我帶了點心,你要來一個嗎?」

  他選了一個灑了五彩巧克力的。

  「這是什麼?」David問,眼睛盯著那幾張被標記的紙。

  「資料錯了,」Charlie回答著,「要不是死者不斷增加,就是藥物使用者突然之間意識到健康概念,要不然就是資料錯了。」

  David抓起其中一張表格,上面塗滿了綠色和藍色,還有幾個數字用粉紅色圈了起來。本地、州際、未知。David花了一分鐘才讀懂,但當Charlie 開口想解釋時,David的話讓他止了聲,「是來源,對吧?」

  Charlie點頭。「至少有兩處是錯誤的數據。或者還有更多。我還沒完全完成。照這些數字被挑選和混雜的方式,加上不同的型號和價值,就更難標記了。一點小更動就會有很大的影響。」

  「蓄意的?」

  Charlie搖了搖頭,「還不能確定。也可能只是人為過失。」

  「你要多久時間才能追查完畢?」

  Charlie將袖子推高,看了看手表。他5點半還有一堂課,但如果他省略午餐──「我可以再吃一個甜甜圈嗎?」

  David將盒子推至他面前。

  那場會議在四周進行著。他回答了幾個問題,但大多數的討論都只是直接穿越過他的腦袋。數字碎了一地,不符合的裂縫,很有趣。喀、喀、喀,全都落了下來。

  「Charlie,會議結束囉。」Terry站在那兒,瀏海覆在眼前。她真的很漂亮,有一張溫婉的臉,還有歲月賦予的成熟,Charlie想,就和他們的母親一樣。他猜想她在求學時的模樣,還有她和Don在一起的模樣。Kim看起來比較年輕,和Charlie一般年紀。他可以找到答案,只要翻越他們的檔案,或是撥通電話給朋友問問。他甚至可以上網查。

  「我會,呃,還筆的。」他說。Terry望著他良久,他努力撐住微笑。

  「好。」她答道。她的眼睛是綠色的,墨海綠,「如果你需要個人談談,跟我說一聲。」

  他完成了數據,整理好,收進檔案夾裡,然後撿齊她所有的筆,包括滾落地上的那支。他還是不了解她指的究竟是什麼。

  「為什麼我會需要找她談談?」晚些時候,他問著Don。他們回到家,老爹在廚房裡吹著口哨,顯示他根本沒在聽他們說話。Don摳著啤酒瓶上的包裝紙。Charlie該去批改研究生的報告了,可是他現在根本沒有辦法專心。Terry的表情一直在他腦海裡縈繞不去。

  「我不知道,Charlie。」Don回答。啜了一口,喉結在他吞嚥時滾動。領帶被拉鬆些許,歪零地掛著,不過他沒有解開襯衫上的第一顆鈕扣,所以當啤酒滑經喉頭時,他差點嗆住。Charlie差點想傾身解開那枚討厭的小東西,可他沒這麼做。他只是用筆尖敲著桌面。

  「也許她只是想對你好一點。」Don放柔語氣,而Charlie瞪了他一眼。Don回瞪,然後他們的老爸從廚房端著晚餐走了出來。

  「你們倆現在又在吵什麼了?」他問,將砂鍋摔在桌上,對他們揮舞著他戴著隔熱手套的手,「算了,我不想知道。吃飯。」

  晚餐過後,Don自願和爸爸一道洗碗,但是老爹從皮夾裡抽出一張20元,「去買桶冰淇淋。藍莓口味的,如果他們有賣的話。帶你弟弟一起去。」

  Charlie覺得自己像是被懲罰那樣,他抓了夾克,跟著Don出門。

  Don僵硬著背部的線條,他剛才在餐桌上幾乎不發一語。「上車。」他命令,Charlie繫好安全帶,手指在膝上糾纏成一塊兒。

  「爸以為我們又在吵架了……」快到超市時他低語。

  「很好,」Don應著,將車精準地甩入停車格,「比真相還好。」

  下車時他摔上門,Charlie笨拙地試著解開安全帶,最後終於放棄。引擎依然是發動的,他最好乖乖待在車裡等著。

2008.4.17

--2008.4.19更新

  在車子裡其實沒什麼事情可做。手撫過過坐墊的線條,把收音機打開又關上。他坐立不安,數字好像都從他的腦海中逃走了,計算失蹤。或許他只是累了,又或者壓力太多太大。他很努力,但這還不夠。翻攪著儲納箱,找尋著除了街道指南以外的讀物,雖然地圖拿來做四色問題(註:four colour map problem,又稱四色猜想,用四種顏色為相鄰區塊著上不同的顏色)也很有趣。不過Don討厭他在他的書上亂塗鴉。

  箱底還有幾個保險套,就在後面,在一包口香糖、三支用橡皮筋綑在一起的鉛筆還有一副舊墨鏡的旁邊。
  錫箔紙屑被揉成一團,撕開過的邊緣很粗糙。或許不只一張。有效期限的數字是用藍色的點印上的,一共87個。2008:05:05。

  他將它們全部掃了出來,在腿上攤好。錫箔碎片沙沙作響,被街燈照到的部分輝映出銀灰色的光。一共有12張。他不知道原本應該有多少個。他都是從販賣機中買的,或是7-11的盒裝。他將它們留在辦公室,因為爸有時候會將衣服送洗。

  他知道Don會和別人上床。他真的知道,但……他猜想他們的父親是否曾背著母親外遇。會不會,她發現一張名片,或者一封信,甚至是他外套口袋裡的一枚保險套……

  Don回到車上時,他正小心地將黏在一塊的包裝撕開。粗糙的邊緣困擾著他,但是他繼續將它們一個個分開。就快好了,只剩三個還黏在一起。Don的手溫柔地覆上他的,「Charlie,別弄了。」

  「你有買到冰淇淋嗎?」他問,望向窗外。

  「藍莓口味。他們──我在這裡和一個人發生關係。」

  「Terry?」

  「不,不是Terry。」有一種感覺在隱隱躁動,Charlie看著Don砸著方向盤,他知道他等會就會開始大吼。但其實Don從不曾大聲嚷嚷。他不知怎麼就是能不用提高音調也可以吼出來。「我不知道我見鬼地幹嘛要向你解釋,我不知道,Charlie!」

  「你不需要,」他說,那些話就這樣衝出口,「我不該亂翻的,這是你的車,你的東西。」他試著撿起那些小包裝,可是它們灑了開來,拿不住,其中一枚從他的腿上滾落,卡在椅子中間,Don咒罵了幾聲,又搥了一次方向盤。

  「聽著,別碰任何東西,好嗎?把手放在腿上,然後就、就坐好就是了!」Don傾身試著勾出那枚保險套,他的手擦過Charlie的,他手裡還握著一枚。錫箔包裝割傷了他的手心些許,Don小心地抽出手指,取出那枚包裝。當他在椅子底下摸索著Charlie弄丟的那枚保險套時,他的頭枕著Charlie的大腿,還有──

  Charlie的手貼著他的頸背,刮著Don耳後光潔肌膚上的細毛,他頭髮修剪過的那處,剪得和平常一般短的那處。「你剪頭髮了,」他低喃,感覺到Don點了頭。

  好一會兒,Don嘆了一口氣,起身。Charlie的手從他頸部滑下,滑至他們倆之間。「Charlie,」他輕聲說,「這行不通的。真的。」

  而Charlie無法回答。



  老爹將冰淇淋舀進杯裡,Charlie端著他的走到了餐桌旁,可是他無法將心緒定在研究上。電影在播映著。也或者,是因為冰淇淋裡參的糖,或是藍莓的味道嚐起來不是真的藍莓。化學物質蒙騙他的味蕾。Don看著新聞,音量調得很小,所以不是那個的緣故。

  「我要到後面工作了。」他宣布,收拾起所有的報告。

  老爹朝他的背影揮舞著湯匙,「天明以前你得上床睡覺呀,聽見沒,Charlie?」

  Don什麼都沒說。



  大部分的筆記都整理好了。Charlie伸伸懶腰,打了個哈欠。已經是凌晨兩點了。他開始檢視起其中一塊黑板。那是個舊問題,一個他已經研究很久,卻始終無法完全解開的問題。他想,或許,或許他可以找到原因。有什麼東西躲在之後,一個雛形。就像在追蹤一隻海怪,粗淺的輪廓在暗沉的綠色湖水中若隱若現,他必須找出來,找出牠們的身長,找出鰭的弧度,數清楚那些銳利的尖牙。

  他喜歡他的耳機,能夠把在腦海裡亂竄的那些話語悉數驅趕出去,但後車庫很靠近街道,一會兒他就會聽到為數不多卻在夜裡更顯刺耳的車聲。

  他掌握了部分,靈感匯聚到了中央,逐漸滑向證明,滑向解答後的真正結構。所以當門打開又關上時,他不曾停下書寫。粉筆灰漫在他的手上,他的前臂,臉也被白色粉末沾花。當他舔過下唇時,他嚐到了藍莓和粉筆的味道。

  「Charlie,我和爸談過了。」

  粉筆並沒有真的掉下來。他用另一隻手接住了。

  「我要去申請轉調。」

  他吸了一口氣,險些嗆的咳了出來。他問,「Albuquerque嗎?」

  「其他地方。可能是東岸。」

  「你可以留下的……」Charlie低語。他抓起板擦,開始淨空黑板,擦去方程式、真正的工作,擦去一切陳舊的事物,「我以為你喜歡LA。」

  「不──Charlie,你難道就不能停下來聽我說話嗎?我要搬走了。」

  Charlie拾起粉筆,對著他寫的最後一行算式皺眉,試著弄清楚他先前究竟進行到什麼地步。「San Francisco也其實並不遠呀,」他喃喃自語,畫了一個方格,之中又一個方格,一條曲線在兩者之間。粉筆碎開了,線條在末端糊成一塊。「San Diego也是。」

  「我不回來了,Charlie。」

  他將圖示擦去,又試了一次。

  「我和爸談過了。我告訴他關於Kim的這件事,這、這沒有辦法解決的。」

  他需要一支新的粉筆。

  Don在說著關於他的事業,一個在New York的新職位,一份在Washington的差事。Charlie沒有辦法聽進去。他已經畫出圖了,一定有個方法能描述那道曲線,把它帶入他已經算出的那道方程式裡,然後問題就會迎刃而解。就快到了。他只差一點點。

  「Charlie?Charlie,別弄了!停下來!」Don搖著他,而Charlie不自覺地退開躲向黑板,抹亂所有的式子,數字印在他的T恤上,袖子在他抬起手時弄髒了一連串的方程式,而他──你不該這麼做的。你不是這樣處理事情的。他用力地推開Don,Don向後退了一步,Charlie則向前,粉筆在他手中碎成粉屑,他再度推開Don,在他外套黑色的部分留下一個白色手印。

  Don抵著門,他的外套敞開著,露出他配戴的槍套,皮帶從他的前胸環至後背,笨重的黑色對比Don雪白的襯衫顯得刺眼,Charlie再次推了他一把,槍托擠壓到Don的手,陷了進去。他說,「你沒有要離開,你回到你的公寓了,你沒有告訴我這些事。你不在這裡。你沒有要離開……」他重複地念著,重複,再重複,Don雙唇緊閉,眼神透露著痛楚,但是沒有走開。

--2008.4.20更新

  他解開Don的領帶,手指笨拙地移動著,但領結不聽使喚,一切都不聽使喚,終於,它滑落至地上。他解開第一顆鈕釦,Don嚥了口唾液,Charlie的手指撫上頸部,鑽進領口內,如此他的手才能環住Don的喉嚨。他解開第二顆。再一顆。接著他偏過頭,親吻Don的嘴邊而非雙唇。他吻過下頷、吻過脖子側邊。他又偏了一點,如此他才能沿著喉頸一路吻下,舔過喉結,感受到Don的脈搏在舌尖下跳動著,於是他吸吮著,直到它加速狂跳。

  他推去Don的襯衫,以嘴描繪著鎖骨的曲線,接著手向下撫去,掌心下,Don胸前的毛髮柔軟地鬈著,他抬臉,低喃,「我要跪下去了……」他哥哥闔上眼,弓起了背,只是一點點,但已足夠讓Charlie在Don抓住他手臂時貼近。

  他們接吻,那麼突然,那麼深,那麼濃烈的吻。Don甩開他的外套,然後是襯衫。手指開始揪住Charlie的T恤,將它用力扯過他的頭。他們在房間內打轉,最後撞上黑板。Charlie的呼吸被奪走,不斷地被Don奪走,他不讓他換氣,持續地推擠著,槍套戳著他,而他無法抵抗。Don的手貼著他的後腦勺,他的另一隻手則忙著拉開他們的拉鍊。Charlie注意到槍套的皮革摩擦著Don的肌膚,咬住它,舔它,Don掙扎地發出聲音,於是他又再做了一次。他的長褲被推到了底,蹭過黑板,Don猛然扯開它,而這次,換Charlie呻吟出聲,因為Don的手擊上他的雙臀,那幾乎是夾帶著痛苦和甜美一掌。

  Don的舌頭就在他耳中盤桓,他顫抖著,因為那不該是這樣,那幾乎是侵略性的,但是一股電流立刻從雙腳竄流到下身,到Don持續進攻的舌。他放開槍套,將臉埋入Don的頸間。靜止不動。

  接著Don將他托起,Charlie深深吸了一口氣,那是他哥哥的味道,是汗、是性、是皮革,他想啃咬他肩膀的線條,而他也這麼做了;嘶聲從Don口中溢出。他直視著Don,他們的臉好近,幾乎貼在一塊兒。汗珠布滿Don的額頭,Charlie想舔淨它們,而他也這麼做了。Don閉上眼,再次發出了那個聲音,而這次,Charlie聽出那是個呻吟,一個含在嘴裡的呻吟。

  「脫掉,」他低吼,「脫掉。」Don鬆手放開他,費力地想解開皮帶扣環,Charlie的慾望在那,在他們之間。可他沒有辦法不掙扎,他渴望將自己壓向Don,渴望在他懷中找到天堂。Don的皮帶滑落至地上,發出一個金屬撞擊聲,手銬、鑰匙,連著褲子一併滑落。Charlie退開些許,Don吸了一口氣,他仍直直盯著Charlie,接著他踏出他的運動短褲,解開槍套,脫去襯衫。他們一絲不掛。

  現在他們兩個都一絲不掛了。

  粉筆灰也弄髒了Don的臉。Charlie的手早被擦乾淨了,他將它們擱在Don的肩膀上,手心順著胸口而下,擦過乳暈,接著是平坦的腹部,那裡有道疤,還有一道,已經痊癒的抓痕,然後是下腹,還有──他記得他哥哥的身體。

  他和以前不一樣,更柔軟也更堅強了。他胸前的毛髮,不知為何是淺灰的。他的雙臀──很窄,即使他知道那只是因為尚未發育完全,而Don並不是真的變了。他只是更成熟了。他依然會在Charlie的手指刷過臀部時,在Charlie的手緊貼著那裡時發出那個聲音。他們猛烈地糾纏在一塊,身體是如此地契合,他們彼此契合。而Don發出的那個聲音,Charlie永遠不會忘記。同樣的聲音自他喉間傳出,Don擁住他;他們彼此磨蹭著,下身貼著對方。Charlie能感受到手下肌肉的顫動,還有Don身體的節奏。這就是他所渴望的,他所渴望的全部。

  他的頭撞上黑板,雙腿攤軟,他抓住東西好撐住自己。是Don先動作的,他抬起Charlie的腳,將他舉起,讓他的背抵著黑板。就是那個角度平衡了一切。Don的手托著他的背,指頭掐入Charlie的雙肩,而Don的手就是他們身體相遇的支點。他沒有辦法移開眼,沒有辦法將目光從Don的臉移開,從彼此的交合處移開,從Don的慾望抵著他的移開,從Don臉上緊繃的情緒移開。Don始終直視著Charlie。

  他得、他得動,但Don靠了過來,而平衡崩解了;Charlie以為自己會重重跌下,可Don抱住他,他被固定住,Don壓了過來,接著Charlie達到了高潮,呻吟被Don吞進嘴裡,他不斷顫抖、顫抖著……

  「天哪,天哪,Charlie……」Don低語,他的嗓音太過靠近,太過濃烈而蓋去Charlie刺耳的呼吸。Don的手握住他下身,Charlie險些退卻,這太多了,可Don的手向頂端滑去,Charlie射出的部分;接著Don用那些精華潤滑了雙手。Charlie又立刻興奮了起來,他懂了。他懂,將腿纏上Don的腰,手攀上身後黑板的邊緣,緊緊抓住。Don的手滑入他股間,拇指摩擦著那些皺褶,冰冷卻光滑,而後,溫暖和熱度充滿了他。Charlie將自己獻上。

  Don進入他。他的雙眼半闔著,手臂微微扭曲,肌理爆出;Charlie覺得他沒有辦法──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然後一切都沒事了,可以的,又一次,可以了。

  Don動著,抽出、滑入,Charlie騎在他腰上,Don進攻的更快、更快──Charlie在Don注視著他時、在Don猛然將他推向後抵著黑板,將他的腿抬得更高,滑得更深入時明白,那會有點痛,Charlie的表情說明了,但當Don將臉埋入他頸間而達到高潮時,Charlie深信,一切終究會沒事的。




--第五章結束。2008.4.20




特別感謝魯蛋姊姊、芒果姐姐和Sonic的協助!

--
偷看的時候最後一段看到哭……頭一次看英文看到哭……
Charlie,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脆弱、糾結啊……


2 feedback:

Comma

很好看,請繼續加油
雖然翻譯的工程很浩大

少言。菁

Oh my...是Opick嗎?
你從PC Home搬家到Blogger了麼?
我非常喜歡你的Heil Hitler哪!
你的細膩文筆總讓我讚嘆!
看到你來是我的榮幸。:)
我會繼續加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