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Parallel Connections Over Symmetric Spaces/ 平行線 第十四章

Parallel 14

  Charlie曾想像過Don出席父親葬禮的畫面。他們會一起買醉,打架爭吵,在空蕩蕩的屋子裡做愛,最後Don會離開。他已經在呆坐在旅館房間,瞪著電話好一會兒了,瞪著父親在上飛機前寫給他的號碼更久。

  他不能撥那個號碼。很疼,就像被人狠狠在胃上踹了一腳,可是他撐得住。他們問過他想不想參觀FBI辦公室;他拒絕了。有人問他,他是不是Don Eppes的弟弟時,他點頭。他們讚賞地告訴他Don是多麼傑出的一個人。

  他回到家;老爹沒有問,Charlie覺得這是項考驗,他該通過的考驗。結束了,他熬過了,這樣告訴自己,或許就會成真。只有在深夜時分,只有在別人床上,他才會想念起Don。現在他會帶這些人回家了,因為他父親會很開心他這麼做;天知道,Charlie這才領悟,自己並不常令爸爸露出笑臉。



  「Charlie。」某天電話的那端傳來的嗓音一度那麼陌生,他想不起來,直到對方呢喃著他的名字,反反覆覆一遍又一遍,他才驚跳起身,把辦公室門關上後坐回原處捧著話筒。

  是Don在話筒的那端。拙劣的自我欺騙頓時迸裂。Charlie努力描繪著他就站在Washington,站在街角聽著手機的模樣。

  「在第五大街和MacNaulty路的交口等我。」Charlie在Don說話的同時用鉛筆記下。

  「什麼時候?」他問。

  「你能不能──什麼時候──」然後他說,「現在,」馬上。Don不再多說什麼,電話線上只剩下他的呼吸聲,也或許,是微風吹過收話器。「Charlie。」只有這個字,然後就被切上撥號音。

  第五大街和MacNaulty路的轉角是家餐館。Charlie開著車抵達,找到個停車格,用口袋中所能找到的每一個硬幣把計時器塞飽,然後就站在那,雙手插在口袋裡。他毫無頭緒Don指的究竟是那家餐館,或者只是轉角的人行道。真正的轉角。

  他穿越過馬路;就在路旁的邊攔,隔著餐館玻璃窗,他看見Don就坐在裡頭。他在其中一個隔間裡,臉正看向另一頭,一個檔案夾和一杯冒著煙的熱咖啡擺在桌上,一個空了的碟子在他面前。彷彿被什麼擊中,眼冒金星打得他頭暈目眩,奢望、欲念、渴求。他知道他輸了。他也知道Don不希望看到這發生。他在傷害他哥哥。他會傷害他哥哥。他試著逼自己轉過身去。轉過身,走回停車處。

  手輕輕擱在門上,然後推開。

  他在Don對面坐下,兩人都沒說任何話。女服務生走了過來,Charlie咳了幾聲,點了杯熱咖啡。

  「派還挺不錯的。」Don隨口說著。

  Charlie加點了一份派。手不知道該往哪擺,只能讓它們繼續被擱在桌上,或是大腿下。或許能夠握握Don的手,只是輕微地碰觸,不帶任何情欲成分。他得找到正確的溝通語言,正確的字眼。

  「我開車過來的。」Don低語。Charlie看見了,他哥哥雙眼下的陰影,還有他說話時的疲憊。「整整兩天。錯過每一個交流道,每一個能夠逃走的機會。我只是不斷地開。筆直地開,彷彿我能夠做到那般。」

  「你很快又要回去了嗎?」Charlie問。雙眼又刺痛了,他卻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因為Don眼中上演的悲曲交響樂。女服務生端來了他的杯子,注滿咖啡。黑色的液體沖上陶瓷表面時製造出細沫,一毫秒內小氣泡出現又消失。沒有外力可以留住它們,只有難以忍受的片刻緊繃在彼此間僵持不下,然後薄膜破了,氣泡傾洩而出。

  「我請了一星期的休假。」Don的手磨著自己的臉。下巴的短髭又多添了幾道。Charlie記得。Don直視著他,手心仍摩擦著下顎、下頷,接著移開,徐緩地,放置在桌子的正中央。「Charlie,」他開口,「或許有些問題是沒有辦法解決的。但也或許,需要的只是更多時間和努力。」

  「P對NP,」Charlie悄聲說,如履薄冰,「解開這道謎題。」

  「試試。」Don同意。手從桌面上無息地滑落。

  Charlie試著回想還沒愛上哥哥的那段時光。那時他還小,每回校車來到家門前,Don必須上車,自己就哭得希哩嘩啦彷彿世界末日。棒球比賽結束後,走回家的路上捧著Don的棒球手套宛若珍寶。12歲,還是13歲那年再次見到哥哥,注視著他,卻不了解什麼改變了,只知道一切不再彷如從前。

  14歲那年夏天,就快大學畢業。他們在海邊租了一棟小木屋,Don學會駕駛帆船,也遇見一個有著淡金色頭髮和小麥膚色的女孩。有回父母出門,Charlie選擇留在木屋裡,抱著書,躲在角落裡啃;Don和他的女朋友溜進屋內。女孩解下她的比基尼,而Don開始愛撫她時,Charlie屏住氣息。他不敢作聲,只窺見Don身體的曲線,由小腿延伸而上到肩膀的肌肉線條,將他撐起,潛下。他們的呻吟,和女孩小麥色的纖足交纏著Don乳白色的修長雙腿。

  16歲時,他終於抽高,就像他母親一直向他保證的那樣。某種東西改變了,女孩們不再和他說話,助教不只教授他英文,還在她的辦公室裡為他口交。他十六歲,這個事實像組他終於破解出來的密碼;關鍵就是他自己的身體。

  有個23歲的研究生請他協助完成一個生化模型。他身材高挑,一頭俐落短髮。一個月後,在他破舊的學生公寓內,Charlie躺在他身下,感覺自己彷彿又回到了14歲。14歲,但了解自己身體;14歲,但所有的不安迷惘不再,只剩清晰,Don身體曲線的鮮明。

  這些過往反覆被磨成了既定;也像不規則碎片,按照一個未知的模式不斷地轉換型態,一再地出現,出現。他從來就不覺得他能夠打破這個規律,可能、能夠、應該、願意打破。

  Don一直都是他可靠的兄長,一直就是他在追尋的解答。Charlie沒有選擇的餘地,所以他選擇相信。P一直就是NP。

  Charlie吞了吞口水,把手放置在桌上,不完全碰觸,也不完全靠近,但已經足夠讓他們的小指在咖啡杯之後邊緣相接。

  女服務生上了派,順便重新把咖啡杯注滿。在她離開之前,他們沒有說話,也沒有移動。接著Don的指頭悄聲擦過Charlie的手,他端起杯子啜了一口。「你確定?」他問,聲音細不可聞。

  Charlie咬了一口草莓口味的派,厚厚的果醬與酥脆的餅皮在口中散開,甜膩黏糊醺在舌尖上,很飽滿。他用叉子切了一塊,遞給Don。手指再次碰觸,有點像發紅的鐵熨過指頭,但是不帶任何痛楚。

  「對,」他說,堅定地,「沒錯。」

  「真的嗎?」Don確認著,但這次,他在微笑,有點狡詐,但雙眼閃著熠熠的光芒。Charlie解開在桌下因緊張而交纏的腿,向前挪了一點,於是他們的鞋尖便能碰著彼此,小腿相貼。

  「真的。」他微微低下頭,向上露出個微笑,看著Don;微笑著,沒有別開目光。他不再需要了。

  分掉了那塊派,Don在空碟子下壓了張20圓紙鈔,然後離開。穿過門時,Don抓著Charlie的手肘,領著他到邊欄旁的那輛黑色凌志。除了輪胎上卡了點紅土,保險桿噴得滿是泥濘外,那是部瑕不掩瑜的好車。後座被一疊檔案文件、紙箱和一台手提電腦占據。Charlie在前座扭過身子瞄了幾眼。工作,Don就算是瘋了一樣奔回家找弟弟時也一定會記得帶上他的檔案文件。

  他們就快到家了。如果是星期一的話,他下午沒有任何課;但如果是星期二,他就已經遲到了。他的手機沒有顯示來電未接,所以應該是星期一。

  「今天是星期一嗎?」他問Don。

  「星期二。」Don回答,將車甩入車道上。

  他停好車,把引擎熄火。Charlie下車,但Don仍留在車上。Charlie彎下身,探過車窗,Don把墨鏡拿掉了,正揉著眼睛。「你需要我去看看爸回家沒嗎?」他問他。

  「上車,」Don沒有正面回答,「一下子就好。」

  Charlie的喉嚨束緊,渾身發冷,更糟的是,他真的好累了。這就是轉折點了,他想著,線條會轉折,數字會從正開始滑向負。

  「不,不,Charlie。」Don探手,推開門。Charlie往後退了一步,只有一點點。Don向他伸出手,柔聲地請求,「Charlie,拜託。拜託……」
車內,Charlie的手指在腿上輕輕打著,最後快速滑過,並開口,「所以……你和我。我,和你。就是──你確定?」

  Don吐了一口氣,「對。」

  「好吧。不過,在統計上來說,這可是個不太可能發生的案例,接近零的可能性。到目前為止。」Charlie又開始碎碎念,Don只是拉近了兩人的空間,用最短可能距離。他口中的熱度讓Charlie愣了一下,不過裡面沒有草莓的殘留,也沒有咖啡。他稍稍轉向,探前,好讓自己更加靠近,沉浸在那個醉人的熱度裡。

  他退開一些,Don的額頭還抵著Charlie的。「你真的很討厭聽我提到數據,」Charlie輕笑,Don的雙眼融進更多笑意。

  「不真的討厭,」他回答,「但不是現在。」他們的吻不再匆匆了事。嘴貼著嘴,彼此糾纏。Don將手插進Charlie的鬈髮裡,親吻他的臉,又回到雙唇,回到他該吻的每一處。

  「爸去哪裡了?」Charlie癱靠在調低的椅背上,雙手還圈著Don的脖頸,在Don口中又舔又咬。他哥哥卻猛然這麼一問,「Charlie,我是說真的。」

  「今天是星期二對吧?我猜他去打保齡球了。」

  「噢,。」Don低咒,Charlie笑了起來,在Don又將他釘在椅背上,狠狠親吻他時,無可自拔地呻吟出聲。「Charlie,下次不要在車上了,好嗎?」

  「好。」Charlie同意,把他拉下再開始另一個吻。「不在車上。說到車,我們要開你的車還是我的車回去?」

  「你才沒有車。」Don嘲諷地說,Charlie只是奮力從口袋裡挖出他的鑰匙和駕照,晾在哥哥面前。



  房子裡很安靜,不過老爹不是去打保齡球,而是到救濟站幫忙去了。那張便條紙就貼在冰箱上Charlie的行程表旁。「你已經錯過那堂課了。」Don告訴他,Charlie點點頭。接著Don握住他的手,把它們帶到他腰際,就在臀部之上。Charlie閉上雙眼,把自己埋進Don懷裡。他的頭貼著Don的肩膀,Don則將手收緊,用力抱住他。房子依舊很安謐,卻不再空洞冷清。

  「那個市區的停車計時器還有多久會到底?」他問。

  「95分鐘。」Charlie回答。

  「夠沖個澡了。」Don微笑,「來吧。」




--第十四章結束。2008.7.23


--

哦哦,今天晚上9點有SPN耶!(最近好像越來越常說跟主題無關的話了...)
2008.7.22


遇到問題,求救!

問題解決,超級感謝魯蛋![熊抱大親]
2008.7.23

0 feedback: