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Parallel Connections Over Symmetric Spaces/ 平行線 第九章

最後更新:5/16

Parallel 9

  他不再執著於P對NP,因為他沒辦法解開這個謎題。他需要新的問題讓他的腦袋保持忙碌。

  他去了一趟母親的墓園,和她說說話。他不能向她坦白所有的事,因為Don不會希望她知道的。於是他只能道歉。

  回家的路上,他父親輕聲說:「Charlie,這不是你的錯。」而Charlie只能無言地搖頭。

  從第一天起後,他就再也沒進過那間醫院。Terry經過他家時,探訪了他工作的車庫,就站在Don以前常駐足的那個位置,門開著,光隨著她的身影透進房裡,只剪出了她的輪廓,他幾乎看不清她的臉。「他醒了,」她說,「他想知道你還好不好。」

  Charlie盤起手,又放下。「我、」他回答,「我很好。」

  Terry點頭:「你會去探望他嗎?」

  「我呃,不了。我想不了。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忙。」

  「好,」她回答,「沒關係。」隨後她離開了,Charlie再度將自己埋回他的工作中。



  已經過了九天,Don出院了。他的腿傷痊癒的很好,雖然還留有一道疤和些微的感染,但是他很好,他們的父親這樣告訴他;Charlie則點頭。「你要不要一起去探望你哥哥?」他問。

  Charlie剛準備好他的午餐,幾塊三明治和一杯牛奶,「不了,」他回答,「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忙。」

  他仍能感受到他父親在離開廚房時依舊徘徊在他身上的目光。很沉重。可Charlie漸漸習慣了。



  兩個星期又六天,他又熬夜工作,Amita在回家時順路來看看他,結果幫忙他研究到午夜時分。他為她從販賣機買了一罐可樂、一包M&Ms分享包,她微笑地一口氣喝光。螢幕照亮她的臉,於是Charlie傾身吻了她。

  可樂和護唇膏的味道。她回吻他,手下她的頭髮是那麼柔軟、那麼美好。一切是那麼美好。

  可是她向後退開了,皺著眉。「Charlie,」她開口,「我喜歡你,真的。可是我現在,呃,和Don在交往。」

  他以為她是在說另一位論文指導教授或學生理事會的事,而他總是能對其滔滔不絕地提出看法,卻在她重述他哥哥的名字時全忘得一乾二淨。

  「妳在和──妳和Don?」

  她點頭,Charlie從沒料到──Don喜歡有著一頭直順飄逸長髮的女人。事業女強人。

  「那次意外以後,」她繼續,「我路過醫院,然後我們聊了一會兒……我猜是我約他出去的吧,還是他約我的……雖然只是幾次約會,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他,Charlie。」她咬著下唇,看起來很美,而Don會喜歡這幅畫面。「我以為你早就知道了。」

  「我們、我們比較不常聊天。」他喃喃。

  她嘆了一口氣,起身,背起背包抱著書。「我該走了。聽著,Charlie,一切都跟以前一樣,可以嗎?我們還是……這不會改變任何事情的,對吧?」

  「當然。」他回答,輕輕微笑,向她揮手道別直到她的身影離開視線。他坐了下,關上電腦,將身子攤在椅子上,努力屏住呼吸。



  距離Don中槍的那個星期四已經過了三個月又一個禮拜。Charlie回到家中,Amita正攪拌著生菜沙拉,在廚房裡陪他們的父親。Don走向冰箱,拎出了兩瓶啤酒。當他看見Charlie時,又轉身回去取出第三瓶。

  「Charlie!」Amita喊,微笑著把碗傾斜好讓他看,「黃瓜和優格,我媽的食譜,你肯定會愛死它!」

  Don開了瓶啤酒擱在桌上, Charlie拿了起來,但沒有喝下。「這看起來──是松子嗎?」他問,Amita則笑著用湯匙舀了一些給他。

  Don和Amita離開時,七點剛過。Charlie負責清洗碗盤。他的父親幫忙擦乾,不過他並未和他提起任何有關於Amita的事情,只是聊著今天在救濟站發生的插曲。

  過了午夜,他沖了個澡,換了套衣服,從收藏襪子的那格抽屜中掏出幾百塊,塞進口袋裡。距離計程車抵達要20分鐘,而他並不介意。他走了一小段,在街口和司機碰頭。

  San Diego的星期六之夜,計程車隨著車龍慢了下來,他選擇走完剩下的路程。他們在他手上蓋了個章,他便進了酒吧,灌了一杯酒。又是一杯。

  「你今晚口很渴嗎?」有人在對著他的耳朵大吼,是個有著一頭俐落短髮和漂亮眼睛的女人,瀰漫的灰煙下微光勾出她的輪廓。她請他另一杯酒,而他向她道謝,並滑入舞池中共舞。她認識個朋友有管道,Charlie付了20塊換了點搖頭丸,音樂轟炸著耳朵,節拍重擊著鼓膜。震撼的音效起了作用,女人笑了,他跟著微笑,身子隨著音浪舞動。

  他們擁吻,可他不斷分心。她的一個朋友靠了過來,一個有著一頭亮紅長髮的女孩;Charlie把玩著她的秀髮,女孩們則開始熱烈地擁吻,於是他只好離開。

  他要了一瓶水,旁邊的一個男人將自己剩下的灑在他臉上,他不禁大笑,因為那很冷。他甩甩頭,水滴四處飛濺。握著空瓶的男人對他咧開嘴,他們滑入舞池。



  「洗手間。」男人在他耳畔嚷著,那人高佻而俊美,金髮,還有令Charlie想伸手品嘗觸感的柔軟瀏海。

  「好,」他同意,擠進了狹小的空間。一切都那麼熟悉,一切都那麼美好。Charlie跪了下,男人則在結束後將他一把拉起;一聲嘆息在Charlie高潮時字喉中逸出。他們把手隨意抹淨。男人伸出手,說道;「我叫George。」

  「Charlie,」他回道,「很高興認識你。」



  每件事都塵埃落定成一套規律,有時週六Don會帶Amita來晚餐。他們則在週一共進午餐;Amita有回告訴他,說他哥哥是個「很棒的人。不過你應該早就知道了吧,Charlie。」他會微笑。週四下午則和Larry一起研究論文,週二、週三、週五和週六深夜,他會出門,找個人擁抱自己,就如同從前的那七年一般。除了偶爾的週六晚餐。

  Larry的研究進行的很順利,Charlie則又和George上床。他開車至San Diego,省略過夜總會那一套,直達他的公寓就做愛。他仍沒有給George他的號碼;他也不過問。他們並不常聊天,只偶爾跳跳舞。Charlie弄濕自己的T恤時,從他的衣櫃裡借了一件。

  有天他忽然明白自己正穿著向George借來的T恤,罩著Don的舊外套。那時他正在演講,而這個念頭實在太荒謬的可笑,於是他開始大笑。台下的學生們看他的眼神彷彿他是真的發了瘋而不再只是個古怪的數學教授。但他不著痕跡地帶開話題,談起一則關於費曼(註:Richard Phillips Feynman,1965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提出了費曼圖、費曼規則和重正化的計算方法,1951年轉入加州理工學院任教,直到1988年因腹膜癌逝世)的鮮事趣聞。演講結束後,他將Don的外套留在椅背上。

  「很高興你們兄弟倆沒事了。」有天老爹這樣說著。Amita在客廳裡陪Don看著球賽,Charlie則待在廚房,把碗盤泡水,也或者,他只是煩躁地在那裡閒晃打發時間。今天是星期四,他想,也許今晚可以再出門一次。市區有間酒吧。

  「嗯,」Charlie應著,「我們沒事了。」




--第九章結束。2008.5.16


--
原諒我的懶惰和任性、還有荒誕可笑的藉口。


3 feedback:

Comma

Charlie, Charlie, Charlie...
They make me get heart disease.
(我想我的英文沒有爛到連這麼簡單的一句話都打錯,但是很難說)

少言。

I can't tell,因為我也是常常寫錯的那個人。:P

最令我難過的是,Charlie最後是選擇將Don的外套留下。

sherry

我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部小說,是悲劇?
我怎麼覺得我看每一ch心情就更往下沉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